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望著馬芸芸在房裡四周好奇地轉動著螓首探看的模樣,應龍飛笑笑地用完了盤子裡的點心,然後拍拍衣上不小心沾上的碎屑、一邊自蒲團上頭站了起來,耳畔只聽得馬芸芸在觀察完室內所有的擺設後,回過頭來。

「咦?你怎麼沒把銀月放進來這裡?」馬芸芸睜著一雙眼,面色第一次露出不悅的情緒,望著應龍飛聽完之後,跟著露出一絲複雜的神情,有點受傷地開口:「難道......將軍是嫌棄芸芸送的禮嗎!?」

望著馬芸芸哀怨地說著、一邊垂首的失落樣,應龍飛努努唇,卻不知道該不該把實話說來地猶豫著,「我......我並非是嫌棄妳送的東西......」而是只要他一見到銀月劍和劍譜,他就會想起當初馬芸芸將它們送到自己手裡的原意啊!

而他,並不願讓自己的感情與婚姻成了一樁交易。

只是,站在他對面的馬芸芸似乎不懂,歪首疑惑:「那是為了什麼呢!?」

「這個......」應龍飛窘迫地跟著轉身,走到一旁架著各式兵器的長架邊沿,佯裝自己正專注地賞劍,一邊卻發出一串懊惱的沉吟;但是馬芸芸見他一副想要逃避的模樣,便硬是把圓臉湊到他面前來,讓他無法避開。

「將軍,究竟是為什麼嘛!?」如果她得不到答案,她絕對會耿耿於懷一整晚的......

再度被煩到想抓頭大叫的應龍飛忍不住閉了閉眼,然後轉眸瞅著跟他要答案的馬芸芸,接著緩慢地攏起眉來,先是沉默了好一下子之後才沉重地啟口:「其實......我並不想因為銀月和那劍譜就犧牲我的感情與終生大事。」

馬芸芸聽了,不禁訝愕起來,小聲嚷道:「可是那是我要送給將軍你的東西,就只是這樣而已!」

「只是這樣?」應龍飛蹙眉。

「嗯。」馬芸芸乖乖地點點頭,說:「我並不想要求將軍你一定要因為銀月或是劍譜的關係,而對我做出某些補償啊!那兩樣寶貝只是我很單純地想要拿來送給你罷了......」她望著應龍飛詫異的面龐緩緩笑著,「反正我老爹拿著那銀月也不能幹嘛,倒不如給其他可以使用的人嘛!而且,我爹都已經年過半百了,還拿著那把銀月劍的畫面,能看嗎!?」語畢,她望著應龍飛因她拿著俏皮話來糗自己老爹的這一段,瞬間忍俊不住地笑了出來。

應龍飛為她的形容而捧腹大笑,「哈哈......哈......」她可真是有趣!

「哎呀......這些話你聽聽就算了,絕對不可以跟我爹說喔!」皺皺鼻尖的馬芸芸伸出食指擱在自己軟唇上頭,示意應龍飛不可以將她今日的話給洩露出去,「不然他肯定會禁我足的......」

應龍飛呵呵笑著,忽然覺得她這一點真是可愛,「喔,這沒問題。」

「那就說定了,這下子你也成了共犯囉!」馬芸芸燦爛地微笑著。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