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自己小几上蓉子剛送到她面前的花束,冰見鳳舞著實給嚇了好大一跳。

是誰呢!?會是哪個見過她,來聽取神語的某位神秘客人送來的!?而且還是這樣知她喜好地挑選了清香不俗的桂花。

她愉悅地微揚著唇角,綻開一抹眩人的微笑,然後雙手捧過花束,輕嗅著它的淡雅香氣;突地,她看見了花束上所附的一張不起眼的小紙條。

『月下桂花香,飛鳳也癡狂。』

這樣一句中國詩句讓她忍不住緩緩地笑了,回憶起那個人,唯一來自大陸的那個年輕男子。

他似乎以為她看不懂地寫了這詩句來揶揄她,但他錯算了她因為喜愛中國文學而學過一些中國文化。

呵呵,而且這上頭除了詩句寒暑名了作者是誰,他──神 罡月,果然夠自信到狂妄!

正當她沉浸在讚賞中時,蓉子一如往常地帶著客人進了和室門,「鳳舞神子,有客人來訪。」蓉子推開門讓客人先行,再朝兩人鞠躬後便下去了。

「妳已經收到花了吧!?還喜歡嗎?」他臉上還是那朵自信的笑容。

她微微抬起頭來,一字不差地順口唸出紙條上那出自於他手的詩句,這當然讓神嚇了一跳,因為他以為她不認識中國字,也不知道這句話的含意為何。

「這麼唸對嗎!?」美麗的端正臉龐上微微地揚起了一抹明曉的笑容,冰見鳳舞瞧著他那難得一見的糗態,故意地問。

回應她的是他的一串大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