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狐女 4



天際邊的星子閃爍著點點光芒、月輪已經爬上了樹稍。

陰陽師與武士乘著牛車來到大納言的府邸的大門外,夜裡那涼颼颼的風兒吹過兩人的衣角與面龐,帶起了一抹衣浪翻飛與兩張慎重的臉色。

陰陽師與武士在牛車的前頭下了車之後便見自大納言的那扇府門已經被打了開,不久之後便自門裡走出一位年紀稍長的男人,似乎是僕役;於是兩人站在原地等他靠近。

那個褐衣僕人卻走到兩人距離一步的面前深鞠躬,然後畢恭畢敬地對他們說:「源博雅大人、安倍晴明大人,請兩位大人就隨小的來吧!我家大人已經久候了......」

於是,兩個人便交換了一樣眼神,接著便隨著那名僕役走進府邸大門了。

隨後不久的,僕人引領他們來到一間房門之外的一條窄廊上,屋子的西邊有棵松樹,東邊是個小池塘,樹上偶爾有夜裡活動的夜梟在其上停佇,發出咕咕的叫聲。

廊板上頭坐著一名留有鬍鬚的男子,正嚴肅地朝他們看來,陰陽師與武士在被僕人領到廊上的後段之後便在僕人的說明下、對著仍舊坐在廊上的那名男人的恭謹神態下緩慢地走上前去。

「源博雅大人、安倍晴明大人,兩位辛勞了......」那個男人坐在原地彎腰、深深地對著陰陽師與武士鞠躬,「請您們也坐下吧!」

「是的,大納言大人......」

兩人各自謝坐之後便按照男人的要求,坐在男人的前方與男人相對面。

「......百忙之中還讓安倍大人前來,真是不好意思......」男人客氣地寒暄著,轉頭望著陰陽師那張沉靜的面龐,似乎因為陰陽師的無動無衷而微微訝然,好像真與傳說裡的陰陽師相符。

源博雅無言地撇首望著陰陽師,心想其實晴明只是因為近期的祭典準備而顯得心情有點差,因此才會面無表情,並非是公事繁忙。

「客氣了......大納言大人,我已經先在源博雅大人的口中聽到了大略的事情,然而,您是否可以詳細地說一下最近您的公子與平時一些不一樣的怪異舉動讓我們知道?」

男人點頭,「我兒子其實是個知書達禮的人,平時也沒有什麼交往的對象,但是最近的他都一直不肯出房門,與之前喜歡打獵的他更是判若兩人......」憂心忡忡的男人只抬眼望了仔細思考的陰陽師與武士一眼便又繼續往下說:「更奇怪的是在每個月的月圓的那一天,他的口裡會整天一直喊著一個從來沒有聽過的女人名字,但是不論我們問他什麼,他卻都搖頭不語......」

「哦?」陰陽師挑眉。

「好像叫什麼『阿紫』......」男人攲首想了想,忽道。

結果,陰陽師卻露出微笑,「那麼......我知道了!」

「啊?你知道什麼了啊?晴明......」武士轉眸回望著笑容燦爛的陰陽師,忍不住地發出疑問。

「你等一下便知道了......」陰陽師對著武士笑語,接著再度轉眸望向男人,問:「可以請您帶我們走一趟令公子的房間嗎!?」

男人點頭,半直起腰正要轉往廊上,「是,請兩位隨我來......」
創作者介紹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