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如此打算的皇甫天霽踱近了擺放著溫水的架子邊,以乾淨的綾巾沾濕了溫水,然後走到床邊坐下,拿著手上的溼綾巾替少年擦臉;當白色的巾布沿著少年的額上往下遊走,皇甫天霽這才發現少年有張秀氣的面孔。

淡淡的眉形下方是雙緊閉的眼眸,眼下還有如一把小扇的長睫覆蓋,雖然他不曉得當這雙眼睛打開的時候會是什麼樣的光景,但是他可以料見這少年擁有一雙與他相異、像神秘黑曜石的深遂瞳眸,挺直的鼻子下方是瓣飽滿的鮮豔菱唇。

皇甫天霽瞪著少年略帶著一絲掙扎的面龐,忽然間皺起眉來了;因為他發覺只要他望著他的時候,他胸口裡的那顆心也就隨著活躍了起來,而,自胸腔裡頭傳過來的那陣急促鼓動讓他忍不住將眉頭深深地打了個結。

......他真的懷疑自己是不是病了,不然為什麼他就只是單單凝視著這少年而已,原本平靜的心湖就會掀起一股狂浪波濤!?

仔細地想了想,好像自他主動吻上他的唇之後,他的心底就因此產生了一種說不出來的奇怪感覺。

他到底是怎麼了!?

就在皇甫天霽思索之際,床上的人忽然間動了動,然後在皇甫天霽回神過來前睜開了仍然朦朧的雙眼,輕輕地呻吟了一聲:「嗯......」

而,忽然聽見耳邊傳來一道細微聲響的皇甫天霽於是皺了皺眉,回眸啟唇道:「醒來了?」他可知他昏了快一天了嗎!?

「......杏藍?」聽見身邊有人開口說話的洛唯瞇起眼眸想要看清楚眼前的景物,但是他還是適應了好一會兒,這才完全看清眼前的那片天花板,疑惑地眨眨眼,「這裡是......?」奇怪了,他跟柳杏藍不久前不是還在飛機上嗎!?那他又為什麼會躺在這種古色古香的房間裡頭!?還有......杏藍人呢!?他怎麼不見了!?

「杏藍?」皇甫天霽不悅地蹙眉,望著洛唯想自榻上支起身時卻發覺四肢無力,只好再度軟倒回床上,只餘用那雙神秘的黑色眼睛瞅著他瞧,跟著再震驚地轉頭探著四周的景物,讓他忍不住直直盯著他那雙滿載著不安的純黑色瞳眸瞧了半晌,下意識地出聲輕問:「他是誰!?」

聞聲轉頭的洛唯滿心詫異,瞥向皇甫天霽的眼眸底部頓時帶著一抹濃厚的驚訝,神情慌亂地覷著眼前的這個人竟然與他夢中的那個美女長得一模一樣、還穿了一身活像是在演古裝戲的古裝,於是驚聲問道:「......你、你又是誰啊!?」

他自水占裡頭所看到的那些畫面......果然是真的嗎?

「我是三皇子,皇甫天霽。」抿抿唇,皇甫天霽冷淡地盯著洛唯聽了他的話之後足足愣了好久,末了便端著一抹以哭還要難看的笑容朝他看來。

「這、這裡又是哪裡?」

「這裡是玄燄國,在淮北國的西側。」

「玄......玄燄國?」洛唯還是維持著那張比哭還難看的臉,而且有愈來愈鐵青的趨勢。

「沒錯。」

洛唯顫著唇,「這裡是不是哪個拍片現場?」他已經想哭了。

皇甫天霽登時皺臉,「拍片場?那是什麼?」沒想到這個外來者是他無法溝通的類型,這下子要向他弄清楚他身上的怪異狀就難了。

洛唯當場倒抽了一口氣,慘了、慘了!他不會是被雷一劈之後就掉進所謂的異時空裡了吧!?哈哈哈!這應該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但是......他偷空瞄了眼坐在自己面前的這個什麼皇子的表情很正經,看起來根本不像是在騙他的樣子。

不會吧......

「......」洛唯閉上眼,然後仰首深吸了一口氣,試圖平定此時過於紊亂的心跳與呼吸,沒一下子才緩慢地睜開雙眸,定定地覷著眼前有著一頭黑髮加綠眼的混血美人,「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你從上面摔下來。」

「我從上面掉下來!?」洛唯失神地問著,聽到這句話的瞬間也讓他隱約憶起他與柳杏藍搭上了一班前往加拿大的飛機,然後飛機在半空中被雷打中,再然後.......他不記得了、什麼都不記得了!

洛唯頓時臉色一白,結巴地問:「那是你......救了我嗎!?」

「是我。」皇甫天霽點頭承認後,洛唯的臉色不但沒改善,還反而愈見灰白。

「我當時......摔在哪裡?」洛唯頭疼地撫著額,感受到自指尖輕觸到的地方傳來一絲隱隱的疼痛,讓他痛皺了整張小臉。

「我面前。」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