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來還想著要來當你的軍師的,不過,看來這下子可免了!」雷隱塵踱步走到沙發前方,然後跟著坐了下來,一邊徐緩地說著,一邊毫不客氣地端過狐狸準備好的冷飲就口喝了起來,期間還略微抬起頭來瞟了風川若夜一眼。

氣定神閒的風川若夜哂笑著,微然地撇撇唇角,如果要說誰才有那種資格當他的軍師的話,這個人絕對不會是雷隱塵。

「嘿!別太高估自己的能力呀!要比起我的聰明腦袋,你還是硬差我一大截哪!」漾著一臉壞心的風川若夜綻出一抹似要氣死人的微笑,懶懶地開口說著,一邊瞧著大木頭的反應,本來想好好虧他一下的風川若夜卻失望了。

因為雷隱塵什麼表示都沒有,當然也沒有生氣;只見他緩慢地揚唇笑著,而那抹詭譎的笑容也愈來愈大,存心教風川狐狸覺得礙眼。

「喂、喂,你那是什麼莫名其妙的笑容啊!?真是刺目......」風川若夜不悅地皺眉,狐疑起了怎麼這根木頭今天的表情特別多,多到讓他想狠狠打上他一棍哪!?

「沒什麼,只是覺得你與其在這兒說大話,不如趕緊想辦法留下那個人要緊。」聳聳肩,不知何時已經學會了風川若夜的絕招──『打蛇隨棍上』的模式,雷隱塵吃吃笑著,那張俊顏上所含的看戲表情與興味都教風川若夜覺得異常感冒。

誰叫這隻狐狸難得現出他的弱點呢!?害他們之前受到狐狸狠狠『照顧』的閒雜人等都等著看笑話了。

「對哦!顧著跟你拌嘴,我都給忘記了!」他的確得趕緊想一個拖延戰術才是。

「兄弟,我想敬告你一句話,該說的時候就要說出來啊!千萬別等錯過了才再去後悔!」雷隱塵淡笑著,望著風川狐狸微一聳肩。

「哎呀,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啊!」

雷隱塵不敢茍同地搖頭,「你真要這麼想的話,那你又為何會錯過『那個人』呢!?」意有所指地淡瞟著聽見雷隱塵這句話而臉龐失了血色的風川若夜,只憑這句話就能將他的話堵死。

風川若夜愀然變色,沉默著不說話。

「喏!你應該明白才是!錯過了這一站......下一站是否是你所想到的站,那可就不一定囉!」語重心長地說著的雷隱塵已經說完他想說的話了,而杯內的茶飲也已經見底,於是他緩緩起身,朝著大門外頭踱去,當他的身影消失在門口時,風川若夜這才回眸望向身影消失的地方。

「謝謝你,隱塵。」他完全明白他所說的。

他現在已經非常確定一件事,那就是──他絕對不想失去凌希寒!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