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剛明,自窗外射進幾縷陽光;床畔的龍擎已然失去了蹤影,只餘燄無雙縮著身子,衣衫不整又不言語地雙手抱膝,小臉上帶了些哀愁的神色。

她不覺得沒了清白是很可怕的一件事,相反的,她是希望龍擎大哥碰她的,但是奪了她清白的人偏偏是夜晚的龍擎,這對無雙來說實在是個打擊,因為她愛的是白日的龍擎,而非夜晚的龍擎。

但是......就本質來說,他們是同一個人,但卻又有點不盡相同,白日的龍擎體貼溫和、夜晚的龍擎邪魅惡劣,這讓燄無雙很是為難,她竟將自己的純潔給了夜晚的龍擎。

那麼──若是白日的龍擎知道後會不會討厭她呢!?她不知道......

苦著小臉的燄無雙茫然無措地伸手扯著自己的長髮,鬢亂釵落卻掩不住她天生的美麗姿容,身上的衣雖然凌亂不堪,卻也有股誘人墮落般的絕美。

雖然出門後的龍擎什麼也沒說,但是她猜想龍擎一定以為她是個淫蕩的女子,要不然自己怎會在她燄無雙的床上呢!?

只要一想至此的燄無雙就欲哭無淚,她委實不願龍大哥討厭她的!龍擎是她重要的人,她割捨不下呀!

慌亂中的燄無雙滴滴落下的晶瑩剔透的冰淚,無措之時卻望見龍擎已立在茅廬門口,赧顏地替她張羅來了一小浴盆,面對著無雙那對泫然的雙眸:「嗯......我是想,妳一定想洗個身子,所以......嗯,呃......那個,水的話,後頭有個很大的溫池,我替妳舀些過來。」龍擎望著無雙,羞愧地就想轉過身,雖然她什麼都沒說,可是看她一早縮著纖細身子直往床裡頭退的可憐模樣,他應該是對她做了什麼......當然,他其實什麼都沒做,而是『他』做的!

龍擎氣悶地握緊了拳頭,那個夜晚的『他』,龍夜驍。

見狀的無雙抖著聲音啟口:「等等,龍大哥......」那嗓音帶了抹顫抖的懼音,教龍擎的眉頭打了個死結,待他回眸瞅著無雙那副想說什麼卻又忌口的表情,只能無奈地微微扯出一抹尷尬的笑。

「妳想說什麼呢?霜兒......」

燄無雙直勾勾地望著他,「你......會不會討厭我?」愀然地開口詢問的燄無雙一邊紅了眼眶,龍擎見她這樣難過的模樣,以為她是介意昨夜當『他』強占她的清白時,她不但不思抵抗反而迎合他的這件事。

他歎息,「我知道這不是妳的錯......是『他』,妳應該也知道我......唔,跟夜晚的我不太一樣吧!?」龍擎欲言又止地望著她,反正這下說了也好,他們都相處這麼多天了,霜兒應該也察覺了這一點。

燄無雙默然,「對不起......」對不起,龍大哥,我──已沒那種資格再當你的新娘子......

燄無雙灰心地抖著唇瓣。

龍擎見她似乎在逃避什麼地垂下臉,趕忙隻手抬起她的臉,望見她落下了清淚,微震了下,「別哭!我......會負責的。」誤解了她的意思的龍擎痛苦地撇頭道,只好對不起無雙了,他的小無雙......

燄無雙微搖著螓首,淚流不止;她本來以為她會將自己的美好完全獻給龍大哥的,可是......

燄無雙當場心痛難當地撫著胸口,因為情緒起伏過大,導致氣血急速奔流的後果是自嘴邊吐出一大口刺目的鮮紅色,登時軟下了身子並且虛弱地靠在龍擎懷中。

他登時一個大驚,疾呼:「霜兒!」糟糕,他都忘記她中了冰毒,忌諱情緒波動太大!

聞言的無雙輕開闔著蒼白菱唇道:「沒......事......」氣虛地回了一句,抬手拭去唇邊的血漬,緩慢地綻出了一抹微笑。

「看來妳的毒已侵入各大脈了......糟糕!我得儘快替妳想個辦法......」他憂心忡忡地說著,扶著無雙的手愈收愈緊,她不能死......他毀了她的清白就得為她負責!看來,最後也只有這樣做了......

龍擎俊容一凜,嚴肅的眼神教燄無雙害怕。

難道──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