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了幾日。

雪染的病況好轉,體力也恢復過來,只是臉色稍差了些。

夜裡的風特別大,尹衡這幾日特別盯著雪染,不讓他到外頭透氣,深怕他又再度感染了風寒。
連日來的,尹衡守在雪染的身邊不肯離開,就怕雪染有個閃失的溫柔讓雪染不太敢相信眼前的人竟是他那一向冷淡如冰的大哥兼情人,尹衡。

今夜的星月朦朧,霧氣飄散在半空中阻撓了視線,荷池邊餘波盪漾,蓮葉擺盪。

一路隨著尹衡踏入沁香院的管家冷著眼,看著尹衡提著燈,走在他的前頭,自己端著煎熬好的藥湯跟在他身後,一步一步地緩慢踏著步伐,走上迴廊沒多久,一股淡淡的香味入鼻,原來沁香院已在他們眼前了。

「你先把藥湯端進屋裡吧...」當尹衡這麼說著的同時間,管家的雙眼閃過星芒,端著藥湯的手一緊。

他還是應了聲”是”。

尹衡看著管家踏入沁香院的門檻裡頭,他隨即把燈籠中的燭火給吹熄了,然後再一腳隨之跨進門...

屋內的靜寂聲音和黑暗使得尹衡與管家面面相覷,一個疑問爬上心頭。

”人呢!?”

雪染應該在這屋子裡頭的,怎麼不見了?

對視了幾眼之後,兩人發覺自己的疑問都與對方相同,於是,尹衡打破僵凝的空氣,在黑暗中睜著眼:「會不會在外頭?」

管家怔著沒回話,他將藥湯先擱在桌沿了,「或許在池邊...」

「那還等什麼!?我去找他...」

管家見尹衡急忙地踏出門外,銳眸一瞅,悄悄地懷裡掏出一把懷劍,跟在尹衡的身後而去...

而,走出屋內的大門的尹衡邊走邊呼:「雪染?」雙眼四處望著,荷池邊沒見著半個人影,隨著他身後的是管家那對意圖不軌的眼神...

沒想到就在這時候,尹衡發現了獨坐於亭子中的雪染,他正垂頭沉思著,眼中掠過一抹慶幸的尹衡欣喜地高聲呼喊:「雪...」

雪染因而抬首,直直地發現尹衡身後的管家在霧中那不尋常的模樣,他的心頭跟著一擰,好像有事要發生了的預感使他急忙奔出亭子地來到尹衡面前,就在尹衡納悶他為何是露出那種憂心忡忡的臉色之際──

他失去平衡地被雪染推開,倒在地的他一個驀然回首,卻赫見雪染擋在他身前,左肩還插著一把刀刃...

然後,血流一地的怵目驚心...

尹衡啞然地看著這一幕,在他的耳邊只聽得見幾句話:

「...償命來!尹衡!」

「雪染...!你...」震愕的表情現出在與管家那不搭嘎的垂老的臉上,但隨即的,他隻手摘去偽裝,現出本來的模樣,尹衡這才明白,原來他的管家竟是那日的土匪頭子,楊立威。

震懾,讓他再度無言。

楊立威無言地看著雪染因為疼痛而刷白了小臉。

原來是這樣的嗎!?
這就是雪染在那一日告訴他”我不會阻礙你...”的真正本意!?

「這一刀...算是我代他還給你們的了...」雪染的唇角滴流著鮮血,抖著站不穩的腳,搖頭。

震撼還未退去的楊立威只得歎息,「也罷...你代他擋了一刀,那就算了...」語畢,在尹衡回神來喊人前,楊立威的身影已然快速地躍上屋頂,然後消失於霧裡頭了...
「後會無期...」自霧裡傳來這句話。

雪染聽了,這才安心地回頭瞅看尹衡沒了事,他在露出一抹微笑之後,雙腳登時一軟,意識便隨即墜入黑暗的深淵...

尹衡像是發了狂般的瞪眼大吼,「雪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