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那年,尹衡只有六歲。

尹宅。

雕樑劃棟,粉牆綠樹,尹府過度的華奢,是風國上下皆知的。
風國富賈─尹寧外表斯文俊秀,原本娶妻曲香兒,並且育有一子,名喚尹衡,今年才滿六歲。

但是由於妻子曲香兒乃是門下侍郎的獨女,閨閣千金的身子原本就秀弱,再加上妻子一直沒有提起她還患有心疾的事情,所以事實被掩蓋得很好,直到那一天...

「不好了──不好了呀!」曲香兒的陪嫁侍女,凝兒焦慮地拎著自己的裙襬,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直往前廳的迴廊奔去,一邊哭著大呼,「來人啊!快來人──夫人她──」

身旁經過的僕人被嚇得驚得差些跳起來,個個懷疑地互瞄幾眼,誰都知道凝兒是夫人的貼身侍女,但見她喊得一頭汗,那一邊急忙奔竄的模樣,不曉得這會兒又是發生什麼大事了。
不過,眾人來不及攔下她問個明白,因為凝兒一路朝前廳直衝而去,哭得相當驚天動地。

連尹府的管家正巧路經迴廊邊,也都讓凝兒給忽略過,看著她一路旋風,髮鬢皆白的老管家似乎也察覺到了凝兒口中的不妙,跟了上去。

凝兒上氣不接下氣的哽咽,讓來到了大廳面見主人的她一時說不出話來,她撫著蹦跳不止的胸口,胸中的氣像是被完全掏光了的難過,紅著眼眶的她張闔著小嘴,淚先流了下來。

後頭的老管家機警,率先扶住了在大廳門口的她,慢慢跨進了大廳裡頭,主人已經覺得奇怪地抬起頭來了,見是老管家與凝兒,狐疑湧了上來。

「奇怪了!凝兒,妳不在夫人身邊,跑來這兒做什麼?」探頭直瞧凝兒那紅腫的眼和泛淚的面龐的尹寧覺得胸口一窒,忽然說不出話來,瞥了眼老管家的反應,見他馬上搖搖頭,好像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凝兒流著淚、腿軟地坐倒於地,一句話都沒說地直直搖頭,像是要把什麼事甩掉般的用力,聲音哽咽:「是夫人她──」

一聽見愛妻的尹寧幾乎是在下一秒鐘就站了起來的焦急:「夫人怎麼了?」神色焦急。
一旁的老管家也皺著白了的眉,憂心忡忡地瞧著凝兒未接完的下文,沉默。

「夫人她...心病犯了,喘不過氣來啊!姑爺!」

凝兒先是默默搖首,直到髮絲微散亂的時候,用顫抖的雙手捂住自己的唇,像吐氣一般地把悶在她胸中阻礙氣息運行許久的一句話完整地說了出來,不過就在那一瞬間,沒人肯再聽她的哭訴,全都黑著臉色往外奔,尤以主人為最。

「管家!快叫大夫!快啊!」尹寧臉色遽變,奔出門之時,順帶一把扯過凝兒的纖臂就走,也不管凝兒實是個雲英未嫁的小女兒。

「姑爺──您放手啊!會痛...」凝兒哭喊,掄起纖手直往尹寧的臂上敲,但是尹寧怒氣一來,誰都無法撼動他分毫的氣勢使得凝兒無力反抗,到最後甚至是隨便他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怒聲質問的尹寧哪管得著凝兒的嚶嚀哭泣聲,他滿腦子都想著他自己被人欺瞞了!
而且背叛他、欺瞞他的還是自己摯愛的妻子啊!

想當初,他們的感情多麼好,畫眉之樂和情書不會少,沒想到...
香兒竟然沒有告訴他,她的身懷絕症!

他們不是說好,什麼事都不瞞著對方的嗎!?
香兒她為何要這麼做!?

無語問天的尹寧沒有答案。

◎◎◎

窗櫺射進幾縷夕落的橙紅光線。

曲香兒的房裡佈置得秀美華麗,粉色帳帷,還有一邊的紫壇木做的家俱,精緻的瓷器擺設,古木雕成的椅子和精麗的坐墊襯著規矩的圓桌和繡工一流的桌巾,由此可知主人的喜好和個性。

被套選用的是大紅的鴛鴦繡圖。

待眾人趕往曲香兒的房,曲香兒已經來不及讓大夫看過,房中一片的哀悽。

甫來到大門口的尹寧見小小、胖胖的尹衡正趴在床沿,沒有說話,而他一旁則是伴著讓人差快馬去請大夫回來的老管家,神色憂傷。

「老管家...」尹寧眼瞳一縮,罵道:「你還在這裡幹什麼!?」一個揮袖,隻手直指著房門口爆怒,「還不快去請大夫───」

老管家抬起頭來,哀哀地瞅著尹寧一眼,意思很是明顯了,再慢慢地伸出手來撫上尹衡的頭頂,輕聲誘哄:「別吵夫人了...小少爺,夫人正在睡覺...」

「...那我要等著我娘醒來...」童稚的語氣讓老管家鼻酸,忍不住地偷擰鼻和揩淚。

尹寧和被鬆開箝制的凝兒一聽,隨即臉色一變,難道...

尹寧望了老管家一眼,看他閉著雙眼對著他搖搖頭,那確切的事實使他頹然地跪倒在地,臉色呆滯,僅以他還能轉動的眼瞳向前一瞟,現在正躺臥於床上的那個女子,是他結褵多年的愛妻,曲香兒,而她正奄奄一息地躺在那裡,已經一動也不動的成為一具沒有表情和動作的屍體...。

心痛到像是被人絞住一圈又一圈,心志已經不聽自己使喚了的尹寧拒絕相信妻子已死的事實,慢慢地往後移動,最後起身奪門而出,伴隨著不捨又悲痛的呼喊...

為什麼?
為什麼連一個給他問清來由的機會都不給他?
為什麼...啊...?

奔逃出房內的尹寧,當著夕落的景象,心碎和著鹹溼的淚水地震天直吼。

「香───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