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在晴明邸門外搭上了自家的牛車後之後,便由僕人引領著牛車緩慢地駛在大路上頭,這時已是傍晚,偶爾吹來的陣陣晚風中夾帶了一點溼意、微微地掀開了車簾,而後就這麼輕輕地拂過了博雅那張剛毅的面龐。



博雅輕輕地以鼻尖嗅了幾下,晚一點似乎會下雨。


一路上只聽得見牛車的車輪聲軋軋地碾過路上的碎石,還有自天際飛過的烏鴉發出的詭譎叫聲,但是牛車依然不受影響地駛在大路上,直到車前的僕人發現一絲的不對勁為止。


大路的盡頭仍舊在遙遠的前方,過於冗長的時間裡,僕人只是按著回府的路途驅牛前進,只是在一刻鐘之後,當他發覺了他們四周的景象似乎沒有什麼改變的時候才驚慌地停下了趨前的步子,然後拉住了繫著牛隻脖子的橫軛,接著奔到車後向主人稟告,「博雅大人!博雅大人!」


博雅自車後探頭出來,訝異地望著自家的小僕,疑惑地說:「......還沒到啊!?不過,都走這麼久了......」怪了,平時這個時候早就該到家了,但是牛車怎麼還在這條大路上繞著呢!?他不可能記錯自己的宅子的啊!


「不是的!」僕人急忙解釋,「博雅大人,我們好像遇上什麼了......」


「遇上什麼......?」博雅訝異地瞠目結舌,聽著僕人告訴他的這個答案,令他憶及當他還未離開晴明邸之前,晴明親手交給他一張符咒,說是要給他保平安用的......


對了,就是這個!


博雅不語地自懷裡掏出那張繪有五芒星的符咒,緊緊地握在手心裡頭。


「博雅大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僕人仍舊驚慌無措,只好開口詢問主子。


心底浮上了晴明特意叮囑的話,博雅凝重著臉色,抿唇:「我們就保持著這樣不要動。既然遇上了不知名的妖物,現在也就只能等待了......」


「是......」僕人回應,於是心焦地回到牛隻旁邊待命,而車裡的博雅則是隻手握緊晴明給予他的符咒,擰眉。


「晴明......」望著手裡的五芒星,他希望晴明的符咒可以保全他......


這時,夜晚來臨。


夜風張狂地吹遍了整條大路,而詭異的漆黑也緩慢地取代了四周,靜謐的大路上頭蔓延著極為詭譎的沉默;車外的僕人焦慮地望著四處、車裡的博雅則是緊張到雙手冒著汗,不住地吞嚥著口水。


突然間,一陣暴風掃過大路、激起煙塵滿天,博雅面前的車簾被吹垮,過大的聲響讓博雅一時震驚地抬眸,心跳急促地瞪著什麼都看不見的前方。


「什......什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