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之後,燄無雙甦醒了。

時值午時,窗外吹來一陣挾著豐沛水氣的暖風,輕輕地拂上了燄無雙已經恢復一些血色的面龐上,她動了動眼皮,下一刻說不定就會醒來的舉動讓一直守在床榻邊沿的龍擎喜上眉梢。

「無雙!?」龍擎的這聲呼喚果真讓燄無雙睜開了眼睛,不確地地掀開了眼皮,在一片迷茫中尋找那道熟悉的聲音來源,然後聽著她啟唇輕吟了一句。

「嗯?龍......大哥?」

「是我!」語氣裡頭含著一抹難以抑制的欣喜,龍擎快速地攙起她,而後將枕頭擱在她的身後撐起,好讓燄無雙可以用坐姿與他交談。

「龍大哥?」待燄無雙神志醒來了之後,連忙瞪著雙眸一瞬不瞬地看著就站在她眼前的龍擎,一陣不敢置信地緩慢伸出手來想要確認,然而卻被龍擎攏過了手,緊緊握住。

「我在。」握緊她還在顫抖的纖手,龍擎盯著她的病容,還是忍不住在她的手背上輕盈地烙下一枚輕吻,讓燄無雙尷尬了好半天沒說話,只是撇過頭去,微微地紅了蒼白的雙頰。

「啊,看起來似乎有血色多了。」龍擎輕鬆地笑了笑,語畢的同時間卻發現燄無雙朝他瞥了過來,神情上多了一抹懷疑,那微微蹙眉的模樣讓他很是不解,「怎麼了?」

「你真的是龍擎龍大哥?」剛剛那句話明明就是龍夜驍會脫口說出的調笑話的,龍擎大哥才不會那麼說!

不懂她為何這麼問的龍擎疑惑地皺皺眉,點頭道:「我是啊!」

「是嗎!?」瞥了眼龍擎認真的樣子,燄無雙仍舊很懷疑地盯著眼前人瞧了好半天,還是沒看出個什麼破綻,難道是楚哥哥將龍擎打壞了嗎!?

「......」無雙似乎怪怪的。

不過,提到了楚哥哥就讓她想起那晚的龍擎代她擋下一掌,還口吐鮮血的可怕模樣,讓她此時憶及了還是會全身打顫,她於是抬起頭來,慌忙地伸出手在龍擎的周身摸揣了一陣,憂心忡忡地問:「那......你不要緊嗎!?我記得你中了楚哥哥的一掌還吐血了,你的傷究竟怎麼樣了!?」

一連幾個問題讓龍擎無措到來不及回答,就被燄無雙摸遍了全身,隨著她小手所到之處也跟著逐漸漫起一股股的熱意,驚得他趕緊制住她亂來的纖手,尷尬地道:「沒事,我好很多了......」

「這樣啊?那就好......」燄無雙聽見他沒事,忽然自眼眶裡滾落了幾顆晶瑩的淚珠,嚇得龍擎登時變了臉。

「無雙!?妳怎麼了?」龍擎的驚訝來不及收尾,便讓燄無雙突然撲進懷裡的柔軟身軀給填滿,驚得他差點跌落床下,只能顫著大掌抱住她,試探地開口:「呃......無雙?」

「我好怕你會有事,嗚嗚嗚......」哽咽地哭著,燄無雙緊緊揪著龍擎的衣襟不放,將臉上的所有淚水都擦在他身上。

「別、別哭了......」沙啞著聲的龍擎安慰著,孰料燄無雙愈哭愈大聲,只好等她發洩夠了才開口,「抱歉,讓妳擔心了。」

「嗚嗚......」

「別哭......」龍擎微然鬆開她,而後將唇貼上她的頰,輕輕吮去了淚珠,喃喃道:「無雙。」

耳畔掠過龍擎輕輕的呼喊聲,燄無雙突然將淚水一止,瞪大了眼瞳:「你......你都知道了嗎!?」

「是。」龍擎笑看著她的惶惑不安,點頭。

「是楚哥哥告訴你的嗎?」燄無雙看了眼龍擎不似要找她算這筆隱瞞的帳後的表情,跟著挺心虛地抬眸問。

龍擎瞥了燄無雙淚溼的小臉無言了;果然,不想她掉淚的時候還是轉移她的注意力比較有用!

然而,龍擎卻看著她搖頭了,然後吐出兩個令她疑惑的字:「不止。」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