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狐女 5



漆黑的夜,圓月上了梢頭。

繞了幾圈、轉了幾轉,大納言領著陰陽師與武士來到一間格子板窗全都遭到釘死的一間屋子前方的迴廊上,待男人停下了腳步之後,陰陽師與武士不動聲色地互瞄了一眼,都覺得這樣子的狀況很奇怪。

於是,陰陽師首先打破了沉默,在大納言回身來後發問:「大納言大人......敢問您為什麼這麼做?」

大納言的神色在聞言之後便轉成複雜,沒料見武士也跟著陰陽師的話尾,接著轉頭疑問,「是啊......為什麼您將所有的窗都封死了?」

在兩人炯然的目光下微然歎了一口氣的大納言只得說明:「其實我是想......如果我兒子見不到他口中的『那個女人』,他的病情應該會好轉,所以便要人把有的窗子全都封起來,但是『那個女人』卻還是有辦法進門來.......」

陰陽師狐疑地挑眉:「『那個女人』?大納言大人,您是否隱藏了什麼事情忘記說明了呢?」

武士也發出疑問地皺著眉,隨著陰陽師的話瞄向大納言;大納言只得再度歎息,然後緩慢啟口:「......是這樣的,我曾經在月圓的夜裡秘密地跑到兒子的房門外偷聽,沒想到聽見了我兒子正與一名陌生的女人徹夜交談......」

這一次換成陰陽師大皺其眉,「......那麼,您聽見的那女聲除了與令公子交談還有其他的嗎?大人......」

大納言卻是在幾次嘟嚷之後便微然闔上了嘴,神色吞吐,「......呃......」

「如果您不方便說,那麼我也不勉強,那麼我就無能為力了......」陰陽師旋身後這樣說著,無意外地瞥見大納言見他似乎有意到此為止時那抹驚慌地瞪大眼來的神情、武士則是一個愕然地抬眸,訝呼了他一聲。

「晴明......」

「......」

陰陽師微笑,「我們走吧!博雅......」

「可是......」瞥著陰陽師轉身欲走的武士再回首望著大納言那副為難的樣子,忍不住心軟地說:「大人,您有話直說便可,我和晴明絕對不會洩露出半句的......」

大納言恍惚抬頭來望著博雅不像是在說謊或是敷衍的臉色,再度歎了歎、一呼:「安倍大人請留步!其實......我兒子......與那不知從何而來的女人做了『那種事』......」猶豫著說畢,男人瞥著陰陽師突然止住了腳步、回過頭來對著他微笑。

「是嗎?那麼......看來我先前的推斷並沒有錯了......」陰陽師淺笑道。

大納言與武士沉默著。

「請把這間房的門板打開吧!大人......」陰陽師再走回頭來,輕聲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