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亮的臥房裡,獨坐於床沿的楊立風一臉的陰驇,他緊緊地抿著唇瓣,雙拳握得死緊的,並且暗自咬著牙關,一股不言而喻的那種可怖的緊張感瀰漫著四周。

徐若思...

他以為他會是乖巧又柔順的,但是他卻不要臉地擅自去勾搭別的男人...!

楊立風一臉晦暗地想著,但是只要他愈想就愈氣憤,終於的,他的怒氣攀至頂點後便忍不住地仰頭破空大吼──

「徐、若、思──」含著暴戾之氣的眼神與漫天嘶吼的楊立風咬著牙,腥紅了眼絲。

不可原諒...不可原諒啊...
想不到他竟然跟子鈺一樣人盡可夫...!

好、很好!

楊立風陰著聲音,冷冽如霜的眼神和語氣都顯示著他即將崩潰的瘋狂,他沉默了三秒鐘後忽然仰頭大笑。

「哈哈哈哈!馬子鈺...我既然能殺你一次,就代表我還能殺你第二次...呵呵呵...」等著吧!
他會要馬子鈺和背叛他的徐若思後悔...
呵呵呵...

此時間,他身出手來到一旁的床頭櫃上拿起一張他與馬子鈺的合照,楊立風把馬子鈺和徐若思的影像重疊,迷亂的眼神直盯著照片上的人兒猛瞧,神情不太對勁,只見他一會兒哀傷、一會兒卻又咧開嘴微笑,眼神十分空然。

回憶著他與馬子鈺的點滴,只可惜照片上的人、事、物皆已成為了過去...

不復存在。

然後,楊立風丟開照片,探手自枕頭底下掏出一柄生了鏽的尖刀,上頭還帶了點暗紅色,接著便在瞬間回頭去將刀尖用力地刺入枕頭中、陰狠著表情將布料一一劃開,裡頭的棉絮一時滿天飛揚,隱約地遮住了楊立風的表情。

「因為...背叛者...該死!」冷著嗓音,無情地睨著滿天的絮花。

◎◎◎

一室的歡情。

「唔...我愛你...鈺...唔...」那名被喚為”風”的男子這麼說著,緊抱住懷中的情人,看著他因為激情而顯得迷亂的瞳孔與眼神,忍不住低首親親他的頰。

「啊...」少年撇首,咬住瑰麗的唇瓣,痛苦與極樂紛紛湧上全身,先前因為與他交合而感到些微痛楚,但是沒多久的,當麻痛一過之後便是快樂的時間,因此他留戀於楊立風的身下,也唯有他才能給他這種心與身體合為一的感受。

他愛他呵...好愛好愛...

男人邊奮力地扭著腰,邊瞇著懷疑的眼眸瞥著少年那咬唇強忍的表情,突然想起了他在圖書館前方見到少年與一名陌生的男人交談甚歡的情形,忍不住地嫉妒起來,盤問:「你今天...在圖書館見的那個男人是誰!?」

「你跟蹤我!?」少年聞言恚怒了,一把推開他,看著男人一臉的氣憤難平。

「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臉色極度扭曲地怒吼著,男人就知道少年一定不止有他一個情人而已,依他這麼大的需求,有了他還不夠,他一定還會再去找別人的!

少年見他不動了,臉色難看地鬆開他緊纏住男人那寬背的雙手,對於男人的不信任,他也十分不悅地攏攏頭髮:「拜託!他只不過是我的同學,幹嘛這麼大驚小怪的...」

當瞥著少年冷淡地否認他們之間的關係時,男人不太相信地撇著唇:「他是你新的情人是不是!?」

被質問多次的少年再也興奮不起來了,他離開男人的身下,隻手扯過棉被就裹住自己裸露的身子,冷聲:「隨便你信不信!或許真如你所說的那般,我就是有了新的男人!」原本這句只是馬子鈺不耐煩的氣話而已,楊立風只需要安撫他就沒事了,但是...

男人一個扯過少年,見他驚詫地回過那雙他吻過了不下數十次的美麗雙眼瞅著他,然後冷不防地一個欺上他的柔軟唇瓣...

被強吻的少年奮力地抵抗,沒料見對方的力氣遠比他還大上幾倍,就這樣又被男人壓回床上,「...唔...你這惡霸...你放開我!」掙扎著的少年勉強地伸出手來抓傷了男人的頰邊,瞬間,絲絲血跡自皮膚底下泛出來,一抹麻痛馬上襲上了男人的臉。

男人當場怒極,揚首打了少年一掌,打得他唇角破裂和沁血,少年眼紅地張口咬了男人一口,馬上在自己的嘴裡嚐到了血腥味道,怒極了的表情隱隱約約醞釀著風暴的男人悄悄地自枕頭下方抽出一把水果刀,然後在少年要下床之際朝他的背狠狠地插了下去──

一聲的驚喊逸出少年的口,「哇啊啊──」火熱的痛楚襲身的少年忿恨難平地回過頭來瞪住陰沉著臉的男人,訝然地想說些什麼,「...你這...」

孰料,男人露出一抹詭譎的微笑地突然抽出那把插入少年的纖背的刀子,聽得他因為疼痛而尖叫了一聲,然後他再把刀尖穏穩刺入少年的脖頸,少年的頸子上還有一顆斗大的黑痣。

最後,只剩下滿地的血紅和男人的那抹詭笑...

『哇啊啊啊啊──』

當徐若思在夢境中因為恐懼而尖聲喊叫出來時,夢也跟著醒了,他滿頭大汗地在自己的床上與一片黑暗中猛地一個彈起身,雙眼因害怕而睜大,小嘴不住地喘氣...

這時刻正好是半夜三點,自床頭櫃上的時鐘的鐘面回眸的徐若思撫著微濕的髮,閉著眼地低下頭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