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明石 6



陰陽師與武士一快一慢地踱著腳步在幽深的樹林子裡頭無目的地晃盪著,直到武士覺得很奇怪地出聲輕問前方那抹似要拖著衣襬縹緲而去的白色身影,「晴明啊......」

陰陽師的步伐瞬間停了下來,然後回過半張美麗的臉龐、那如星子閃爍著淡淡光芒的黑色深瞳正有意、無意地瞥勾著武士,丹唇微微地輕撇、含笑道:「怎麼了,博雅?」

武士踱著小心翼翼的步伐跟上陰陽師、然後皺著眉頭轉動著頭顱,四處防備地望著:「你不覺得我們也走太久了嗎!?總覺得我們好像一直在同一個地方繞的樣子......」

陰陽師聞言後便深思了起來,沉默了一會兒才回頭對著武士說:「那好吧......蜜蟲!」武士見陰陽師一個輕呼,接著就不知道自哪兒跑出來的一抹纖細的少女身影持著一盞火把、立即出現在兩人的身前不遠處,又再度嚇到武士。

「嘩──」武士退了幾大步、瞪眼地轉頭望向此刻仍然笑意不減地對著自己微笑的陰陽師,「你又來了!晴明......」

陰陽師僅是微笑、不答地接著邁開步子,只見他接連地踩了幾步來到蜜蟲的身邊,接著再回頭對著武士和藹地招著手,「快點過來啊!博雅......」

武士只好扁嘴又遲疑地踏了過去,嘴邊還邊抗議地咕噥著:「蜜蟲跟著來也不跟我打聲招呼,結果每次都被你這樣整......」

陰陽師呵呵笑著,在蜜蟲出現的領路下,陰陽師與武士終於在繞過了一片深深的竹林之後來到一方無人的幽暗池塘邊緣,望著四週渺無人煙的恐怖,而陰陽師在武士看來仍然是那副輕鬆自若的模樣。

博雅唇邊喃了幾句。

真是的......

水面上一片的黑漆、池邊的樹梢悄悄隨沁涼的夜風晃動,陰陽師讓蜜蟲舉著火把站在原地好替博雅充當照明,然而他自己卻往前踩了幾小步,雙目炯炯地探查著四周有何奇異的地方,結果他就在池塘的另一方、他們三個人站的原地往對面望去,發現了保憲大人所提及的那顆矗立在池邊的怪石頭,於是他便提起自己的衣襬、走了過去。

武士發現了他的動作之後便背對著他焦急地呼了一聲:「晴明!你等等我......」

「博雅,你先別過來!」陰陽師連頭都不回地下了命令,先行喝止了武士的魯莽,然後再對著蜜蟲說:「蜜蟲,妳看著博雅。」

「是的。」蜜蟲微笑地應聲,伸臂攔阻了武士欲往前的步伐,武士只好交相望著蜜蟲的微笑和陰陽師的背影迤邐而去,皺眉。

「......那......你自己小心點!」

陰陽師無語地微笑著,「沒事的,我只是過去看看......」說著,陰陽師那刻意放輕的腳步已經踏過了旁邊的一條木橋、來到石頭的旁側,仔細一瞧後,他才發現了這塊石頭竟然生著類似人類的嘴、臉、五官;而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把頭一歪、準備觀察它時,沒想到那顆大石頭竟然當著他的面在瞬間睜開了雙眼,然後以眼角正大光明地睨著正在觀察它的陰陽師。

「小子,你是誰?」石頭擺出一副鬼臉,怪聲怪氣地問著仍舊是一臉從容不迫的陰陽師。

陰陽師的臉上泛出微笑,往後退了一步,「啊......你自己沒報上名來,卻要我先說出名字嗎!?」似笑非笑地揚起唇,陰陽師望著怪石正因他的話而皺攏了眉頭,似乎不太高興。

「啊......真是失禮的臭小子!」

對面的武士望著陰陽師好像正與那怪石談話,心一急地便推開蜜蟲攔阻的手,直接三步併兩步地踏過橋面到了陰陽師的身後,沒管蜜蟲也跟著上來的武士就把陰陽師給推到一邊,皺眉:「喂,你離晴明遠一點!」

怪石一聽之後便睜大了眼,隨著陰陽師馬上露出的傷腦筋的神情、轉眸望向武士,「這一次你真的害死我了......」

武士瞅著陰陽師那沒轍的神情一愣,不解地問:「我哪裡說錯了......?」

陰陽師懊惱地伸手撫面時,怪石卻露出嘿嘿的賊笑,「晴明!快點過來!」說著,怪石邊張大了那有如黑洞的大口,作勢欲咬陰陽師。

陰陽師抬首,神情隨著一愣,腳步卻自動地走上前去,在武士那訝異的目光下身不由己地對著怪石伸出手來──

糟糕......中咒了!

就在陰陽師怔忡間的,眼看怪石即將達成目的,一旁的武士忍不住急地把陰陽師一把拖住、隻手伸往前方抵住怪石的時候,怪石就順勢把他的手給吞了進去了。

傻愣地感覺手指前端傳來的悶痛感的武士一個糾結了眉心,引得他身邊被推開的陰陽師一訝,「喔......真的會痛!」

「......」陰陽師有點無言又詫然地瞪著武士的手臂前端就這樣沒入了怪石的口裡。

哎呀呀......
創作者介紹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