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蓉子推門進入屋內之時,正好發現了異常沉默的冰見鳳舞,於是開口將她喚回神。

「您怎麼了嗎,鳳舞神子!?時間已經到了呢......」說出這句話的同時,蓉子沒等冰見鳳舞回神就把客人請進紙門內了。

「請坐,神先生。」蓉子一手端著泡好的熱茶,一邊讓客人進門,並確定他已經落了座後就朝他和神子欠了欠身,接著放下茶後,便走出門外了。

轉眸來的冰見鳳舞不明白地抬眼瞅著他和放到小几上的那幾盒物品,希冀他能給個答案或是開口解釋。

「它們是讓妳補身用的。」終於,他笑著開口,但沒見到她露出感激的笑容,反而是一臉的淡漠與不在乎。

「先生,這類東西本家已經送來這兒太多了......」她抬頭望著他跟上次見面似乎有些消瘦的臉頰,遲疑地說:「該補的只怕是你。」

沒想到她的話卻還反倒讓他大笑出來。

「妳,很有趣!」應該沒人會嫌棄別人好意送給自己的東西才是吧!?可,她偏是那個異類,呵!

跟著,她皺皺眉,「我比較喜歡別人說我美麗。」

「呵!這是笑話嗎!?」神笑著靠近她,輕嗅著空氣中瀰漫著的桂花香味,看來她倒是很喜歡這種清香味道,如果他改送一束桂花,她會不會比較高興!?

「先生!」她板起臉制止他調笑欺侮的話,她厭惡他的別有深意的笑和話中有話;不過,她似乎是拿他沒轍。

「嗯?」他好笑地瞅著她。

「你應該不只是來送我東西的吧!?」冰見鳳舞歎息著,微閉上眼,任他霸道地擁住她,大手握住她的纖手緩慢地來回磨梭著,感受著他手掌心的溫度。

「當然不是。」他笑著輕輕地反駁,望著窗外因下雪而變得霧濛濛的一片後,這才緩緩地開口。

「那麼......聰明的妳能夠猜得到我現在正在想些什麼嗎!?」他的話,漸漸消失在她溫暖的唇邊。

「我當然知道......」她在他吻上她前,輕聲地啟唇喃道。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