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狐女 7



陰陽師神情不悅地蹙眉,似乎感到不太高興,瞥著那位美麗的女子那刻意打量他的神情,然後繞著他的四周轉了幾圈而露出的一抹鄙夷笑顏。

「妳......自哪裡來的?膽敢如此不識相地搶走姐姐我的獵物,難道妳想試試誰的魅力比較大嗎!?」女子輕蔑地垂眼,語畢之後便抬起銳利的雙瞳盯住陰陽師正以隻手攔住武士欲上前來的動作,轉而旋身對著女人。

「妳為什麼一直纏著這個男人不放?」陰陽師轉著眼珠問著,好像很不解女子如此做的原因,既然她的身份已經被人識破了卻又留戀不去,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空氣裡頭瀰漫著一股緊張感,陰陽師與女子面面相覷著,忽然間一陣沉默。

沒多久,女子便款款露出微笑地昂高下頷,對著陰陽師的臉面伸出手來、撫上,然後嘖嘖有聲:「哎呀呀......」眼神透著一抹金芒的女子的指尖為之一頓、鼻端前方似乎嗅到了些許異樣,似乎在她的纖指間感受到了些什麼的,抬眼望著陰陽師,再道:「妳......難道是我的同族!?」

陰陽師不答而笑,或許女子聞到的是剛才那位白衣少年的氣味吧......

「那並非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陰陽師輕聲,抬眸覷向女子撇唇,「妳還是要那男人的性命嗎?」轉眸瞥向榻邊的男人正以種崇拜的目光望向女子,女子也察覺了的地對著榻邊的男人露出一朵曼妙的微笑。

「沒錯!狐狸,都是重情、重色的;而且,慾望是我們狐族本色......不論是吃的或是其他......」女子不馴地頷首,在望向陰陽師之際,卻轉成了一抹輕浮的訕笑,輕佻地把纖指觸到陰陽師那有如美玉般的俊臉上頭,「妳想試試看嗎?」

陰陽師努唇,眼底閃爍著一抹星芒,「......」

武士驚慌,「晴明......」

「那麼,在妳取那個男人的性命前,我有樣東西要代人交給妳......」陰陽師沒有正面回應,靈機一轉地輕聲道。

「哦?」女子狐疑地望著陰陽師在懷裡掏出一罐瓷瓶來,接著遞予她。

「請妳看看吧!」陰陽師笑望著女子懷疑地瞪了他一眼之後才緩慢地接過瓷瓶、接著猶豫地打開了塞子,一探究竟──

然後,女子的眼瞪著那瓶裡所裝的物事而怔愣在原地許久,當她瞠眼回神來的時候,陰陽師的笑容不減反增,看著女子忽然間朝著他一個咬牙,悶聲。

「該死的......妳在來這兒之前究竟遇上了誰?」女妖咬牙切聲地問,但見陰陽師聳聳肩。

「是一位大人物......」

女子聞言便嚇得汗毛直豎,接著便頭也不回地匆忙拿著瓷瓶轉身離開了,走時還聽得她的唇邊還重重地咒聲:「該死!他的命我不要了!......」

陰陽師微笑、博雅愣在原地,「啊!解決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