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鳳萳書領著龍瑜飛與燄無塵往某一次他跟蹤龍擎上了後山的路途上走著,一路上三人皆沉默著,神色看來有些冷肅,不過這種氣氛沒有維持很久,在快要到達目的地之前,鳳萳書便主動打破了沉寂。

「喂,我說你們兩個別這麼悶好不好!?這樣一直不說話實在是很無聊哎......」

龍瑜飛瞟了鳳萳書停下了腳步,回過身來望住他們,他跟燄無塵也只好頓住了往前的步伐。

「你還敢說!」龍瑜飛投過去的眼神裡輕輕飄過一抹淡淡的責難,「你的葫蘆裡到底在賣什麼藥!?萳書,為什麼你要假裝自己中了招,讓我找烈燄丹來!?」埋怨的視線似要將鳳萳書割遍全身,在鳳萳書縮起肩來抗拒的時候,他又回眸望住燄無塵,不好意思地說:「害我帶著無雙白跑了一趟......」

聽畢的燄無塵陪著笑,微然抬起雙手擺了擺,示意不要緊:「沒關係啦......」

鳳萳書望著兩人在他面前都可以旁若無人地眉來眼去,忍不住想要歎氣了;嘖!有對象居然就忘了他這個好友。

「反正你們等會兒就會曉得了。」鳳萳書說著,神秘地彎了彎唇角,讓龍瑜飛跟燄無塵互視了一眼,仍然一副的懵懂樣子,這種情況逗得鳳萳書哈哈大笑。

「你在笑什麼?」龍瑜飛不高興地垂著嘴角,瞪了好友一眼。

「就是嘛......」同樣被取笑的燄無塵忍不住噘起小嘴來。

「走吧!」鳳萳書不打算解釋,於是馬上旋過身去,再度踏開了步子往前,見狀的兩人也只好跟在他身後,「事實的真相就在前頭了。」喃喃自語著,鳳萳書微笑道。

他待在盤龍堡裡頭可不是什麼事情都沒做唷!

另一方面,楚紫菀與燄無雙合力扛回受傷的龍擎那晚──

燄無雙含淚跪在床榻邊,即使疲憊讓她幾乎快暈了過去,但是她還是伸出手來拍打著龍擎已失去意識的臉,並且努力地呼喊著他的名字:「龍擎!龍擎!醒過來,你快點醒過來啊!──」

這時的楚紫菀恰好自屋後取來一盆溫水,一踏進門就見燄無雙無力跪倒在床沿,於是擔心地走了過去:「無雙,妳別這樣,快起來!」

「楚哥哥......」燄無雙滿面淚痕,看起來狼籍不堪,焦慮道:「求求你,救救龍大哥──」畢竟他是因為她才會受傷的。

楚紫菀歎息,「我知道,但是妳不起來幫忙嗎?我一個人忙不過來......」沿路上,燄無雙已經將整件事情同他說過了,原來當無雙離開他的住處後就前往了盤龍堡,準備來探視未婚夫,誰曉得龍擎不識得她,以冰毒掌誤傷了她,她也才曉得了龍擎身上的秘密。

燄無雙聽了,趕緊以袖沿拭去了還在滑落的淚水,「好!」

「先幫我把他身上的血擦乾吧!」

「好......」燄無雙快速拿過沾了水的布巾,褪了龍擎的衣物,開始擦起了他的身體,等到她忙完之後,楚紫菀這才靠了過來,替龍擎看脈,沒一會兒就擱回他的手,走至一旁的桌邊找起藥瓶。

「他只有一點內傷而已,不礙事。」他在下手時還是有拿捏力道的。

「那就好......」燄無雙終於鬆了一口氣,心疼、愛憐地俯看著床邊仍舊未清醒的龍擎,「龍擎,不,這時候應該是龍夜驍吧......真是對不起了......」語畢,燄無雙放寬心地將雙眼一閉,即刻昏了過去,無力的身軀頓時軟倒於地的巨大聲響讓楚紫菀連忙著急地回過頭來。

「無雙!」扶著面上帶淚昏厥的燄無雙,楚紫菀握上了她的手腕,本想將她安置好,但是他卻發覺了燄無雙奇怪的脈象,禁不住詫異地叫了一聲,「這是──寒毒!?」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