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自己的心意、被心焦折騰了一整晚的應龍飛於是再隔日起了一大早,草草用過了早膳之後,便騎著馬兒趕往右相府邸,極度心急之下還忘記了要寫拜帖,結果他什麼都沒有準備,就這麼來到了右相府邸的大門前方。

不過,在到達右相府邸之前,他騎馬路過了市集與街頭小巷,沒想到卻聽見了眾人都在耳語著一件事:據說右相千金已經被右相許給了一位王侯的公子,而且雙方的家長似乎都很滿意這一樁即將到來的好事,兩方決定選個好日子,然後再將這件親事給定下來。

聽畢了的應龍飛瞬間黑了一張臉,恐懼的情緒悄悄地自心頭升起,於是他便趕緊騎著馬往既定的方向疾馳,一路上只見他死死地攢著眉,沒有一刻是放鬆過的。

這怎麼可以!?芸芸是屬於他的啊!

應龍飛一時間亂了心神,又極又怒地加快了鞭策跨下馬兒的速度,一路飛快地奔馳,沒多久之後終於抵達了右相府邸。

他邁著著急的步伐走上前去叩門,眼見大門在沒一會兒之後被來人打了開去,應龍飛忍不住趕緊踏上前去,跟著爆出一串急吼:「我有急事要找右相......不,是右相千金!」

應門的總管覺得奇怪,先是詫異,而後才慢條斯理地同他發出疑問道:「應將軍!?請問您是要找右相還是小姐啊!?」

然而,做事一向急躁的應龍飛懶得解釋了,於是他蹙起眉頭、十分焦急地越過了總管的身側,不打招呼地走進門裡,一邊回答:「都有!」

「那......您的拜帖呢?」追在應龍飛的腳步之後的總管急著說,但是應龍飛才不管那麼多,他兩腳踩入了無人的廳裡,轉頭探看著四處,但是並沒有見到他要找的人。

「沒有!」心情煩躁地大吼一聲,他回頭瞪住總管,不耐煩地開口問道:「右相大人呢?他在哪裡!?」

「相爺大人他......呃......」如果回答相爺此刻正好不在府裡頭,將軍會不會把他抓來砍啊?

「快說!」

「相爺他不在府邸裡頭......」被應龍飛嚇了一跳的總管趕緊抬手揮了揮,而得到答案的應龍飛的臉色不禁又因此沉了下來了。

難道......外頭的傳言都是真的嗎!?芸芸真要嫁給那個什麼王侯之子!?

不、不行!她是他的啊!他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堅決地抿起唇來,應龍飛決定他要把與芸芸的誤解解開,不賭這麼一次的話,他肯定會後悔一生的!

「你們小姐呢!?」目露精芒的應龍飛瞬間回眸,原本俊朗的臉龐難得地透出了一抹堅定,他啟口對總管說:「我要跟她把話說清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