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風川狐狸,你先等等,我有話要問你。」伸手微微推開風川若夜朝她靠近的那張俊臉,凌希寒赧紅著頰,她得將事情先整個弄清楚才行!

她不要這樣不明不白地任他予取予求、呼來喝去的,她凌希寒再怎麼說也是凌雲門內特殊部門的長官──凌傲日的小妹!

風川若夜不耐煩地望住她,咕噥著:「妳還真是會破壞我的興致啊!受不了妳......」翻著白眼的風川若夜在嘴上雖是如此抱怨,但是仍然拉過凌希寒一同坐到後園中的一張雕花椅子上頭。

凌希寒紅著臉蛋,馬上開口當場提問出她一直很想知道的一個問題,「風川狐狸,你今天到底是受到什麼刺激啊!?沒想到你竟然會向我這個要臉蛋沒有、要身材也沒有的乾癟小女生告白,這真的是太奇怪了!」微瞄了風川若夜一眼,她想了想,又改口。

「不對!這簡直就是”奇蹟”了嘛!」雖然她還是不太能夠接受他的真心告白,但是她得弄清楚這隻狐狸又在打什麼壞主意,不然她一定會連睡覺都睡不安穩的!

風川若夜白她一眼,輕輕地吁了口氣,「妳想知道!?」

「嗯!」

望了她一眼後,風川若夜才侃侃而談,「起初,遇見妳的時候我並不以為然,只當妳是個對手,一個有趣的對手,但是......」

「嗯!?」

「但是──」風川若夜慢慢地抬起頭來,以堅定的眸光瞅住她,「因為妳跟我太像了,所以有段時間我很排斥妳......」

凌希寒跟著點頭,訥訥地道:「好像是有這回事......」記得那時候,她還因為他的疏離難過了好久,甚至於在雷隱塵的跟前落淚。

她尷尬地咬著下唇。

「後來,是妳漸漸改變了我。」風川若夜柔下了雙眼,面露猶豫地伸出一隻手來緊緊握住凌希寒的纖手,馬上跟著感覺到一股溫暖的熱流正透過自己的掌心緩慢傳遞到他的心坎裡。

「妳讓我了解,沒有完全相像的另一個自己!我曾經疏遠妳,但是仔細一瞧,我發現我們並不相同,妳是妳、我是我!」

凌希寒定定地望著風川若夜,不語;其實他說得沒錯,世界上再找不到另一個相同的自己,因為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或許自己跟某個人在某方面是相像的,但是卻是不相同!

「我也是這麼想,風川狐狸......」

「我想告訴妳的是,不論我到底是如何的人,妳都會一樣包容我,對不對!?就算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壞人也一樣......」回瞥了凌希寒一眼。

「嗯!我同意,因為我認為”你就是你”啊!不論你有幾個面具,你還是我認識的風川若夜,那隻狡猾的聰明狐狸,是吧!?」解開心結、頓時笑得十分包容的凌希寒對著風川若夜這麼說,忽然間,她看著風川若夜垂下頭來。

「不過,也就是因為這一點,所以我想抓住妳......」風川若夜在瞬間抬起頭,笑望著面帶驚訝的凌希寒,「世上或許再找不到一個跟妳一樣的女孩了,既特別又吸引我的......」說到後來的風川若夜竟然悄悄地泛紅了雙頰,跟著握緊了她的手,令凌希寒看得嘖嘖稱奇。

沒想到狐狸也有這樣可愛的一面啊......

「我還有些事想一併告訴妳,妳想聽嗎?」風川若夜正著臉色,神色因此刻似乎要說出什麼大秘密般的嚴肅,反正他都已經認定是她了,不如趁著這個機會說出來。

「嗯,什麼都好,說吧!」凌希寒笑得亮眼。

「我......」風川若夜小聲地囁嚅著、臉色猶豫,本來想著該不該揭露出這件事情的,但是既然他現在已經決定向她全盤托出了,那麼他也就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我曾經愛上我的繼母。」

凌希寒一聽完便臉色大變地突然直起身,令風川若夜露出了一抹苦笑,但是為了顧及他,她還是隱忍住這句話帶給她的驚撼,頹然又坐回原位。

「風川......」她沙啞著聲音,「你......」聽見他這樣剖白自己的過去,凌希寒說是不難過那是騙人的,只不過她更加覺得晴天霹靂。

「嗯......那段時間我真的好痛苦,因為她是我父親的愛人。」他握緊了雙手,臉上充滿著痛楚的表情,但是,過了好一會兒他卻又回過頭來,對她說話:「那時候......呃,我是指之前的那一次宴上,還記得我逼問妳的那件事嗎!?」

她點頭,「嗯,那時你的臉色很嚇人......」原來如此!原來他是因為見到許久沒見的故人而──

凌希寒難過地皺眉,不知道他現在是否還是愛著他的繼母呢!?

「但是,妳卻在那時候闖入我的心底。」她驚訝地攏眉,望著風川若夜正伸手勾著她的纖臂,語氣暖暖地道。

「謝謝妳!妳讓我能夠再去愛人,也讓我知道自己該主動抓住自己的幸福!」

「但是......這樣好嗎!?」

「什麼啊!?」他傻眼。

「你不是還愛著你的繼母!?」她淡淡地輕語著、垂肩,直到風川發出一串輕笑聲後才托起她紅著眼眶的小臉。

「妳在吃醋!?」他笑得很開懷,沒想到她也一樣,看來他不用太費力就能把她拐回家了,呵呵......

凌希寒伸手打掉了他覆上來的大掌,微怒道:「吃你個頭啦!我只是討厭當代替品罷了!」

「妳不是!」熟料,風川若夜正色地駁斥她,改由一個擁住她,手圈住她的細腰,「我現在喜歡的是妳,所以妳不是!」

「最好是!」凌希寒感動地吸吸鼻子,怎麼辦?這一串說得她實在很想哭......

這隻狐狸老愛給她找麻煩,也愛惹她哭!

「我可以反悔嗎!?跟你一起實在太累了,你都會算計我!」她噘嘴。

「來不及了!」風川若夜抱著她開懷地哈哈大笑,「妳未來小叔已經替妳向我家人宣佈了妳現在的身份,所以自現在起妳就已經榮任本人的未婚妻了。」

「那我要代收我哥要的聘禮喔!?」凌希寒笑著安心閉上了眼,任由他的溫暖柔和她的心。

「妳高興就好,老婆大人。」

「這還差不多......」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