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膳時間。

朱倩換了一套鵝黃色飄逸的衣衫,一件淺色裙,搭著一塊爹爹送她為成婚禮的墜子,臉色徬徨無助。

一早的,她還未完全清楚尹府的路,就讓侍女小荷為她妝點打扮,替她挑了衣物穿上,然後再給管家領到這兒來,對一切都陌生的她實在有點擔心自己無法扮演好這個尹府新夫人的角色。

在到飯廳的時間裡,朱倩一路上跟著管家走過一條條的迴廊,見過幾名灑掃院落的僕役們點頭跟她問好,她忙不迭地也跟著輕輕點頭,微笑很是僵硬地對著他們笑了笑,看來尹府是真的很大。

而,一路上一直在前頭引路的管家有時會回頭瞥向侷促不安的朱倩,恰巧讓他望見她對那些下人遞予的微笑,冷不防地回過身。
「夫人,您以後別再這麼做了!」嚴肅的臉龐對著讓他回頭的囮@嚇住的朱倩的年輕管家,如此地說。

「什...什麼...」朱倩直覺得有點不太妙地詫異了起來,冷汗直冒,這個管家竟然叫她”不要再這麼做”到底是什麼意思?
「請、請問,我...我做了什麼嗎?」朱倩莫名其妙地瞅著管家,看著他不語地再度回過頭去。

「請別對下人們露出笑容。」管家繼續往前走,但是後頭的朱倩把腳步一止,沉默了半天,待管家覺得奇怪之時,回頭看才發現新夫人還立在原地不動,眼瞳直看著他瞧。

「怎麼了?夫人...」管家不解。

「為什麼?」朱倩問。

「什麼為什麼?」管家被問得莫名其妙。

「為什麼不能對他們笑?」朱倩問道。

管家愣了一下才回神,朱倩那忿忿不平的臉色和問句都教他啼笑皆非。

大概夫人是出身好人家的吧!
被捧在手心上呵護的美麗花朵都是這樣驕縱,而且不知世事。

管家那嘲弄的眼神和態度使得朱倩非常地不滿,除了怒瞪著他之外,她也無法拿他如何。
「難道下人們不是”人”嗎?」怒氣直冒的朱倩大踏步地朝著管家踱來,走到他身邊跟他眼對眼、面對面。

管家無言。
雖然朱倩這麼說沒錯,但是這世上的人都是利益薰心的人們居多,他們認為只要有錢和權就能擺弄別人的一切。
這是基本的認知。

他們下人永遠是為主人們付出的,縱使犧牲他們都無所謂。

或許是愚忠吧!
但是誰讓他們比平常人還低一階呢?

沒有錢,就什麼都不是了...

複雜的眉、眼洩露出年輕管家的心事與心聲,這世界原來就是不公平的啊!

朱倩當然也明白。
於是她歎息著,「抱歉...」咬了咬唇,看了管家冷眼瞧她,「雖然這句話又會給你斥為”無尊卑”,但是我覺得下人們也是憑自己的能力在養家,這是值得尊敬的!他們和主人都該一樣受到尊重...」

當朱倩說完時,管家已經微愕地張了張口。

或許是因為朱倩的論調實在是太過異饃`人吧!
畢竟人總是排斥與自己不一樣的人。

「不管你怎麼想,但這是我真正的想法...」朱倩微笑。
雖然初到尹府是很不愉快,但是她明白,日子還是要繼續過下去,與其自怨自艾,不如試著放輕鬆吧!
「所以...」朱倩羞澀地咬著潤紅的下唇,「去飯廳得要請您帶路了!」

管家聽畢,收回了自己的愕然和詫異,聽著朱倩竟為他們這些勞力階層平反的這些話的年輕管家忍不住打心底對她起了點敬意,這些都是那些大老闆們沒有的思想。
同時間,對新夫人朱倩的印象也好多了。

也許,她的外表給人清秀和柔弱的感覺,但是個性似乎完全相反呢...
管家在這一瞬間,扯了扯那剛毅的唇線。

自父親過世之後便沒再笑過的他竟然為了一名女子而綻出笑容...

而且這名女子還是主人新迎娶的繼室!
這實在有點不可思議。

朱倩發現了那剎那間的笑,竟也隨之微笑了,眼兒含波、眼角含笑。

這時的管家和朱倩,身份是天差地別的年輕尹府管家和尹府繼夫人。

故事到這兒便開始起了轉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