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多久之後,替應龍飛將那些熱騰騰的公文讓人搬到偌大的書房裡頭,這時候的應龍飛剛看完最後一小疊的文件,從椅上起身,接著走下了階子,詫異地望著管事將那些剛送到府裡的卷宗們都搬了進來,又疊到他的案前。

目瞪口呆地望著他的案上剛才才清出一大片的空間,現在卻又被物事佔滿了,臉色不禁變苦,這不務正業的皇帝是想要操死他嗎!?他只不過輸了他一次賭,怎麼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啊!?

而且,他們明明說好是一千本奏文的,但是,現在由他看完的本數卻已經快要衝破二萬本了哎!

應龍飛的臉色不禁沉了下來,頹喪地看著管家向他彎身告退之後,緩慢退出書房的背影,忍不住在心底哀叫著。

他的身份是個將軍,不是日理萬機的皇帝哎!為什麼他要看這麼多屬於皇帝份內工作的文章啊!?

欲哭無淚的應龍飛失神地喃喃自語著,原本以為他已經處理完上一批該死的文件之後就可以翹著腳坐個好幾日的,沒想到那個臭皇帝竟又把自己的工作推來給他......總之,他這個襲名將軍還當得真是淒慘......

為了不讓皇帝再有藉口叫他看文章,他只好速戰速決了!

抿著唇地歎了一口氣,應龍飛忍不住為自己開始產生痠痛的右手搖了搖頭,很認命地又再坐回桌邊,提起沾著黑墨還未完全乾涸的筆,接著動手翻開一本本的卷宗,慢慢閱看起來......

直至傍晚,夕落垂西。

應龍飛看完了一座小山,約莫三分之二的卷宗之後,感到腰間已經僵硬許久的他,忍不住自椅子上起身,然後跟著伸展因長時間就坐而感到痠痛的四肢,然後打了個呵欠又躺回椅背上;而後將大掌習慣性地在案沿伸開,待手中空無一物的感覺傳達到他的眼底與心底,他這才驀然地睜眼、抿唇瞪著空空如也的案邊。

桌上根本沒有那杯他隨時可以在伸手之後品嘗到的甜茶。

「......」無語地垂著首,應龍飛的神情很是失落,以往都是芸芸在他看公文的時候替他端上一杯茶,偶爾還有一盤可以充饑的可口小點心,但是自她離去之後,他就再也沒有這種貼心的服務。

慢慢地歎了一口氣,他沉默了;或許他不該與芸芸鬥氣,儘管芸芸是因欺騙他而來到他的身邊,那又如何!?
以前的他是根本不會去在意這等小事的,因為誤會隨時可以與對方解開。

但是,現在他這麼想也已經太遲了,芸芸她已經離開了將軍府,再也不會回來、回到他身邊了。

隻手掩住半張臉的應龍飛有點疲憊,腦海裡卻又忽然自動想起她總是對他綻出的那抹甜美笑容、總是為他著想的她說出的溫柔字句是那麼有力地重擊他的心房,她的貼心與可愛是他的寶,她的特殊教他忍不住開懷大笑......

芸芸是個奇特的女子,他在意她、他......其實很喜歡她在自己身邊的感覺。

當然,也就是在乎她,所以他對她的欺騙才會那麼地生氣。

被自己心底的這個想法給震駭、自手中抬眸的應龍飛登時才明白,就算芸芸沒有外表,但是他卻喜歡上她那顆單純的心!

「芸芸......」唇畔喃著她的名,應龍飛的心頭產生了一抹明白後的自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