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無目的地在人群中散著步的兩個人,雪染好奇地東看、西瞧,很多的攤販和叫賣的人充斥在他們四周。
尹衡望著雪染不停地轉動著眼珠子東看西看的,好像覺得很有趣般地揚起嘴角,包容地瞅著雪染那容采煥發的模樣。

雪染一直和他關在尹府裡頭已經有多年的時間不曾出門遊玩了,難怪他對那些尋常物那麼感興趣,看著他那樣子,也讓尹衡感染了一點想要在每個攤子前停下來探看的心情。

興奮的雪染紅著頰,看著每個攤子上販賣的每樣稀奇古怪的東西,興緻一來地把尹衡拖著,停於一個攤子前,看那小販的臉上笑得十分開懷的模樣的雪染情不自禁地低著首看著攤子上所展示出來的各樣精美的飾物。

有鑲著珠寶的腰帶,或是女孩子家用的金釵,或是九連環...等等。
令人目不暇給。

小販見雪染興緻勃勃地動手挑著喜歡的飾物時,也順帶鼓勵著一邊被好奇心重的雪染強行拉著走的尹衡多挑個幾樣東西送人。

尹衡冷著臉,其實不太想停留在這些小販面前買些無用又低廉的裝飾物品,奈何雪染就是偏偏停在這兒,教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偷偷覷著雪染看中了一枚的玉墜,尹衡抿著唇,懷疑地盯著雪染高興的小臉隨即轉向他。

「大...」雪染一怔,這才想起尹衡先前的警告,因而頓住了話,也因為他已經看見了尹衡那制止的眸光,改口:「這個...很適合你...」微笑地遞過那枚他挑了許久的玉墜,放到尹衡手中,但見尹衡連看都不看一眼,就把玉墜扔回給小販的動作的雪染訝然地瞅著尹衡。

「你...不喜歡?」雪染微微哽咽,撇首,沒想到尹衡望著他難過的模樣微歎了一口氣,轉眸不答。

雪染沒聽見尹衡的反駁聲,垂著眼眸、咬唇。

尹衡他果然討厭自己...

把眸光調回攤子上的尹衡目光銳利地自一堆贗品中挑了一把短匕首。
匕首上雕刻著一隻麒麟戲珠,十分的顯眼美麗,看來不像是本地之物,也絕非一般的古董。

麒麟,是麟國的吉祥物...。

尹衡略略思考著,眼光轉向小販,說:「...這把匕首應該是麟國的東西吧?你是怎麼拿到手的?」眸光閃爍著疑問的尹衡沒發現那小販的眼底掠過一抹的精芒。

聽著尹衡拿了一把極其豔麗的短匕同小販問起它的來歷的雪染抬頭,一見到尹衡手中握住的那把匕首,他就覺得它的顏色非常地美麗。

小販支唔地答不出來。

「這應該是偷來的吧...?」尹衡眸光一瞥,望向雪染也盯著這匕首瞧,露出欣賞的微笑,心念一轉,便同小販議價。
「這樣吧!這匕首讓給我,我用十兩買下...」

小販睜大眼,「十...十兩啊...」

尹衡眸光一閃,也瞥見雪染那訝異他竟會買下贓物的動機。

「這...」還在猶豫的小販盯著尹衡那身懾人的風度,還有雪染的優柔,猜測他們應該是出身於好人家,應該出得起更高的價碼。
畢竟這把匕首大有來頭!

而且他還得養上寨子裡的那麼一堆人...

「唔?賣是不賣?」尹衡不耐。

「好...好吧!」小販應了,便對尹衡說:「我幫您包起來吧...」接著,伸出手來欲接過那把匕首...。

尹衡眸光一掠,遲疑地遞出匕首,左手掏著銀錢,不料──

拿回匕首的小販身手不凡地褪開匕首的鞘,把匕首那麼破空一揮,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拉過沒有防備的雪染,把匕首架於他的脖頸上,雪染驚聲大叫,引得原本圍在他們四處的人群以最速度地散開,看著尹衡與架著雪染的小販對立。

雪染害怕地閉著眼不敢看,尹衡卻皺著眉心,怒氣正在凝聚。

「放開他...」尹衡沉如洪鐘的聲音響起。

「尹...尹衡...」雪染微微睜眼,發現了他臉上的怒火,以為他是在對自己生氣,忙喊,「你快走!別管我了!」

尹衡怒目相向,看著小販大力又粗魯地扯過雪染抖顫的手腕,機伶地往後一躍,上了屋頂,雪染察覺了四周那旋空的空氣聲音,因而放聲尖叫。

「雪染!」尹衡衝著頂上邪笑撂話、偽裝成小販的山賊警告,「你若是敢動他一根毫毛...」

「安心吧!大公子,只要你明日拿黃金一百兩來贖你的小弟,我保證他會沒事...」山賊哈哈大笑,「如果明天夕落你還沒來,哼哼...那你可就再見不到小公子了...哈哈!」說畢,隨即挾持著雪染消失於頂上。

尹衡怒火如熾地瞪著他們遠去的方向,蹙眉。

而後,圍於四周看戲的人們偷偷地、頻頻地交頭接耳。

「好像是官府正在抓的山賊...」

「是啊!好像叫...什麼來著?」

「這時期最容易發生這種事了...」

「說得也是啦!」

聽著那些如鼠叫般小聲的言語流竄,尹衡心底有譜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