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索了半晌,應龍飛覺得事情不能再這麼下去了,於是他站起身來,越過了總管的身邊,急忙地往外頭走;總管見主子一副焦急的模樣,疑惑地開口問了:「將軍,這麼晚了,您要上去哪裡啊!?」

「我要去一趟錦王府。」神色從容地跨出了書房門檻,應龍飛的身影在消失於黑幕之前,這句話已經快速地掠過了總管的耳邊。

「將軍?」不知道將軍為何要去錦王府邸呢!?馬小姐是住在右相府邸啊......就算將軍良心發現,要去將馬小姐找回來,那也該是到右相府啊!?奇怪了......

目送著將軍的身影一溜煙就消失不見蹤影,管家納悶地搖搖頭,然後也走出了書房、接著再反手將門板闔上。

而,在長廊上急奔的應龍飛可不管管家的滿頭疑惑,他只是飛快地自馬廄裡頭牽出自己的愛馬,然後轉向自家後門、離開了將軍府邸;他決定要去錦王府邸走一趟,問一問錦王的意見。

因為他從來未主動接近過女孩子家,當然也不懂要怎麼跟芸芸道歉的這種事。

但是他想,如果是已經娶親了的錦王的話,他應該會曉得他此刻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於是,這麼思考著的應龍飛以最快速度來到了錦王府邸,讓王府的總管引領進入大廳後,錦王和錦王妃正巧用完晚膳,兩個人正相偕地坐在廳裡喝茶、說說貼心話;沒想到當應龍飛一副急如星火地奔進廳裡,這兩個人的臉色分別一詫。

「哦?木頭,難得你會在這種時間來訪......」正待寒暄幾句的錦王忽地發現他這好友的臉色似乎不太好看,於是跟著輕輕攏眉,「......喂,你那副像是見鬼了的臉色是怎麼一回事?」說完,鳳眸還冷冷瞥了他的身後一眼,揚高了唇角哂笑道。

「你別鬧了!」應龍飛喘噓噓地隨意找了位子坐下,然後端起小几上剛送上的茶水急吼吼地啜了一口,結果被燙了舌,臉色立即苦哈哈地皺了起來,「好燙!」

錦王白他一眼,「廢話!那是剛泡好的茶......」

「怎麼了?應將軍,看你一副很急的樣子......」眉小鈴詫異地盯著應龍飛把茶水擱下,回過眸來的時候還露出一張尷尬至極的臉來。

「老實說......」深吸了一口氣,準備吐實的應龍飛的話尾卻被目光犀利的錦王爺劫去,一句話說得他赧顏不已。

「照這樣子看來,那根木頭八成把那女人給氣走了吧......」

「芸芸嗎?」眉小鈴訝異地瞪眼,覷向應龍飛,看得他很不好意思地掩起半張臉來認錯。

「是我的錯......」應龍飛喃喃著,老實說,他很後悔,而且是後悔極了!

「看吧!」錦王連翻了兩翻白眼來,「那你現在來要幹什麼!?你氣走她不是正好嗎!?反正你從一開始就對她挺反感的嘛!現在她走了也倒好啊......」又不用負半點責任。

錦王的一串話讓應龍飛當場發出一聲低沉怒吼:「誰說的!我就喜歡她!」

聽見這麼勁爆的話,錦王與眉小鈴當場皆瞪大了眼睛,愣然地望著應龍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