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時之後,應龍飛仍舊埋首在案上,恰好回完一封信件的他將信置入信封裡後,側耳便聽見了門外傳來一道輕巧的叩門聲音,頓時讓他回神來,「進來。」拋下這句話的應龍飛將信件先擺到一旁,抬頭後便望見馬芸芸正端著茶水從屏風側邊繞走進來。

應龍飛驚訝地睜大了雙眼。

不是說她怕他還生氣著,因此不敢與他面對面的嗎?

瞥著應龍飛蹙攏起枚尖、一副狐疑的樣子望著她瞧,馬芸芸不禁笑開了圓臉,頰邊的笑窩甜甜地綻放,她趨近案邊,「將軍,我來給你送茶......」

覺得馬芸芸的表情很奇怪的應龍飛暗地咕噥著,而後才對著她說:「放著就好。」語畢,瞅著馬芸芸居然乖順地按著他的話照做的樣子,他忍不住發出疑問,「我記得管家說妳害怕我生氣,因此不敢過來。那妳......」眸光挪向茶杯時,馬芸芸似乎瞭解了應龍飛未說明的下文。

「我是來給將軍賠罪的。」馬芸芸毫無心機地露出微笑,答完之後便轉身要離去,她還記得應龍飛好像不怎麼喜歡看到她的這一點,為免除雙方的尷尬,她還是快速離開好了。

「等等。」訝異馬芸芸的態度如此大方與自然,而且完全沒了之前的那種糾纏模式,應龍飛覺得怪怪地扭著脖子,破天荒地開口喚住馬芸芸那即將飄然而去的背影。

難道她是因為顧慮到他,才......

「......我根本沒把那件事放在心上,所以妳可以不用跟我道歉。」應龍飛訥訥地說完後,馬上就發現馬芸芸那張圓臉上綻出有如陽光般耀眼的光芒。

「真的嗎?」馬芸芸瞬間笑了,「將軍真的不介懷了?」

「我說是就是了。」被馬芸芸的眸光給盯得不甚自在的應龍飛忍不住伸手端捧起剛剛送來給他解渴的熱茶,小心地啜飲起來,好遮掩他頓時而生的那份彆扭感,反觀馬芸芸則是揚唇笑了,仔細地注意起應龍飛的臉色表情。

「這樣我就放心了......如果因為我的任性給將軍帶來什麼不快,那麼就違反我原來的真意了。」馬芸芸真心地說著。

任微甘的茶水滑過喉際,應龍飛望著她臉上的甜笑微訝,沒想到她......

「如果將軍沒事,那芸芸就先離開了。」微微頷首,馬芸芸淺笑。

「妳......呃,我是聽管家說妳想去廚房學東西?」其實他滿好奇的。

「其實也不算學,事實上我還滿喜歡廚房的工作的。」她最近有時間,所以才想要來試試前不久才研發出來的東西的味道如何。

「哦?」應龍飛詫異地瞪眼。

「是的。如果芸芸把最近剛發明的東西做成成品比後,還希望到時將軍能夠替芸芸試一試味道。」

「當然......」

馬芸芸扯扯唇,轉身往前走了幾步,但是她好像在忽然間又想起什麼來的回頭望著應龍飛,問:「將軍,那杯茶的味道......好嗎?」

沒料到她會如此一問的應龍飛稍稍一怔,然後才說:「唔,味道不錯啊!」與他昨日喝過的似乎不太一樣......不過這味道真的很特別!

「那就好。希望將軍會喜歡這種味道。」馬芸芸開朗地說完後,這才悠然旋身踏出了書房,只留下有點詫異的應龍飛低首瞪住自己手裡的茶水已經涓滴不剩的杯底發愣。

這茶......是她親自沖的?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