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染一個人坐於人煙稀少得可憐的沁香院荷池邊發著愣。

尹衡...
他已經有四天沒見到他了。

雪染垂著首。
難道尹衡是在逃避他?
不太可能...

一個抿唇的雪染雙眸中染上幽幽的牽掛,他知道自己是無法將尹衡放著不管的,因為他那固執的個性已經產生了偏差,他不能再這樣下去...
如果再一直維持著這種現況的他不圖改變,最終,他會毀了他自己的...

恨,使人墮落。
這個道理他懂,但是尹衡不懂。
雪染幽緩地歎息著,攏了攏衣襬,脫去了布鞋包著的雙腳,伸出了腳踝在空氣中晃盪著,垂著眸的他看來似乎有點恍惚而不知所措。

為了尹衡,他改變自己太多了!

從一個年少不更事的少年轉變成為一個會自己思考的男人,這需要有相當的歷練,但是自從爹爹和娘親死後,他讓尹衡帶大,他給他最好的,對他百般照顧,現在他卻是親手毀了這個平衡的關鍵人。

尹衡...他已經失衡了!
這個天平不再是平衡的狀態,而是恨大過於愛的情形,雪染心知肚明,卻也不想點破地隨著尹衡纏纏繞繞,隨便他了。

他不願在他的傷口上再補上那麼一記,因為他知道這樣會讓他難堪,他不願看著他為難的模樣,也不想加深他們之間的怨與恨。

風兒頑皮地吹掠過幾綹雪染的烏髮,吹動荷池邊的殘苞斷葉,雪染因而抬手撫上自己如長緞的秀髮,眸底帶著水光,一個驚人的疑惑盤旋於心。

為什麼尹衡對他如此殘酷,他卻一點都不怨懟他!?
他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是什麼。
因為他發現──

他對尹衡不再只是單純的手足之情...

雪染無言地站立起身,於亭中仰望著湛藍晴空,心,遠颺...

◎◎◎

夜。

美麗至極的女子身段依偎在他身邊,感覺誘人的脂粉香味滿懷迴繞而散不去的尹衡抱著懷中的歌妓,看著一桌全是再陌生不過的女子臉孔和幾個男人,心頭有抹驚愕。

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望著酒樓裡的四周充斥著吵鬧、女子與男人的嘻笑聲音,酒氣和著撩人的脂粉味兒,尹衡的心底卻是那夜他抱著的那位俊秀又清麗的少年的身影。

雪染...

烏溜長髮披肩,那巴掌大的精緻臉龐秀麗無雙,纖細的四肢和個性像是朵柔弱的花,需要人保護...

但是...他卻總是惹他傷心掉淚...

思及此的尹衡忽覺太陽穴一個緊抽,他微皺著眉,單手撫上額際的動作引來了同桌的生意人的訝異眼光。
滿身的酒臭味的一家連鎖布裝的大老闆抱著一名妖美的女子,略帶惋惜地說:「怎...怎麼了呀...咯...尹少爺,您不舒...舒服嗎?」

被人一問的尹衡讓同桌的人都抬頭來了,只見尹衡略略點頭:「大概酒喝多了吧...」淡語著,尹衡懷中的美人一個顰眉不依。

「哎呀~~您沒事吧?...尹大爺...」眼兒一勾,柔荑招呼到尹衡臉上,尹衡伸手握住,她咯咯嬌笑,「還是說...今晚我來服侍您好了?一定把您侍候得服服帖帖的,也不會哪兒有問題了...」

席上的眾人一聽都笑了。

「欸~妳真不知羞...」

「欸~我是難得遇上像尹公子這樣帥勁的大爺啊!」眼兒一拋,尹衡略揚起唇角敷衍地笑了,再賞她一個吻兒,逗得佳人開心地露出笑容。

「那我就替妳贖身吧!以後專門侍候我一個...」眼神銳利的盯著佳人那震愕的表情半晌,尹衡掀唇,同桌的姐妹們已經替她高興地笑了出來。

「聽到了吧?容容,妳要從良啦!」

「尹公子真是慷慨...」

「是啊!如果妳讓我親一個的話,我便學學尹公子的大方...」

「呵呵呵...真的?」

偏偏當事人還在呆愣著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道,沒人發現尹衡的唇角在一瞬間微微下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