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龍飛騎著愛駒前往錦王府,沒多久之後,他順利進入了王府、被管家迎入王府內裡等待,「將軍,請您先在廳上等等,小的馬上去請王爺......」

還在為了錦王幫助馬芸芸一事生氣的應龍飛的臉色跟著一沉,頓時不語地點點頭。

隨意地挑了一個位置坐下來的應龍飛一邊品嘗著由秋楓端上的好茶、一邊耐心等待著,沒想到過了一會兒之後,錦王與錦王妃便出現在廳門口,而他們在發現來訪的人竟是應龍飛之際,便不約而同地相互覷了對方一眼,心照不宣地攜手走入廳上。

「喲,木頭,你今天也很閒嗎?可是本王怎麼記得皇上才剛交給你幾件麻煩事要處理......你這樣放下公事就過來好嗎!?」錦王帶著愛妻坐在廳上的那張貴妃椅上,而後才將視線挪向底下的應龍飛,剛好也見他一臉不快地朝著他們看了過來,而,見這模樣的錦王心底便已明白了大約了七、八分。

應該是來算帳的吧!

「哼!」應龍飛冷冷睨著錦王,「這還不是你害的!?」眼神銳利地瞅向似乎不太想認帳的錦王爺,冷笑地質問:「是你幫馬芸芸的吧!?不然她怎麼知道要拿銀月與流星劍譜來跟我談條件!?」

瞄著應龍飛氣呼呼的樣子,錦王撇撇唇,不甚在意地說著:「是又如何!?本王這只是回報你一下而已。」誰讓應龍飛這傢伙仗著老友身份就大剌剌地陷害他多次有了!?他又不是省油的燈,早晚回報回去而已。

「你......」應龍飛頭痛起來,原來錦王還在記舊帳,而且還趁勢回報他一筆,失策啊......他不該以為錦王是個君子的,其實他是不折不扣的小人!

看著兩個大男人在那邊耍著唇槍舌劍,眉小鈴自責地對著廳下那不甚開心的應龍飛開口了:「對不起,應將軍。是我要求王爺幫我的,因為我想讓芸芸開心......」她不曉得原來錦王會答應幫芸芸還因為應龍飛曾經得罪過他一事。

真是複雜。

「錦王妃......」原來她也是幫兇是吧?

「妳幹嘛跟木頭道歉!?那是他欠本王的!」說完,錦王還面色不悅地瞪了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應龍飛一眼。

應龍飛翻了翻白眼,「還你、還你啊!」哼了聲,「倒是那馬芸芸,你這號稱智多星的錦王爺能否幫我想個辦法啊......」被人死纏真的很麻煩!尤其她還像是一顆牛皮糖一樣的黏呼呼。

眉小鈴忍不住皺眉,「應將軍......」他這麼討厭芸芸嗎?

「你自己想辦法解決。」錦王冷冷回道。

「喂──你......」嚇!居然見死不救!?

「我們只是局外人,真正該怪的是你本人的男色。」錦王瞄了眼應龍飛,真不知這根木頭哪裡好了......

額上滑下整排黑線,應龍飛張口結舌,「啊!?」錯的人怎麼會是他啊!?別鬧了......

「那女人喜歡你。如果你不主動開口拒絕她,她是不會聽的。」錦王再次提醒道。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