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燄無雙哭著奔出茅廬之後,龍擎愣了以會兒也跟著快速奔出門外,心焦的他仰頭望著滿天的橙色,腳下乘風沿路飛馳地奔進靠近茅屋的那片樹林裡頭,頓時頂上一片昏暗無光,他不得不將速度慢下來。

霜兒想必是跑進了這片林子裡了,因為與茅屋相反的另個方向是臨海的懸崖峭壁,霜兒不可能走那個方向。

而且,天快黑了,霜兒或許跑不遠的,為了她的安全著想,他還是先到她才是上策......

先行按下心底的焦慮,龍擎在幽暗的林子裡放聲呼喊,一邊小心翼翼地踩著腳下的青草:「霜兒──」語畢,只聽得這句話在廣闊的林裡迴盪著,並無其他的聲音,當下讓龍擎急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就在這時候,他感到自己的胸口傳來一陣騷動,讓他疼得差點摔倒,只能伸手儘量使力扶著一旁粗壯的樹幹,最後在樹底下無力地跌坐下來。

是『他』,龍夜驍。

該死的,他都忘了這時候就是『他』該出現的時刻!

『喂,你幹嘛跑這麼快?要投胎也不用這麼趕吧?』好笑地揚揚唇,龍夜驍嘲弄道。

「......你還有時間說笑,霜兒她不見了!」龍擎與另外一個自己對峙著,怒氣沖沖,壓根兒沒發現龍夜驍近日對他的說話態度減少了許多的對立情緒,反而多了點在與兄弟朋友商量時候的語氣。

不過,龍夜驍也不會希望他發現就是。

『還不都是你害的......』龍夜驍不悅地咕噥起來。

如果不是這個呆子老實地把整件事情和盤托出的話,燄無雙會氣得奔出茅廬嗎!?真是自作虐啊......

「是!都是我害的!」龍擎既心急又無奈,只能咬牙地將手緊握成拳擊向樹幹,「如果不是我的話,她──拜託你幫幫忙,我想她只有你能夠找得到了!因為你是大名鼎鼎的夜盜龍夜驍......」

龍夜驍卻反問道:『她又不是你自小訂親的小無雙,你幹嘛那麼焦急要找到她!?她走了反而好,不是嗎!?』

龍擎登時沉默了,在思考了許久之後才開口:「不,不是這樣的......」

『那是哪樣!?』

「是你先奪了她的清白,所以我......」

『難辭其咎!?』龍夜驍冷笑兩聲,『她又沒逼你一定要負責,你這是在自作多情。』

「不!」龍擎更加大聲地否定,他抬起頭來,露出一雙深幽黑瞳,「不是這樣的!就是她的溫柔和包容才讓我、才讓我......」話尾跟著下沉,而後止住了,龍擎懊惱地咬著下唇。

她這麼好,不值得配他......

『那麼,燄無雙要怎麼辦!?你真能放棄她嗎!?』

「我......這是我應當受的懲罰。因為這是我有了貳心的報應。」龍擎閉了閉眼。對不起了,無雙,此生與妳無緣......

『......好吧!』龍夜驍想笑了,因為龍擎跟他一樣都愛上了同一個她。

「謝謝你,......兄弟!」龍擎沒像這個時候這麼感謝龍夜驍了,只要他能夠把霜兒帶回來──

龍夜驍明顯地被這句話給怔了一下,末了,他跟著閉眼,露出一副輕鬆的表情,因為龍擎的這句話解開了他與自己多年來的對立,讓他們此時合而為一,只為了她──燄無雙。

『......不必客氣。』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