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順利地回到總部裡的專屬房間的風川若夜無語地咬著唇瓣,一臉的蒼白如紙讓凌希寒忍不住憂心忡忡地緊鎖著眉頭,眸子裡裝滿了擔心。

「喂,狐狸,你還好吧!?」不確定地扶著他在沙發上坐下來休息和喘口氣,凌希寒連忙動手拿過一杯茶餵他,「喝口茶吧!?」

風川若夜對著那遞至唇畔邊的茶杯緩慢地搖著頭,他現在一點力氣都沒有,就連搖頭說『不』的否決力量都沒了。

於是,在確定了風川若夜的意思之後,凌希寒默默地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暗地裡輕輕地歎了一口氣;唉,這個人就愛逞強,真是的!

「我......這幾天會沒有半點的行動力,所以,別來打擾我了。等一個禮拜之後,我的氣力自然會恢復過來的。」有氣無力地說了一串話的風川若夜頓了頓,然後抬眸就看見凌希寒那紅紅的眼眶。

「呃......妳......」

凌希寒忍著害怕開口:「這樣喔?那......你會不會死啊!?」嗚嗚......要是他有個什麼,她會很寂寞的啦!

她的這句話頓時讓風川若夜忍不住地斷續笑出聲來:「我......呵呵......」啊,沒想到他就連想扯動個嘴角都這樣費力;忍不住歎息的風川若夜勉力地扯起唇來,淡聲道:「不會死啦,只是我用光了靈力而已。」話到此的風川若夜突然感覺到臉上落下的一陣濕意。

咦......難道是天花板漏水喔!?那一定是隱塵太省了,就連他的房間也給他搞得馬馬虎虎的,真是的......

但是,此時一串的哽咽聲音立即打破了風川若夜的沉默,「我不知道,會這樣......如果我曉得,我就會阻止你了!別再亂來了,好嗎!?嗚嗚嗚......笨狐狸、笨蛋啊你......嗚......」透明的淚珠像小雨般紛紛掉落,使得風川若夜瞬間睜大了眼睛,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第一次......第一次,有人為了他掉眼淚啊......

登時,感到心頭漫上一抹暖意的風川若夜緩緩閉上了眼睛,喃喃道:「妳啊,真是個異數。」一個專屬於我的異數。

拭去眼角滑出的淚水,凌希寒不快地扁嘴抗議,「說什麼啊你!嗚嗚......你真可惡!就算你受傷了還是要欺負我嗎!?你這隻臭狐狸!」如果不是他受傷了她一定狠狠地搥他幾拳。

呵呵!

風川若夜的唇畔漾起一抹淺笑。

此時,經由窗櫺穿過的微風輕輕撫著風川若夜的髮絲,滑過凌希寒那頭烏黑的頭髮,揚起她的衣角,吹走了她的淚,但是卻帶不走風川若夜那張俊臉上忽然顯現的漂亮笑容。

妳呀,老是讓我疑惑,讓我總是搞不清楚在我面前又怒又笑的妳到底是男是女......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