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誤會澄清了之後,應龍飛與馬芸芸離開了房間,兩人在相府的大廳就坐,馬芸芸便讓綠兒端了茶水前來招待應龍飛,一邊陪伴著應龍飛一起等待右相的歸來。

「將軍,喝茶吧。」貼心的芸芸將綠兒呈上的茶杯遞過,笑顏燦爛地回眸望著應龍飛也對著她露出微笑來,看著他伸手接過杯子之後,她這才羞赧地垂著頭,以雙手絞著巾帕、傻笑起來。

沒想到將軍堅持要跟老爹說親哎......這個感覺總讓她覺得好不真實,彷彿是個夢一般的虛幻,不過,這件事實就擺在她的眼前,要她不相信也很難。

當這兩人在廳裡坐著沒多久之後,總管就在相府的大門口望見了右相的轎子自街尾返回相府,於是急忙地讓人打開了府門好迎接右相、並且告知他應龍飛來訪一事,待右相兩腳踏進府邸的廳中之後,應龍飛率先發覺了,並且神色從容地跟著迎了上去:「右相!」

「就是你這小子。」與應龍飛面對面的右相一個瞪眼。

「右相?」應龍飛滿臉詫異,對於右相動手指著他的鼻尖還外加一臉微怒的神情來看,他似乎有哪兒得罪了右相,於是趕緊彎腰賠不是,「真抱歉,晚輩突然前來造訪......」

「不是這個問題,呆小子!」右相氣呼呼地瞪眼,眼角掃過一旁,發覺了一張不太熟悉的臉龐,疑惑地問:「妳又是誰!?」

哪有人會不認得自己的女兒!?偏偏這眼花的右相卻是第一人......

「不是的......」瞄了身畔瘦了一大圈的馬芸芸,應龍飛忍不住苦笑起來;的確,芸芸的外表現在看來簡直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與先前的圓潤可愛大相逕庭,難怪右相會不認得了。

一旁隨侍的綠兒額上瞬間掛下三條黑線,一邊瞧著馬芸芸聽畢,忍不住又氣又好笑,嚷道:「老爹,是你女兒我啊!我是芸芸啊!」

「芸芸?」右相皺眉,「怎麼可能......我家芸芸沒這麼纖細!」芸芸不是把自己關在房裡未出房門多日了嗎!?

「難道你要我把你的糗事全都招出來才要相信嗎?」芸芸冷不防地瞇起眼來,見右相還是不怎麼相信,於是她開始滔滔不絕:「您老人家和我娘成婚時差了五歲,娘最喜歡的菊花你卻不愛,你的死對頭還是左相和他那個敗家子,還有還有啊......」話都還沒說完,馬芸芸便被自家老爹伸手捂住了嘴巴,頓時只能咿咿呀呀的。

「我相信!我相信了!」右相冒著冷汗,「妳不要再說了......」直到馬芸芸點頭之後,右相才緩慢鬆手。

「臭爹!」一脫出魔掌,馬芸芸頓時扮了個鬼臉,跟著躲到應龍飛身後,右相見狀忍不住發作。

「妳這不肖女......虧老爹為了妳的事還去面見聖上!」右相差些氣得跳腳,「原本聖上要為妳指親給某位侯爺之子的,但是錦王爺卻讓人告訴聖上說妳喜歡這臭小子,要聖上頒旨賜婚,所以把我找去問問意見......哼,早知道妳老爹我就不要管妳的事了。」

所以他才會在市集上聽見那個傳言嗎!?

應龍飛大吃一驚,喃喃:「相爺,您是說錦王他......」

「是啊!」右相哼了聲,「如果不是錦王即時攔阻,只怕你這小子要娶我女兒是不可能的事了......」因為聖旨一旦頒下,可不是可以隨便撤回的。

右相的這番話說得應龍飛與馬芸芸先是面面相覷,而後忍不住相視地微笑了;原來他們的月老還是只有錦王爺一人呀......

「那......」應龍飛立即回神過來,然後戰戰兢兢地瞅著相爺、態度誠懇地問:「右相大人,請您將芸芸交給我,我一定會給她幸福的!」說著,一邊與馬芸芸深深對望。

「......聖上都已經要賜婚了,本相還能說不嗎!?」右相歎了口氣,搖頭了。

聞言,應龍飛與馬芸芸互相望著對方,忍不住開懷地笑了。



※終於寫完了呢~(倒~)ORZ
這下子可以給陳姐與編編交代了......(呼呼~)


預祝大家聖誕節愉快喔~>w<


對了~《叫我皇子妃》已開放: 1.楔子 2.第一回與第二回了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