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川若夜拿著若鷹給的地址,搭上風川家的專用飛機前往台灣,機上只有風川家的人,一路上,風川若夜不時地望著腕表和飛機的窗外,發著愣的他著實有點小小的緊張,因為他就快見到她了,那個專屬於他的狡兔小姐啊......

她非但把他自那道黑暗的門裡頭拉了出來,還一併給了他希望!原以為他會一輩子守著他的繼母,繼續不幸、為愛傷神,沒想到她卻闖入自己那扇半闔著的門扉,對他來說,她就像是個專程前來拯救他的小天使。

風川若夜支頤微笑,看著窗外迅速掠過眼前的景物;他失去的已經夠多了,而上帝讓他抓住了一樣他可以抓住的東西當作是補償,那也就夠了,因為很多人窮其一生卻無法真正地得到一樣東西,但是他卻可以!

所以說,他真是何其的幸運啊!如果可以,他不要再去選擇那個會吞噬他的黑色漩渦,寧可選擇那包容著他、呵護他的天使。

他,要定她了!

風川若夜暗自決定,他要努力攀住那雙伸出黑暗中、拯救他的雙手。

沒多久,風川若夜一下機之後,便不去管自己的身體已然疲憊,四肢也開始發痠,便立即與風川家的人聯絡上,要他們把他的車子放到指定的地點,他要親自上凌雲門索討他的未婚妻。

他們佔著她也已經多天了,也該是還給他的時候了!

晌午,陽光熾熱地掛在天上綻放光明,在機場一旁的路上等候了許久的風川若夜駛著自己越洋而來的愛車,心情有點緊張,此行不知道是否可以順利地帶回她......如果要是凌雲門的上頭不肯,那麼他打算硬來了。

她是他一個人的,不要誰來跟她搶!

煩心的風川若夜隻手扯著自己黑亮的髮絲,赫然發現若鷹寫給他的紙條上除了地址之外還有幾行的小字,就在正面的左下角。

那幾行字是這麼寫的:

『別自大門進去!打開小門可以進入花圃,院子裡的一角有個窗,窗內就是目標。』

參不透其中奧妙的風川若夜擰著細眉、瞪著一雙大眼,撇嘴:「這小子究竟葫蘆裡賣什麼藥啊!?」為何若鷹要他不能自大門進去啊!?

不過,因為寫這句話的人──風川若鷹並不在這裡,所以就算風川若夜想問也沒有人可以問;因此,疑問滿臉的風川若夜前往指地地點取回自己的車子,在即將到達的目的地之後,沒有解答的他決意照著若鷹的吩咐這麼做,因為他相信若鷹不會陷害他的。

望著面前這道深鎖著的雕花黑色大鐵門就矗立在自己眼前,風川若夜找了個適當的距離把車子停好,然後走下了車子的他慢慢走向那道大鐵門,發現門旁還站著幾名守衛,似乎是凌雲門的人。

接著的,風川若夜轉了個身又回到一邊的草叢裡頭掩身去,先觀察一會兒準沒錯。

於是,這麼想完的風川若夜就在不久之後見到了幾個人分別地自遠方駛來的車子裡下了車,那幾個人明明就是他再熟悉不過的人了,因為那個什麼雲幻塵啊,龍逍遙、尹君洛、雷隱塵他們真的全都來了。

奇怪了!?不是說他們都出任務去了嗎!?

驚詫萬分的風川若夜慢慢地黑了臉色,瞅著他們一個個和守衛們打了個招呼,由裡頭的裴沐風走了出大門後,再把他們接了進屋內。

風川若夜眼見如此,冷笑著:哼哼,原來他們全都有預謀的,該不會這一整齣戲都是某人導演的吧!?

被耍弄著玩的不好感覺一直盤旋在風川若夜的心頭,因此,他的臉色黑到不能再黑了,直比閻王;他絕對會看在同事的面子上,好讓整他的人好過一點的......哼!等著瞧吧!

不過,話說回來了,不知道他們這群人到底在搞什麼鬼,跟去瞧瞧好了。

趁著守衛們正要送那群傢伙進門的轉身之際,風川若夜一個往前奔,無聲似貓兒的步伐沒有驚動任何人,順利地走進了一旁的小門,他跟著轉眸望了望四周,確定沒有人發現他的蹤跡的時候,待他一個反手握住小門的門把,才知道這道門已經被鎖住,在無法開啟的狀況之下,他想了個辦法。

掏出自己的鑰匙,那成串的銀色光芒讓他趕忙用手把它掩蓋住,那光會洩露他的所在處,並順帶制止了鑰匙們發出碰撞的清脆聲音;然後,他在鑰匙間找出一條細長的鐵絲,把它往那小門的鑰匙孔一插,隨即一扭開小門的風川若夜露出一抹勝利般的微笑。

喔!他都忘了他以前曾經偷偷學過這門功夫呢!因為老是在逃避老爸的訓誡與責罵,偷練來的。

無聲息地溜進小門裡頭的風川若夜皺著眉、仰首望著前方不遠處的那扇窗戶,希寒......妳該不會也是耍弄我的其中一個人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