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狐女 3



陰陽師在蜜蟲退到牛車的旁邊、博雅訝然地轉頭瞪向陰陽師之時,只見陰陽師以半面的扇子遮住自己的半張臉、只露出一對微瞇的鳳眸,對著牛車前方站定的那抹纖細白影輕聲地說:「請問您有什麼事情嗎!?」

那白衣少年輕笑著地朝了陰陽師微微一鞠躬:「我今日知曉了安倍晴明大人即將通過這裡,所以我便在此等待您已經許久了,我沒有什麼惡意,還請您放心......」

陰陽師聽畢之後便微笑地一個闔起扇柄,興味地挑起一邊的眉,「哦!?那麼您所為何來!?」

武士望著陰陽師與少年一番客氣而生疏的談論、一邊皺眉,心想晴明不知為何還對這位突然出現在牛車前方的白衣少年使用敬語,因此覺得很是奇怪,明明這個少年表面看來只不過是大約十幾出頭的孩童,晴明卻一再地稱呼他為『您』,似乎有點不尋常......

少年撇唇笑了,陰陽師便望著這位少年正慢條斯理地自懷裡摸出一小罐的瓷瓶,然後把它放在自己的兩手掌的掌心上呈陰陽師,接著便啟口輕聲地說:「我現在知道安倍大人即將前往哪裡去,如果安倍大人收下我這瓶東西,便能很輕易地解決您即將遇上的困擾......」

陰陽師轉著眼,不說話也沒有任何的動靜,直到面前的白衣少年再度開口,「安倍大人切莫誤解,我這樣做也只是為了我的宗室的親人們,其實不瞞您說,您即將遇上的問題與我的妹子有關,因此,我希望藉著這樣東西解決這件事情......」

「......」陰陽師仍舊沒有說話,只是深深地瞅著少年,在少年的身上似乎發覺了什麼的一個勁兒沉默,而陰陽師的默默無語終究招來了武士的疑問句。

「晴明?」武士轉頭試著輕呼一聲,難道晴明是聽到睡著了嗎!?

經過了武士的一個呼喊之後,陰陽師似乎有了反應,「您說......」看著少年微笑地歪著首,疑問的笑意滿載了整張臉,「您確定這一樣東西不會有任何的副作用嗎!?」

少年笑著點點頭,「是的。」

「好吧!那麼我就幫您這個忙......」陰陽師笑語著,隨著少年聽聞了陰陽師答應的這句話而瞬間產生的一抹燦爛的笑顏出現在臉上的同時間,陰陽師也讓蜜蟲款款地走上前去代替他自己接過那罐小瓷瓶。

「在下真是感激不盡了,安倍大人......」白衣少年深深地朝著陰陽師一個鞠躬後,便隨著空氣緩慢地消失在三個人眼前。

陰陽師與蜜蟲微笑地看著點點螢光消失在夜裡的颯颯冷風中,而武士卻還是那張渾然不解的臉色。

「......那個少年是誰啊?晴明......」

「......」

陰陽師但笑不語地讓蜜蟲走近牛車、接著伸手擱垂下布簾,轉身再度與黑牛一同馭使牛車、直接向目的地行走而去,武士最後的那句問句也就隨著空中飄盪的道道冷風倏然地消失在天地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