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著臉色冷肅的應龍飛的總管來到相府後園的小亭子裡,兩個人就在馬芸芸的閨房不遠處停下了步伐,總管接著才轉身面對應龍飛,小心翼翼地抬手遙指著前頭的長廊盡處,啟口說:「小姐的房間就在那兒,下人不便靠近那兒,因此,就請將軍自行過去吧!」

應龍飛點點頭,沒想到就在他挪動了腳尖一分的時候,他瞄見自總管所指的那間房裡轉出了一抹纖影,讓他因而在瞬間瞪大了雙眼、屏住了氣息,然後望著那背影緩慢地轉身過來──

她不是芸芸!

失望的應龍飛抿起唇來,在總管不知何時悄然退離後,踏著徐緩的步子朝那個打扮看似婢女的女子走了過去,恰好在她要離開長廊前動手攔下了她,「綠兒姑娘,請留步。」

帶著一抹失落且擔憂的心情的綠兒端著午膳正巧要踱離廊道,沒想到她的面前卻擋了一堵高牆,因此她一臉忿忿不平地抬起頭來,正準備罵走這個膽敢攔阻她去路的不長眼傢伙之際,但是她的這股準備好即將要嬌斥而出的嗓音卻哽在喉嚨無法發聲,因為她發現這個攔路之人竟是──

「應......應將軍!?」訝然與詫異之色瞬間佔據了綠兒的整張臉蛋,她愣愣地望著眼前高大的男子面露焦急之色,而且儀容與平時有些差異,顯然是十分緊急地趕過來的樣子,「您怎麼會在這裡!?」而且還......

「芸芸在哪裡?她人呢?」應龍飛只想知道他想要知道的,因此,他略過了綠兒的問題沒有回答。

「小......小姐她......」綠兒有口難言,抖著聲與手裡的托盤,只因為應龍飛的眼神有點可怕,「小姐她在房裡......」

「我要見她!」面露喜色的應龍飛正欲轉身前往馬芸芸的房內與她會晤,但是他卻發現自己的手臂被身後的綠兒扯住了,腳步跟著一滯。

「等一等,將軍。」綠兒皺眉的表情讓應龍飛轉眸過來,訝異。

「怎麼了?」

綠兒仰首定然地瞅著應龍飛,說:「您這次是為什麼要見小姐!?」防備地抿抿唇,她看著應龍飛因她的問句而一個瞪眸,她不願理會地續言道:「如果您不是與小姐有同樣心思的話,那麼,奴婢現在就大膽地勸您一句,別再給小姐希望了!小姐是個好姑娘,她的天真和單純不是要給人傷害的......」

應龍飛神色複雜地望著綠兒,小聲低喃:「綠兒姑娘......」他果然傷害了芸芸吧......!?

「您可知道......」想起小姐的為難與心痛的綠兒忽然哽咽了,她的小姐原來是那麼活潑開朗的,可是她現在卻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讓她感到好陌生,「小姐她......她自離開將軍府邸之後就一直少吃少睡的,大家都好擔心她......但是她卻只在意您討不討厭她的這件事......」而且還把大家的在意都給隨意拋卻了,卻只是因為她喜歡的人不喜歡她。

「芸芸......」應龍飛喃著,臉上露出愧色,「她......還好嗎?」

「怎麼可能會好!?」綠兒低聲嚷叫著,面上混著一絲難過與傷心,「小姐她整整瘦了好大一圈!」

「讓我見她!」

綠兒抬眸,瞅著應龍飛堅持地同她說道:「我要把誤會同她解釋清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