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

早早回房了的尹衡獨坐於桌沿的椅子上,桌沿的那盞燭光映著他的側臉,顯得十分的嚴謹和不可侵犯。
他知道雪染聽見了他說的那些話必定會痛苦不堪。

但是,他何嘗又想如此呢!?
是朱倩欠他的...
該由她的兒子尹雪染來償還他!

對於那夜的夢境,他仍舊耿耿於懷,如果沒有朱倩...只要沒有她的介入...
他們會永遠在一起的!
而不是在他正需要爹爹的關心的時期而離開他!

尹衡的怨,縹緲輕揚。

而雪染的話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刀刃一樣,再重新劃開他那看來已經結痂的傷口...
然後再補上那麼一刀...
這恨和怨...難消!

他可以很絕對無情地把雪染趕出尹府去,但是...

緊握著拳的尹衡咬住自己的唇,忍住不捨,他是真的無法辦到...
雪染...
他曾經是他的唯一寶貝!

「...對你來說,我到底是你的什麼人?」

當雪染這樣以那眼神依依地瞅著他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很想直接告訴他:你是我的最愛...

只是,他心頭對朱倩的恨和怨怒已然矇蔽了他的真心。

所以,他把話再吞了回去。

他想要雪染跟他一樣地痛苦...
失去了爹爹可以依靠的尹衡是自絕望的深淵底下爬起來的,對朱倩帶走爹爹的恨意使得他執意要復仇...。

當他一思及朱倩還留了個小弟給他照顧,尹衡那性子便完全地轉偏了...
他要她的兒子也嘗嘗失去的痛楚...

就是這樣的邪念撐著他到現在的!

尹衡很明白,他或許也該感謝朱倩吧!
是她讓他以那扭曲了的心活了下來...
呵呵...

也許是因為這樣,他在雪染被架走的當時才沒去救他,因為他等著下一波的發展,讓他解脫這些痛苦的發展吧!
說他邪惡也罷,鄙夷他也好...
因為沒有相同的痛楚的人是根本不會了解他的痛...

人都是如此的,只要是非關自己的事一概視為不重要。
根本沒有人懂他...

陰鷙著眼神的尹衡的雙手悄悄地緊握住,直到他的指甲陷入了掌心的肉裡,刺得滿手血,那血紅映入自己無感覺的眼底,他仍舊感受不到痛...。
也許...是哀莫大於心死吧!

尹衡霍地站起身,瞥著桌沿那一併與燭光擱了許久的菜飯,根本沒有打算動箸的意思,走近床沿。
沒料到門外一陣輕叩,清脆的聲響一入耳,尹衡便緩慢地走上前去開門,是府裡的那位新來的管家。

「怎麼了?」

管家看了尹衡一眼後不答話地一個轉身先闔上門板,確定門外空無一人的他這才敢發聲:「主人,您吩咐的事情我都已經轉達給王爺了,他明天便會到官府裡去督促、督促...」

「很好...!」尹衡滿意地點頭,「要他趕緊把那窩土匪給全剿了...」手背置於身後。
雪染在他的面前被人擄走的仇...他得報。

還有就是──他最討厭被人威脅恫嚇了...
尹衡的瞳眸閃爍著一抹獵獲的光芒。

管家彎身一福,服從地應答:「是的...」,抬首,「主人,還有...那十萬贖銀找到了要怎麼處置?」

「如果找到了,就當成是打賞你的賞金吧!」尹衡不感興趣地淡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