目前日期文章:200602 (6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陰陽天》/ 芍藥姬 3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忙啊~...=_=a
 
最近忙著寫文+填坑~哎呀呀...
本來想出門去走的卻又怕冷地回來縮到被窩裡頭...="=
呼呼~手又凍僵了呢...="=b 難怪打字超級不順~=_=" 不是錯字就是漏字啦~>"<b
嗚嗚~
 
忙著寫茶坊的下文~因此也想到一個不錯的點子~(笑)
看來有得忙了噢...="=a 真不高興...嘖~
還有~各位讀者們別再催了~霏霏也是要休息的~=_="
(她已經坐在茶坊的某角~搖著扇子朝我這兒瞪來了殺人目光...嗚嗚~我會被分屍啦~>_<|||...)
 
她說沒有演出費用就罷了~還得天天排戲...="=b 真是夠了...=_=bb
 
唔~感覺真不太好~因為我不愛別人一直催文~該放的我就會貼嘛~
我又不是多天才貼一回的懶作者說...="=b...
好啦~言歸正傳~我昨晚又夢見怪東西了~哎...(煩悶ing~)
 
還有~我想說:後面的阿貓或是阿狗~別再來找我玩了!我很忙~恕不招待了!
 
我要是能幫妳~我早就幫了...妳也曉得我對你們是寬容點的~(如果是"人"~我才不管...)但是我並沒有能力、也不想陪妳蹚這趟渾水~就這樣~莎唷娜啦... (硬是踢走ing~)
 
***
 
另外~唔~直覺自己該去剪髮了的現在~=_="
但還是想拗個一段時間啦~~
呵呵...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一二/吵架

 
下著大雨的陰暗穹蒼不時地打著雷電,那一瞬間出現的亮光使得膽小的動物或是人們紛紛抬首仰望,然後掩耳趕緊避開。
 
今天,陰陽師由於天氣不佳,因此不打算出門履行他與某位大人的約定,他一身白色的狩衣、背靠著廊柱,神情悠哉地望著廊外的傾盆大雨許久,那專注的視線都未曾離開。
 
春天的春雨還真的是令人煩悶啊…
 
抿唇思考著的陰陽師看著蜜蟲忽而地自晴明邸院落飛出,在那剎那間化成了人形,然後代替他走到大門前迎客的身影,就知道有人來訪了,因此,他更不悅地擰起細眉,不太開心。
原本的今天他就不打算接見其他人了…
 
時欲至清明的這幾天裡頭,他忙得跟什麼似的,一下子東家要問他祖上的要事,一下子是新喪家的喪葬事宜,弄得他來回地奔波,而且還有一些宮中的請託、要求,他好不容易偷了個空閒想休息一天,
 
沒料到今天因雨作罷的約會就又因這位突如其來的訪客而被迫打消…
 
陰陽師是微惱的。
 
畢竟誰都不願一直不停地忙著工作。
 
他搖著扇子,冀望能搧去些許的煩悶,奈何愈搧愈火大,乾脆闔上扇柄,冷著容顏看著蜜蟲打開大門來,那眼熟的直衣顏色教他瞠直了眼瞳。
 
咦…!?
原來是博雅啊…
陰陽師維持著這樣瞠目的表情只有一會兒,很快地,微笑便又回到他俊逸的絕色臉龐上,笑意輕淺。
(博雅,不是說今天沒辦法來嗎?)
 
武士微笑地踏上窄廊邊,(晴明啊,本來是沒辦法來的,但是右大臣家似乎要舉行什麼宴會的,要早些回去張羅其他事,所以便一哄而散了…不過,也因為我每天不來一趟你這兒的話,會全身不對勁呢!晴明啊,你倒是說,你給我下了什麼咒呀!?)武士亮眼的陽光笑容到坐下時還在臉上盈繞。
 
陰陽師聽他這樣一甜言便開懷地大笑了,(博雅呀…我又何須對你下咒呢!?只要你有來陪喝酒便成了呀!不用每天也沒關係…)
 
武士跟著抓頭大笑。
(哈哈~~是這樣的嗎…!?)
 
陰陽師但笑不語,媚眼瞥了武士一眼,努嘴道:(我何必誆騙你呢…博雅…)
 
武士點頭,(你真是好友一個,晴明!但是我得老實地對你招供,右大臣家的滿悅宴席,我已經替你說了你要出席了…)無措地搔著頭髮的博雅這麼一說,略低著首的他卻沒瞧見陰陽師一聽聞這件事後就露出了冷漠的神情。
 
(為何擅自替我決定?)
陰陽師的語氣奇怪,武士一抬起首來就發現他的不對勁,發覺陰陽師好像不太領他的情。
(晴明,我覺得…你有時也該出門走走啊!老悶在家裡頭對你不太好…)武士基於為陰陽師著想的理由,才因此替他決定出席的這檔事情,不過現在一瞧來,晴明好像不太喜歡他的逾舉啊…
 
陰陽師皺起眉來,(我的事不要別人管,也不需別人替我下決定!)語氣決絕而肯定的陰陽師抬首對上武士那因他的脾氣一來而略微驚詫的臉色一怔。
他的事不要別人替他決定。
陰陽師這樣想。
 
可是,武士卻無法理解陰陽師的堅持與想法,奇怪地瞥著他微怒的臉色,道:(我這是為你好呀!晴明…)
奇了,為何晴明那麼討厭”人”和”參加宴會”呢!?
還是有什麼其他的原因他不曉得的!?
 
陰陽師見他不懂,脾氣一上,賭氣地立起身來,冷淡地撇過頭去,(我不接受這種說法!為我好?什麼叫做”為我好”!?)
 
武士此時也氣得站起來了,對於陰陽師的鬧彆扭不是很瞭原因之下,怒火跟著一飆:(你到底在生什麼氣啊!?我只是想你多出門走走啊!這樣的我哪兒做錯了啊!?你說!)
 
熟料,陰陽師只是微緩地回眸瞅住他:(你一開始便做錯了!徹底的做錯了…)然後,轉身離去的陰陽師進了自己家的內室,不再同武士說話,武士氣得頭暈腦脹,在陰陽師的冷淡言語之下,含恨地離開晴明邸、離開土御門小路。
 
就連那扇繪有桔梗印的大門也讓氣怒的博雅二話不說地撞了開,蜜蟲擔憂地盯著武士氣沖沖地離去,還有主人那沒有回頭挽留、暗自咬唇無措的表情。
 
◎◎◎
 
過了好幾天,武士沒有一點消息,也沒有再到晴明邸同陰陽師喝酒。
 
陰陽師備感無趣地數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說是不會懊悔那是騙人的,只怪他不該出言太過了,傷了博雅的一片好意。
 
但是他真的不願自己再去看見那些人的懼怕、勉強尊重他的表情,這些都是武士不曉得的。
他不適合待在那種眾多人聚集的場合,他也不想與人攀些什麼關係。
這些,他並未與武士說個明白。
 
陰陽師無奈地坐在廊下歎著氣,微微閉眼,卻不意地看見晴明邸那對外敞開的大門外立著一抹躊躇的身影,好似正在考慮是否要進門拜訪的模樣,在他一抬首卻對上陰陽師那失落的臉龐後,一個咬牙地踏進大門裡頭,悄然地站上廊板、陰陽師的面前。
 
(晴明…我…很抱歉!我…我一直不知道你…)武士蹲低身子、無措地抓著頭,思索著腦中僅有的用來道歉的隻字片語,盯著陰陽師一個愕然抬首。
(我真的很抱歉…晴明,我不該什麼都不聽你的解釋而說出傷害你的那些話…我承認我很笨!很呆!)
 
武士說著,眼眶紅了,(晴明,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陰陽師此時收起了詫異,複雜地微笑、搖首,(不!是我沒說清楚…你…)眼瞳含著太多想說的情緒,只是真碰上了武士本人同他道歉,他便就什麼都說不出了。
 
武士握住陰陽師的纖手,(不!晴明啊…這次是我的錯!你別怪自己啊!就當是我錯了,我以後一定會先問你的意思…)
 
看著武士那肯定又認了真的表情,陰陽師突然”噗嗤”一聲,笑了。
 
(你笑了!晴明!)武士驚喜地搖著陰陽師的纖手,笑咧了嘴。
太好了!
這樣是否表示晴明不生氣了!?
 
(你真是的…博雅…)亮眼的燦美笑顏一如剛才停止下雨的天空,散逸的瑩亮令武士睜不開眼了…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陰陽天》/ 芍藥姬 2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陰陽天》/ 芍藥姬 1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還有~關於陰陽師第四的疑問...
 
對於晴明所說的:”不死之人,才是真的人;不死之花,才是真的花”這句話我實在是不懂了...
 
人,終有一天一定會死...花,也會枯萎~當違反自然的時候又如何稱為””!?
 
或許...晴明的意思會不會是說人想求生的堅定心志!?
 
原來是以為如此的我跟網友討論了~她說那會不會是翻譯的錯誤呢???@@a
 
也的確是有可能~(忽然跑去翻了小說呀...)沒想到~
 
晴明大人真的是說:會枯萎的花,才是真正的花...
 
大概又是翻譯的錯誤吧~(冷汗~=_=" 我可以把他抓來狠狠揍一頓吧???="=+ 真生氣啊~~~~呿!害我跟晴明吵了好久...喂~喂~~) 
 
***
 
天氣又冷了唷~>"<b 大家請自行保重...="=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三一/告白

 
晴明邸。
 
點點晶瑩像是清晨露珠的星子在夜裡的天際隱約閃爍著,點著微弱燈火的晴明邸窄廊前坐著武士與陰陽師,兩人面前各自放了一個托盤,盤子上擱著一壺壺已然空了的酒瓶,陰陽師微瞇著細長的美麗鳳眼,望著眼前已半醉的武士紅著被酒薰紅的雙頰,揮著手。
 
(唔…晴、晴明啊…再、再來一壺!今晚不醉不歸…唔…咯──)博雅帶著濃重的酒氣邊說話地打了一個好大的酒嗝,臉紅得像是什麼似的,對著他面前號稱千杯不醉的陰陽師慫恿道。
 
陰陽師半睜著眼地抿緊了嫩紅色的唇瓣,對住武士的醉眼時,便馬上曉得武士已經醉了,當然,他的醉言醉語倒是不必搭理,不過,依他這種百分之百已然醉了的情況,還能自己安然地走回家嗎!?
 
好像不太可能!
 
陰陽師一抿嘴,突然站起身來跟著踱近武士,看來博雅今晚得留宿在他家了…
 
武士見陰陽師慢慢地走近自己,便高興地又打了個酒嗝,隻手揮向空氣,好像正同陰陽師舉杯對酌模樣,(唔…好…好…晴、晴明…再、再來…嗝…一杯吧…)武士說著,邊仰首呼了好大一口氣,使得他的周身充滿了難聞的酒氣,陰陽師見他已經喝得神志不清了,知道他現在不論說了什麼都一定是醉言醉語,當然,他的話他一律忽略,不打算搭理了。
 
(你今天就在這兒住一宿吧…)陰陽師邊輕緩地說著,邊動手攙扶起半坐的武士,將他的一隻胳臂掛上自己的瘦弱的肩,扯著唇線微笑了。
 
武士不曉得輕聲咕噥著什麼,見陰陽師朝他靠了過來,便大剌剌地將自身的全部重量交給了陰陽師,貪婪地嗅著陰陽師那沒讓酒氣沾染的芳香味道,露出傻笑道:(你好香喔!晴明…嗝…)說著,又打個嗝,陰陽師見狀也不禁輕笑。
 
(那是因為你臭死了!)陰陽師努著潤紅唇瓣,噘嘴輕喃,(看不出來你挺重的啊…)吃力地扶著武士往他家的內室裡移動的陰陽師將他送至客房的榻上,然後把武士一丟在廊板上,沒想到他也跟著腳下一軟,被武士的重量拖累,然後撲跌至廊板上頭的武士身上,不得動彈。
 
陰陽師皺皺眉,本欲起身的他卻讓醉到不省人事的呆武士給絆住,狩衣的一大片讓他壓在廊板上頭,就算他現在想移動分毫都無法了。
 
真是的!
 
陰陽師大大地歎息,半瞇著瞳眸對住武士那眼底開始游離的精光,難道他只能跟這呆子保持這種樣子睡覺嗎!?
唔…
 
(晴…晴明…嗝…)
 
陰陽師搖首歎息了,這呆子就算是醉了也要給他找麻煩嗎…!?
真是的…
唔…
陰陽師回神過來,忽然感覺腰間一緊縛,低首一瞧,原來是呆子竟把他當成了抱枕給抱在懷中了,唇邊還泛著微笑,輕聲地喃了一句話。
 
(唔……好軟…)翻身將陰陽師一攬,單腳囂張地跨上陰陽師的。
 
陰陽師翻翻白眼,暗自感到好笑又無力,真是廢話!
他是個’人”,不是軟的,難道還是硬的嗎!?
 
(嘖!重死了…)喃喃抱怨著的陰陽師似乎錯聽了武士的酒後的半夢低喃。
下次他得記住千萬不要讓博雅喝光半數的酒才行…
要不然,苦的人會是他…
 
(晴…明…來喝酒…)
 
陰陽師微笑,(你啊…)歎息著,(真不知該拿你怎麼辦才好…)
 
(……晴明…一輩子…朋友…)還在做夢的武士輕語,笑得好不開心。
 
瞪眼的陰陽師盯著武士的睡顏,(是啊…一輩子…)然後,陰陽師低低輕語,甜蜜的微笑在黑暗中隱隱泛起…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26 Sun 2006 10:09
  • 膩~

想出門去採買東西~
呼呼~目前有的用品已經是見底的狀態了~=_="
嘖~昨天睡了一整天~腳總算好多了...(笑~)  還好~還好~^^a
有點不知所措的心煩啊...=_="
奇怪了~最近都這樣~...大概我被太多瑣事給煩成這樣了的吧...(暈~)
 
換句話說~我有點膩...(這樣的生活~=_=")
 
還有~把於先創文學的文章全都刪了~=_=" 因為少人踏去那兒~那也就算了~而且介面也烏龍...
唔~少放一個站對我來說還比較輕鬆吧~(呼...)
況且那兒多是玄幻武俠...="= 好像跟我不太合~ 呼呼~也罷~
 
另外~感覺熊的圖愈來愈讚啦~好像成長不少呢...(笑~) 期待她未來的作品~^^a
 
唔~加油啦!(me too...)
呵呵~至於蜜蟲...有點擔心她的病況啊~@@" 不知好了沒有...=_="
嘖~覺得人生真是太無聊了!一"一"
不提這個~我忘記了把畫好的圖上網點...哎~傷腦筋~
一直忙著就都給忘掉了~(汗)
 
星期三似乎又會冷了~="=...噢~我得保重...(還有大家也要注意~)唔~
 
ps.最近兩天吃草莓吃到有點小怕了~老媽~別再買了...=_=|||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二七/微笑
 
 
土御門小路上,晴明邸的五芒星桔梗印大門此刻是閉著的,擺明了現在極不歡迎任何的來客拜訪。
晴明邸的主人是位平安京頗負盛名的大陰陽師,陰陽寮不可或缺的陰陽博士,陰陽師─安倍晴明。
 
傳說他是白狐的兒子,母親是名喚”葛葉”的白狐,父親則是大膳大夫,但是,傳說歸傳說,陰陽師可沒有點頭承認外頭那些謠傳就是實情。
 
自小,他拋卻一切跟著陰陽家的名門,師父賀茂忠行學習陰陽道與天文曆法,也渡過了少年、青年時期,最後進入陰陽寮成為一個陰陽師,替天皇分憂解勞,由於”陰陽師”是個極為特殊的職業,因此,也令眾人又愛又怕,不敢有半點的看輕與侮蔑,就怕遭到陰陽師的詛咒懲罰。
 
因此,陰陽師的少年時期備受同齡孩童們的懼怕與排斥,同儕們都是不敢越雷池一步,不想與陰陽師打交道,所以陰陽師一直是一個人。
 
一個人讀書識字、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學習禮儀、禮樂、一個人獨來獨往,還不時地得忍受別人的排擠與嘲弄,或是更甚者,疏遠、痛罵。
小小年紀的陰陽師少年安靜地看著這一切,他不哭、不吵、不鬧、也不語。
 
他只是不想浪費時間在那些人身上,他受到的待遇雖然不人道,但是他不在乎,因為他的使命並非是與那些凡人計較這一切。
他知道自己必須努力地學習師父所教給他的這一切,他不要做個平凡人。
因為平凡,所做的事也是平凡事。
 
他勉勵自己要成為一位偉大的陰陽師,當然,這也是報答師父的最好禮物。
 
因此,他讓自己把全副心力完全投注於學習任何事物上,不看、不聽那些對他沒有任何幫助的事物,他要完整地自師父身上學習到所有他願教給他的東西,也因此,他必須犧牲很多不必要的時間。
例如同年的孩子們會一起玩耍、一起遊戲,而他並沒有那些多餘的時間可以浪費,他要學習書卷裡頭的知識,陰陽道、天文、曆法、物理風情、占卜、風角星算……等。
 
也是這樣,陰陽師自年少起時便失去了同年孩子該有的天真無邪、一個勁兒埋首於書卷裡頭,也漸漸地少了笑容。
不!
應該說他根本忘掉了怎麼”微笑”。
 
因為他認為這世上根本沒有能讓他開懷大笑的事物,更不可能是”人”!
 
陰陽師一直是這樣冷靜又從容地處理每一件事,不管是受託或是身為一個陰陽師的職責所在,他都甚少露出一絲除了冷漠以外的神情,因此被皇宮裡的所有人將他歸類於”不可擅自冒犯”的人,暗喻陰陽師的冷然神情是不能輕易侵犯的。
 
當他處理完皇親貴族們受託的事情之後,陰陽師都會立在宮中的某株盛開的櫻樹下,沉默地仰望著開得燦爛美麗的櫻花思考,這時的眾人經過時便會是先一臉的驚豔,陰陽師那俊秀的容顏在櫻樹下被染得透著白皙的微紅,一身毫不沾染其他顏色的白色狩衣飄然,沉靜優雅得恍如一株獨立的池中白蓮。
 
只是那表情帶著一點的不以為然的冷淡,潤紅朱唇淡淡地扯著,那抹似笑非笑震懾了所有的名媛淑女們競相送上和歌表心意。
 
但是陰陽師皆不為所動,還是偶爾在宮中有如曇花一現般地出現,然後又像是一陣輕風般地輕嬝離去。
 
“微笑”是什麼?
陰陽師至今仍舊不懂。
 
晴明邸的櫻花落完,春氣中帶著沁冷的芳香,其他的花依序開了,但是陰陽師卻是盯著光禿的櫻樹發呆,突然地,晴明邸的大門被推了開,蜜蟲自院落之一角飛了來,化成人形替主人迎客了。
 
(博雅大人…)蜜蟲仍然笑得燦美如花,露出可愛的小虎牙,對著來訪的武士咧著笑,(主人等您很久了!)
 
武士也傻傻地笑了,(哈哈~~抱歉~~抱歉!晴明啊,今天有點晚…)抓著頭無措地踏入晴明邸廊前的小徑,陰陽師已經坐在窄廊上對他露出一抹微笑了。
 
(你來了啊!博雅…)那聲淡淡的、帶著從容的柔緩嗓音和那張不變的微笑,是陰陽師。
 
(唔~~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晴明…)武士跟著踏上廊板坐到陰陽師面前笑得開懷無戒心,(有什麼好事嗎?看你笑瞇了眼了…)武士狐疑道。
 
(沒有,博雅,你能來陪我一起喝酒,我就很高興了…)陰陽師還是那抹輕柔如春風的微笑。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某人曾經問我~"你為什麼這樣冷漠"???
 
=_=b 這個問題讓我怔住好半天而無法回答~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或許我生來就是這樣吧...
我目前覺得那是種優勢~那是種屬於我的自由~@@"
 
不為任何事所羈絆”~這才是我一直想要的...
 
如果再走回頭路~那便一點意義都沒有了!
 
所以別跟我說些單純抱怨的話~或是撒嬌...=_="
我不認同這樣的做法是正確的~
 
沒人知道我也有受傷或生病的時候~
那時的我是沒有人來撫慰的~=_=
而~我想...就是在這樣的時間裡頭才容易自怨自艾~
但是我卻無法這麼做~=_=a
 
因為早已習慣了沒有半個人會來關切的我早就看清了事實~並且能夠掌握自己於那時該做的事~
 
病了該去看醫生~受傷了要自己去治療~
(也許~我真的不是這一層的人吧~感覺自己的情感已經被抽光了...人類之於我,其實和其他生物沒什麼兩樣了...=_=a)
 
雖說適當的示弱是必要的~但是~很多事情是無法隨著自己而轉的...
所以我要求自己~自己可以處理的事情絕對不會去麻煩別人~=_=a
這是我一直以來所堅持著的堅強~
因為我認為自己不是嬌生慣養的皇室公主~而是驍勇善戰的王子...
 
愛自己~別人才會跟著愛你...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二八/誓言
 
 
晴明邸。
 
夜裡涼風陣陣,蜜蟲在窄廊前點著了燈火充當晴明與博雅的照明,然後與陰陽師主人形影不離地侍立一邊,等待主人的下一個吩咐。
 
今夜是個沒有星月交輝的夜晚,依著那盞在風中微弱搖曳著的燈火,此時吹拂而來的晚風令博雅忽然間憶起很久之前他與晴明一同替吉子姬解決了好友復仇的那件舊事。
 
晴明說過,天、地與時間不時地在改變,難道人也是這樣嗎!?
 
或許是吧!
人由小至大,由懵懂無知到深知人情事故,每一天都在改變著。
每個人會在自己的人生裡頭遇上各式各樣的人、事、物,當然,每個人遇事遇人的反應也各自不同,就如吉子姬遇上了好友雅子姬,她們相知相惜,是很好的朋友。
 
可是這樣的友誼卻因為一個男人而變質。
 
原來,吉子姬與這個男人相戀,雅子姬卻非常反對,吉子姬因此雅子姬產生了誤解,等到雅子姬染病去世之後的吉子姬卻發現自己念著雅子姬不忘,天天活在雅子姬想對她復仇的恐懼之中,不得已只好請晴明幫忙,晴明幫助倆人見了面,把話談開之後的吉子姬才發現自己所愛非人,雅子姬竟是因為被那男人下了慢性毒,因此毒發身亡,雅子姬先前反對倆人來往是因為她早已與那男人交往過,但是那男人轉而把目標移到好友身上。(關於吉子姬的故事請參閱”醉臥陰陽”之<吉子姬  卷八>。)
 
她非常擔心吉子姬,又覺得自己如果托出實情的話,沉於戀愛的吉子姬也不會相信的,所以含怨隱瞞了她,沒想到她的單方面反對竟讓自己早逝…
 
博雅回神輕喟一聲,望著晴明邸院落的櫻樹的光禿樹梢歎息,引得陰陽師一個側目而來,笑語輕問。
(怎麼了啊?博雅…)陰陽師微微扯唇一笑,跟著博雅的視線望去,是他院裡那已花落無蹤的櫻樹梢,回頭再問,(櫻樹怎麼了嗎!?還是你想說今年你沒來得及看這株櫻樹開花而感到遺憾呢?)
 
武士聞言回眸來,(喔…只是想起吉子姬的事罷了…)
 
陰陽師聽了也只是微笑,(原來如此!不過,那之後過了也有一年了吧…見不到好友的吉子姬想來也應該非常懷念雅子姬的…)將扇柄抵在自己那尖尖的下頷,陰陽師喚過一邊的蜜蟲斟酒。
 
(唔…是啊!)武士嘆了一聲,忽然道:(不過…晴明啊,等我們老了以後應該也是在你家的窄廊下像今天這樣飲酒、聊天吧…)
 
(唔…什麼?)正專心品酒的陰陽師略微低著首,喝光了碟中的酒液,撇著讓酒液沾溼的潤紅唇瓣,因為他沒聽清楚武士唇邊喃著的那句話,一個抬頭睜眼問。
 
(我們老了之後應該也是這樣吧…)自問自答沒理會陰陽師的問句的武士對著抬頭來的陰陽師笑咧了嘴。
 
(啊?)陰陽師瞪眼,顯然沒聽見博雅適才的自說自話的表情。
 
(晴明啊…)武士除了笑,也還是笑,因為他想見未來的時間他們都能像這樣膩在一起,他就覺得非常的感動,(我絕對不會離你而去的!除非我們其中一方先行離開,不然,我們的友誼會永遠不變……)傻笑。
 
陰陽師此刻已然抿著唇,聽著武士的溫暖言語,撫平了他心底的缺憾,卻裝作什麼都沒聽見的模樣,不在意地輕問:(你醉了嗎!?博雅…你都還沒喝上多少呢…)
 
武士聽了哭笑不得,(晴明!什麼跟什麼啊…你真是的!)抱怨。
晴明老是這樣打斷他難得的心情。
 
(喝酒吧…博雅…)陰陽師搖著扇子微笑。
 
誓言嗎!?
唔…如果說這句話的人是呆博雅的話…
那麼,他會考慮相信他吧!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陰陽天》/ 鬼夜叉 6 終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哎~煩...
 
其實昨天收到了某出版社的回音啊~
說什麼故事平淡...呿~
去你的平淡!
 
人生不一定就會老是在遇上那些驚濤駭浪的嘛~="=+
這種的說法教我實在難以信服...!
 
(即使你們說我文筆好~那也只是屁話...=_=+...沒有實質的鼓勵~願意寫的人還有多少???)
 
你們不如乾脆說:我們要的是有18禁的的那種文章~而且要很激揚!
 
反正他們的取向完全是取決於讀者的...="=
我只能說~現在的出版社完全沒有自我風格了...
任憑讀者牽牽拖拖~=_="
 
(生氣ing~) 
 
算了~仔細一想來...這還真是無意義的怒氣~=_=a
 
反正這是夢嘛~一場很可笑的夢罷了~我幹嘛去虐待自己咧..=________________="
 
嘖~不想寫了~真是不爽...一_____________一"
我還是來琢磨我的茶坊文章好了~把自己丟進文字裡頭我才會忘光所有的不愉快...
 
另外~36題已經發了5題了~真快...^^
 
***
 
蜜蟲又感冒了~(好想毆飛她身上的疫病神...=____________=+...不然下個咒好了???哼...)
本人正值不爽ing~敢繼續糾纏我家蜜蟲~管你是誰~一律踹飛你...哼!
 
不過~蜜蟲啊~妳得等病好了之後再爬上來看喔~@@" 不然我就不理妳了...=_=b (因為如果妳偷偷來了~我會被妳家博雅k死...=_="""...)
懂厚???
 
唔~(懂了就好~)要乖乖的噢...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陰陽天》/ 鬼夜叉 5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零二/雨
 
 
晴明邸。
 
陰鬱既冷的天氣,看不出一點春日的端倪,那似要下雨的陰霾天空中覆蓋著厚重的烏雲,冷風颯颯地吹著,陰陽師與好友武士一同坐在土御門上的安倍晴明邸裡頭的窄廊上,望著這像是發了霉似的穹蒼。
(博雅,你有帶傘吧…?)忽然間,背抵靠著窄廊邊木柱的陰陽師微微啟口,搖著扇子邊瞥向沉默已久的博雅。
 
武士聞言之後便自院落裡頭的那些發著嫩芽的樹幹上回神過來,(啊…因為我沒料到會突然間變成這種陰陰的天氣,所以我忘了帶了…)武士困擾地抓著頭,赧顏。
 
陰陽師微笑地搖首,(那就沒辦法了…博雅,還是你要等天氣好些再走!?)輕語地詢問武士意見的陰陽師端著一張燦爛笑顏,看不出來他們正在討論這教人煩悶的壞天氣的模樣。
 
武士點頭,咧笑:(那就不好意思了,晴明。反正我也已經很多天沒上你這兒來了,我想留下來過夜…)
 
陰陽師聽著,失笑了,(博雅,你可以不用每天來我這兒啊!只要你想起來了,就可以來囉!晴明邸的大門隨時為你而開…)難道武士一直認為每天定要專程跑一趟他的宅邸才算是正常嗎!?
呵呵…
 
(不過,下雨天就是留客天啊!晴明你也不反對吧!?)武士笑得像個好不容易才得到糖的孩子般稚氣。
 
(對、對…反正你想要再多待一會兒吧!)陰陽師感到好笑地瞅著他,然後喚上蜜蟲端上酒與當季的甜橙,(那麼,不免俗的,來我這兒就是要喝酒談天…)
 
當蜜蟲應聲放上陶盤之後,立即微笑地站到一邊去,不久,就在蜜蟲替陰陽師與武士倒著酒間,天際便開始下起了傾盆大雨。
 
突如其來的大雨伴著陣陣雷鳴悶吼聲音和著過大的雨勢,天地間的所有聲音都被掩蓋住了,愀然無聲息,陰陽師與武士很有默契地凝神聆聽著這大自然最真實的聲音,細細品味著大雨隱約訴說的寂寥,像是掙扎著要將什麼事物掩蓋而去,急欲想要弭平些什麼的感受。
 
那幽然空洞的感覺泛滿了晴明邸的四周,連陰陽師與武士都察覺了,來不及細想的感受便趁隙鑽入武士的心中。
 
(晴明啊…)這時,武士慢慢地開口,眼光調向沉默的陰陽師,看著他臉上那顯而易見的複雜,(這種感覺…好奇怪…)
 
陰陽師微微掀眼望了一眼武士那奇怪臉色,(怎麼了?)
 
(雨,不是應該帶著春天的喜悅嗎?春天該是溫和愉悅的啊…怎麼令人感到…心酸酸的呢!?)
 
陰陽師聽著,露出了微笑,(那是因為雨牽動著你的感覺,而不是雨本身聽來就是這樣的心酸。雖然現在你因為雨而感到心酸,但是雨過天晴啊…博雅…待雨下完之後,就會放晴了吧!)
陰陽師這麼說著,抬首仰望著那飄著已由線線銀絲轉成細絲的穹蒼,天空被洗淨後已露出一部份的白。
烏雲緩慢地散去。
 
(是這樣的嗎?)
 
(唔,雖然大雨無法完全抹去些什麼,但是它能沖淡讓你難過的事物,那種感覺比什麼都還要好…)陰陽師笑著頓首。
 
博雅又聽得似懂非懂的,(你是說大雨能使某些東西變淡嗎?晴明…)
 
(是,也不是。)陰陽師笑著做了總結,(最重要的還是你的”心”!而”心”就是所謂的”咒”啊!博雅…)
 
(又是咒!?)武士皺眉。
 
(沒有錯,博雅…)
 
(等等!晴明,你又在耍我了對不對!?)武士挑起一邊的眉,問。
 
(我沒有啊!我不是說過,”心”有多大,”咒”就有多大嗎!?)陰陽師搖著扇子,笑了。
 
(閉嘴,晴明,你又害我的心情更無法理清了…)武士伸手趕緊制止陰陽師又舊調重彈。
 
(哈哈哈哈…)陰陽師忍不住大笑。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稿費~...
終於等到你了~~嗚嗚>"<b
我等了好久的稿費~...
 
早上接到小編的媚兒(似乎是新的聯絡媚兒啊~~@@" 難怪之前的信一直被退...=_=""...)~
說是她已經把我的稿費寄出來了~~=_=a
而且因為沒有我的電話~所以無法聯繫我...=_=b
(奇怪了~我明明給過啦???...=_=bbb...)
 
唔~反正~我很高興啦~
忽然想起我才與呆子和道滿於慶生會上說過這話題而已...哦喔喔喔~好神奇喔~@@a...
(莫非這是"咒" !?...)=_=bbb
 
這也太巧了吧...(冷汗~)
 
***
 
不管如何~今日的心情真是不錯...哦喔喔喔~~~~(痛哭ing~ORZ...)
雖然...是三個月後才會兌現的支票...="=a(可惡~~)
 
***
 
嘿嘿~~下午和小豬一起去找書啊~
果然~陰陽師4出了...(哎~就說有感覺23嘛~~)呵呵~果然如此...
=_=+ 臭東立~~還是我最準了...嘖~~!一___一"
而且小豬也順利找到了想買的"皇 名月"的畫冊喔~^0^ 呵呵呵~~~~
太好了!真是二全其美啊...(傻笑~)
 
***
 
享用完第四集啊~@@a 結果...感覺真沉...="=b
因為此處談到了蟾蜍與應天門失火事件~還有白比丘尼的禍蛇驅除...(汗)
 
晴明對著博雅說了一句話:"對鬼怪來說,或許你具有另一層意義的恐怖..."
 
呼呼~這讓我瞬間瞠眸結舌...
因為我曾經對小豬說過她那無法感覺到任何靈異的體質的說法是一樣的意思~其實對鬼怪來說~小豬的善良是牠們絕對的恐怖...=_=b (不知情的人請去翻我的"給豬小p的一番話"網誌...)=_=a
我的說法原來在這兒得到了相同的佐證了>>連晴明都這麼說...(汗)
總言之~感覺好神奇啊...@_@b
 
還有~對於晴明所說的:”不死之人,才是真的人;不死之花,才是真的花”這句話我實在是不懂了...
 
人,終有一天一定會死...花,也會枯萎~當違反自然的時候又如何稱為””!?
 
或許...晴明的意思會不會是說人想求生的堅定心志!?
 
不知道~這得問他了...
(轉頭向後~)晴明大人?你在嗎?在的話就回答我一聲...(笑)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零五/重要
 
 
晴明邸裡頭靜謐一片。
 
陰陽師與他的好友武士─源博雅對坐,廊板上擱著一盤蜜蟲自廚房裡端出不久的烤磨菇,香味正在空氣間四竄,但是兩人卻都沒有任何動靜地沉默著。
 
陰陽師沉寂地用扇柄抵住他那尖尖的下頷,唇邊掛著一絲輕淺的微笑,唇線微微掀起,目光悠然地望著院落裡的一池清水,那清水裡頭有著幾條的小魚悠游其中,陰陽師的瞳眸仔細地盯著魚兒們翻游的泳姿,似乎瞧出了什麼趣味,無聲息地露出一個大大的甜笑,引得適才進門的武士在沉默許久後,不解地將眸光調向好友。
(晴明…你在看什麼?)
武士這樣輕問的時候,視線跟著陰陽師也瞄向院落裡頭的那池清水,奇怪了,晴明邸裡頭什麼時候有了這池清水的!?
 
雖是懷疑著的武士又轉了個念想:其實晴明邸裡頭多了些什麼或是少了些什麼,他都能夠了解的,因為陰陽師的那種沉默少言的個性,任誰都會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些什麼、到底喜歡些什麼的,晴明的心思他從來沒料準過。
 
陰陽師回眸來盯了武士一會兒,(沒有呀!只是看了那些魚幾眼罷了…)將扇柄一闔,陰陽師輕鬆地笑道。
 
可是武士卻覺得很奇怪,將視線拋向那些悠游在水中的魚兒,瞧著牠們快樂地游水和張嘴吐著氣的模樣,問:(晴明,那魚看來好像非常地快樂啊!難道你是在想這個問題嗎?)
 
武士的疑問令陰陽師哈哈大笑,(博雅呀…你又不是魚兒,怎麼知道牠們很快樂啊!?或許牠們如你所想的那樣相反呢!?)
 
(可是,晴明啊!)武士還有話說,不服地半直起身體,(不是說”如魚得水”嗎!?那麼,理所當然的,牠們能生活在自己所需要的條件環境裡,就該是滿足和快樂的了啊!?)
 
這番奇論教陰陽師再度捧腹大笑,甚至於笑出了淚花,武士見陰陽師這樣誇張地嘲笑他,便大聲嘟嚷了起來。
(喂~~喂~~晴明,我又哪裡說錯了啊!?)努嘴。
 
(對不起、對不起啊!哈哈哈哈──)半抬手以扇掩去自己那過大的笑容的陰陽師直顫抖著身子,笑不可抑,雖然這樣對博雅很是失禮,但是他還是對於博雅說出的那番議論有另外的看法。
沒想到博雅竟然是這麼純僕的一個好人啊!
呵呵呵呵~~~~
 
陰陽師還兀自抖著身體、忍著笑,終於,武士板起臉色來了,微生氣地將一掌拍擊在廊板上以示怒意。
(你倒是解釋一下啊!晴明!)
 
陰陽師咳笑了幾聲,這才正色地對上博雅那張嚴肅的臉面,不用說,陰陽師見他如此認真後又是一陣的悶笑傳來,氣得博雅臉紅脖子粗的。
(對不起啊…博雅…咳!)陰陽師以扇半掩笑容,忍住了笑意,(其實你說的並沒有錯,只是…呵呵~~那種人非常地稀少吧!就像你囉!)
 
武士這才點頭同意,(你終於承認了吧!)唔…不過,好像哪裡怪怪的欸~
(不過…你說”像我”是什麼意思啊!?)武士狐疑的目光直直瞪向陰陽師。
 
(應該說,你很容易滿足吧!這沒什麼不好…博雅…)
 
(唔,這個說法我還可以接受,但是,晴明,為何魚兒不快樂呢!?)武士繞高了一邊的眉,不怎麼贊同地瞥著陰陽師,打算看他如何自圓其說。
而陰陽師可沒想這麼多了,(博雅呀!我說過,你不是魚,如何能知道牠們快不快樂啊!?這就如同你身為一位武士並不會了解上位的人的苦惱一樣…)
 
(哦?可是魚生活在無虞的環境裡頭,難道牠們也會不快樂嗎?)武士挑眉。
(唔…博雅啊,你問的問題其實是很多人未曾去思考的,魚就好像人一樣,就算牠身處無虞的環境裡,卻還是受制於自己的不滿足…)陰陽師點頭。
 
武士聽陰陽師這麼說,又更不懂了。
(晴明啊,總覺得你有把事情複雜化的本事…)武士皺眉。
 
(哪有啊!我只是就你的問題來闡論罷了…)陰陽師好笑地撇唇,搖頭否認。
 
(我只是問你為何魚兒不快樂罷了啊!)博雅瞥了陰陽師一眼,好像只要和晴明的討論都會沒有結果,(魚兒活在對牠們來說"重要"到不能分離的水中,還會不快樂嗎!?)他老是想不通。
 
陰陽師吊高了細眉,(哦!?重要嗎…我倒是沒想過哪…)博雅的思考總是與他不太一樣。
武士點頭,(沒錯,重要啊!就是”重要”…)陰陽師終於聽懂了他的話意了!
 
沉吟著的陰陽師搖著扇柄,微訥,武士盯著他抿唇思考,模樣非常地認真,(晴明,想出來了嗎!?)
陰陽師緩慢搖首,博雅的話未免太難懂了吧…
“重要”?
 
武士見陰陽師沒有答案,便放棄地托腮望著陰陽師的沉默,(晴明啊,難得你也有不懂的時候,真是的!不過,我得告訴你,如果是我,我真的覺得很快樂…)傻笑地盯著陰陽師的武士這麼說著,(因為我的身邊有你嘛!)
 
陰陽師微微回眸,第一次盯著武士那似大孩子的笑容,呆了。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陰陽天》/ 鬼夜叉 4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謂"永恆"...
 
我知道~其實"永恆"並不存在...
不論是物換星移~還是新與舊的交替~
一輪一輪地前進著的時間輪依然如昔~那快速掠過的時間一分一秒地轉動著...
 
有的人無法把握手裡珍貴的時間而悔恨~
有的人無法留住青春美麗而悔恨~
看來~時間不會為誰停留一刻的...=_="
 
包括你與我...都將成為時間裡的一抹渺小!
 
永恆,只是一句好聽的謊言罷了...
什麼事都無法留住快走而逝去的時間~
那麼~人還能要求些什麼呢?
 
人會變~心會改~人會老~心也隨著疲倦...
 
我只要求我親愛且珍惜的朋友們~
就算有一天我不存在了~或是你們在我的生命中消失了~
但是我仍然堅信你們對我的友誼~^^
也請你們記得我~哪怕是記憶的殘缺片段或是一抹微笑也好...^_^
 
而且在有生之年的我不會忘記這一段的時光...
 
這樣...即是我所要的"永恆"了...(笑)
 
***
 
早上快中午的時候,親親上來問我:我是你沉重的包袱嗎?
或許是月跟她說了什麼吧...但是我仍然很高興她來問我這個疑惑...^^
我曾經對她說過:有疑問的話,都可以直接來問我!
所以她實現了對我的承諾,這點我覺得非常地高興...(笑)
 
而我對於她的疑問,我替她解答:”你是你、我是我,而且我相信你應該會把自己的瑣事給處理得很好...如果這是負擔,我也不會讓它成為我的負擔。”(而這也是我對她的部分肯定,她已經不再是個孩子了...我把她當成一個足以料理自己所有事情的成熟大人來看。^^)
沒錯,我這樣地回答她!
 
或許我不太喜歡包袱這個字眼吧...
 
朋友之間不應該談什麼包不包袱的,我想信賴我的友人們,而且對於她們來說,我只是一盞會在迷惑中途點亮的微光...
 
話說回來...今天剛好放上36題的”花”,也剛好談到了”不變”...呵呵...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零三/花
 
 
有別於昨日的暖陽,今日,待陰陽師一個難得的早起時,發現晴明邸外頭正下著絲絲的細雨,院落裡冷冷清清的,草木花朵們有的受不住這場春雨這樣斷斷續續地擊打著,已經先行萎靡不振了。
 
可憐的是院裡的遲暮櫻花,所剩不多的花瓣讓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給通通打落了地,和在春泥裡頭,香味散去,餘下那芳香杳然,恍若佳人一夜間的香消玉殞。
 
陰陽師微歎息地披上了單衣,緩步踱到滴滑著雨的廊下,凝眸望著院裡的落櫻紛飛,別有一般的淒涼味道,自飄落的落花間聞到了一絲的無奈與寂寥,甚至還有新夏即將初至的味道。
 
陰陽師的式,蜜蟲正自廊邊慢慢踱來,手裡懷抱著一堆的花朵,那是她趁早在院裡頭摘下來的,有桔梗、有天竺葵、有…
總言之,什麼樣的花都有,只要是晴明邸裡能見的都各摘了幾朵。
 
蜜蟲的原形是隻蝴蝶,因此,蝶戀上了花,也是她為何一睜眼就摘花的原因。
 
(博雅大人來了…)微笑著,蜜蟲悄然地回眸望著晴明邸的大門,然後再回頭看向陰陽師主人,主人似乎已經知道了他有訪客來訪的模樣,悠然地微笑著,要蜜蟲到門口迎接那位未進門的訪客。
 
不多時,陰陽師的好友,武士殿上人─源博雅來訪晴明邸,他讓撐著繪有碎花圖案油紙傘的蜜蟲迎進門,一眼就望見好友正坐在窄廊下笑看著他因大雨而淋的全身溼透又狼狽的模樣。
(晴明,這場大雨還真是下得不是時候…)武士輕聲地抱怨著,踏著因大雨而顯得稍微沉重的步伐往廊上來,一手遮著髮頂,不悅地努著嘴,一見陰陽師那樣悠閒沒事做的樣子就忍不住想氣惱。
(奇了,你最近都沒有事情忙嗎!?哪像我,一天到晚被拉去做這做那的…)武士坐到廊板上,還是一直嘟嚷著。
 
陰陽師像個沒事人般地微笑,邊搖著扇子:(欸~我說博雅,這世上是能者多勞嘛!既然你有能力,就要好好地利用…)
 
聽著陰陽師這樣說著的武士趕忙一噘嘴,(那你呢?像你這種才能滿溢的人怎麼比我還閒啊!?真是不公平…)
 
陰陽師聽著武士的抱怨,笑了。
(總而言之你就是看不慣我比你輕鬆吧…真是的…)博雅的那種心思他都明瞭,只是,跟他計較這種事會不會太為難他?
他可沒有自己替自己找麻煩的嗜好哩!
所有的世事他哪兒能全部納入自己的管轄啊!?
不~或許說,他壓根兒不願去理那些有的、沒的事…
 
博雅板著臉,還是不太高興,既然無法責怪晴明,只得把怒氣全歸咎於天氣去了,(再說,昨天的天氣明明好得不像春天,為什麼今天就突然下起大雨了啊!?真是教人有點措手不及…)
 
陰陽師抬首望了眼霧濛濛的天空,再回首時,博雅也跟著看向院落裡的各種草木,(博雅啊…這世上可沒有什麼事是不變的啊!)
 
博雅聞言回眸來,(為何這麼說呢?晴明?)
 
(你認為什麼東西會是不變的?博雅?)陰陽師笑著沒有回答博雅先前的問句,自顧自地問他,邊搖著扇子,狀似漫不經心,一邊的蜜蟲突然自廊柱邊冒出來,接著主人的問句也跟著問博雅。
 
(不會變的?哈哈…)歪著首的蜜蟲甜甜笑了,笑得身子一顫一顫的,武士當然又被蜜蟲的冷不防給嚇著,瞪大了雙瞳叫了一聲。
(哇啊啊───)
 
這時,陰陽師跟著博雅的叫聲與蜜蟲的笑聲,哈哈放聲大笑了。
 
(晴明!)武士板起臉來嚇止陰陽師與式的嘲笑,把話一轉:(不變啊…話說回來,晴明,你認為什麼東西不會變呢?)
 
問句使得陰陽師微微一笑,(不變嗎?…其實,沒有什麼是不會變的,博雅…在我認為,所有的東西都會變,只是變大變小…)
 
武士聽了卻是似懂非懂的,(你是說像是"時間"或是"天地"也會變嗎!?)
 
(唔…沒有錯…時間會走、而天地也會隨著萬物與四季變化…沒有什麼是永久的…)
 
(晴明,這麼說來的話,不就是什麼也不能相信了嗎!?)武士不可思議地瞪眼輕喃,望著陰陽師垂首低笑的模樣,看著他微抿著紅唇。
 
(也許吧…)陰陽師扯唇一笑,抬眸時卻望見自己面前不知何時遞來了一朵藍紫色的桔梗花,而拿著花朵的手的主人便是武士,他自蜜蟲那兒索來一朵桔梗花遞到陰陽師面前,咧嘴傻笑。
 
(但是,這是不變的,晴明。)武士這麼說著,困窘地抓頭,不曉得該如何安慰陰陽師那狀似失落的表情,是以,他想起了保憲大人曾經說過這桔梗代表著”不變”。
 
“不變”,是他對陰陽師的友誼。
 
陰陽師微微詫異,暗地裡驚訝著,卻不知自己該如何反應,這桔梗…
(博雅,你曉得這花的意思嗎?)神色複雜地回望了武士一眼的陰陽師輕緩地微笑了,看著武士點頭後,頓覺心窩處爬上一抹溫暖。
 
(它代表”不變”,是吧…)武士不確定地笑著回問。
 
(唔…是”不變”……)的喜愛。
 
陰陽師瞬間赧顏,武士哈哈大笑,沒想到晴明也會不好意思啊!
 
(有什麼好笑的!)
 
(你臉紅了喔,晴明...)武士嘲弄陰陽師。
 
(你看錯了!)
 
(你又不誠實了,晴明!)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