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若思坐在沙發上頭思考,清冷的天氣使得他把四肢微微地縮在一起。

想著昨晚的夢境,那愈來愈真實的感覺令他忍不住心悸與害怕地縮著肩,無奈地垂著頭、無力地一個撫著額。
他把那夢境記得一清二楚、難以忘記。

自一搬進這間屋子裡,他雖然隱約覺得不對勁,但是他以為那是錯覺而沒放在心上,繼續安心地住了下來。
其實他本來不太相信自己的第六感的,但是經過了先前一連串的詭譎事件,徐若思不得不再正視這個問題。

他原以為那是他對房東的一種偏見,連帶也不喜歡這裡。

但是,現在看來卻好像不是這樣...

緊蹙著眉心的徐若思回憶起昨夜的可怕惡夢,他只記得最後的畫面停留在黑暗中,一張男人猙獰的詭笑和少年頸上的黑痣上頭。

黑痣?

徐若思一個怔愣。
他夢中的那個被殺死的少年的頸上有顆黑痣,而他前不久在楊立風的家中看見的那張相片的人的脖子上好像也有一顆像是黑痣的黑點,怎麼那麼恰好與楊立風的那位小情人同樣在頸子上呢!?而且還是一樣的位置...

這個疑問使他想起了之前安子剛對他所說的那句戲言:

”「欸~~你沒發現嗎?」狐疑地瞄著徐若思抬眸,「你的怪夢是住進這裡才開始,我們警方則是在這棟樓下找到分屍的屍塊啊!就地點來說幾乎是相同的...」安子剛看著徐若思依言轉動著腦袋思考,「以我當警察的幾年辦案直覺,或許有某種關係...」”

瞳眸一瞠,不會吧...

驟然青了整張臉龐的徐若思抖顫著身體與狐疑的心,啞然。

這整件事情實在是太過巧合了!
老天...!
難道真如安子剛所說的,這棟樓與分屍案件有關嗎!?

無措地將手伸進口袋內的徐若思思索著,不意地在觸及口袋裡頭的一張紙時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接著把紙條拿出一瞧...

這是他上次在楊立風家中撿到的紙條嘛!

仔細一瞧,上頭載明了是某家醫院的診斷單,持單人為”楊立風”,而其下寫著以藍色原子筆寫上的病名及病因,而因為一時好奇地往下看時的徐若思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

楊立風在多年前就得了”精神分裂症”還有”強迫症”。

震愕地瞪大雙眸的徐若思突然覺得身邊襲過一身的刺骨冷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