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的日子,朱倩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的。

她在尹寧的要求時間內搬出了自己住慣了的凝香院,換成了霍漣進駐於此,她的吞忍讓尹寧更加得寸進尺。
因此,尹寧已經和霍漣在尹府裡頭公然地出雙入對了,沒給朱倩留點顏面來面對眾多人的疑問。

儘管如此的,朱倩還是暗自神傷地於夜裡孤獨落淚,沒給誰瞧見的堅強樣令尹衡微微吃了一驚。

想她一個弱勢女子,沒有什麼大靠山的酒樓掌櫃之女,沒想到她的個性竟然如此強軔,或許她真是愛慘了爹爹吧!
不然誰會為一個不相干的陌生人如此做?

尹衡踱過夕落微灑進來的迴廊,看著天邊的橙紅夕照,他端著晚膳的托盤的雙手一緊。
老實說,他並不討厭朱倩。
只因為他不要別的女人來當他的娘親,不論是誰都一樣!

不管是朱倩也好、爹爹的新歡─霍漣也罷,他不歡迎所有的外來者干擾他們父子的生活!
這兒合該是他與爹爹和娘親的地方。
至於...
繼母的那個嬰兒,他的小弟─尹雪染...他倒是很喜歡他!

因為雪染是第一個對他友善的人,儘管那是出於下意識的。

想至此,尹衡就加快了腳步前往凝香院,他要去送晚膳給朱倩了...

◎◎◎

飛簷的凝香院立於夕落日裡顯得特別美麗。
院裡遍植了尹寧的前妻曲香兒最喜歡的櫻樹,一大片的粉瓣在微風夕落中紛飛、搖墜。

「尹寧...我...」霍漣穿著一襲紫白色的衣裙,端莊地坐在凝香院裡的凝香殿上,滿頭珍貴的珠寶綴飾著她的一頭烏髮,接著她便幽幽地抬首,看向身旁坐著的一名男子。
寵愛地攬過霍漣的尹寧輕吟了聲,眼露憐愛地瞅著身邊的俏佳人,握住她的纖細小手,他的心彷彿又回到當年新婚一般,那麼快樂。

只可惜霍漣的不解風情地皺著眉、憂愁滿臉的模樣讓他很是敗興,尹寧收起笑容,問:「怎麼了?漣兒...」

聽著尹寧傾身呼喚她的閨名的霍漣連忙忍不住地臉紅了,羞怯地撇過頭,「尹...寧,我們現在什麼都不是,記得嗎?」霍漣給他的那句”漣兒”弄亂了心神,怯意讓她撇頭去不敢看向尹寧。

尹寧是有妻兒的男人。
雖然男人難免是三妻四妾的...
但是她霍漣卻不想跟別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啊!

因此,思考到這一層面的霍漣的芳心再度停止了為了尹寧而蹦跳。

尹寧沉默了一會兒,「我知道...漣兒...」瞄向或漣無奈地緊扯著自己的紗裙的模樣,尹寧抿唇,「我會盡快處理這件事的!但是,漣兒...」

尹寧輕蹙著眉峰,伸出雙掌扳過霍漣的纖細雙肩,對著她肯定地說:「我愛妳啊!漣兒...」那為難和認真的樣子似乎打動了霍漣,只見她咬著下唇,沉吟。

「真的?」挑高了輕柔聲音的質問讓尹寧不悅地皺起整張臉,定定瞧了霍漣好一會兒,看著她害怕地縮了縮肩,不太相信的模樣。

尹寧大大地歎息。
「欸~~漣兒,妳還不相信我嗎?」嗓音帶著緊繃的氣息,那聽來略微掙扎的男性的純粹喜愛的心情使得霍漣難以喘息,只能緊緊被尹寧摟住不法動彈,「不然我又為何要與妳的爹提親呢!?」

「可是我...」霍漣苦笑著。

她是喜歡尹寧沒有錯。

但,她和尹寧才只有一見之緣,還沒有認真相處過,怎麼知道他是個怎麼樣的人呢!?
尹寧是在這春天才和她的爹爹有往來的,她也間接自爹爹那兒知道了一些有關他的事情,但是...
如果要她這樣懵懵懂懂地就嫁進尹府...這實在是...令人難以接受。

「漣兒!」尹寧緊張地再度輕喚,「妳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妳住在這兒的時間再考慮、考慮好嗎!?不要急著回答我...」到後來,尹寧抓住她的手,哀哀地瞅著她,逼得霍漣只好先點頭答應了。

尹寧這才安心地露出淺笑,抱住霍漣就開始笑。
「啊...這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呀...漣兒...」

霍漣也有了一抹淺淡笑容。

站在凝香院的大門外、眼看至此的尹衡微微地撇嘴、轉身。

看來他的繼母又要換人了...

尹衡的唇微扯動著,臉上那帶著嘲諷的笑容實在不像是只有七歲孩童的模樣,令人打冷顫的冷漠無情。

「菜...都冷了...」尹衡淡淡說著,一個迴身往廚房走,他要去讓廚娘再換上新的一盤上來,剛才他走錯路而到了凝香院,這次要到遠一點的沁香院了。

望著天上的星星已經升上來,月兒爬上了樹,唔,時間已經夠晚了...
尹衡邁開小小不大的步伐,往另一邊的廊上踱步。

原來不論是誰都無法取代佔據尹寧心頭多年的那個人─曲香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