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0549881927.jpg 

「水無情,在你將我變成這樣以後,你就想一走了之嗎!?」抬起泛紅的雙眸,李臥炎將心中的恐懼一股腦兒地吐了出來,絲毫沒發覺水無情此時的異樣,認真而忿怒非常地說著,一邊伸手揪住水無情的衣領,猛力地搖著他,一邊嗄聲低吼著:「該死的你!我為什麼要受你蠱惑!?該死、該死......」

不敢置信地瞅著李臥炎,水無情蒼白著臉、恍神地喃喃:「......你到底在說什麼?」

以為他會因此而嘲弄自己的李臥炎突然像是放棄一切般地鬆手,將水無情推撞上牆,瞪著他愕然的表情,頹喪且心死地開口坦承道:「是!我是愛上你了!你現在高興了嗎!?反正我李臥炎在你眼底什麼都不是......」水無情只當他是自己的玩具罷了!

「......你是說......你愛我!?」顫著紅唇,水無情恍惚地喃喃自語著,視線依舊無法自李臥炎神傷的表情上撤離,心頭更是慢慢爬上了一抹雀躍,讓他突然感到這麼多年來,籠罩在他心頭的那片黑雲終於在耀眼的陽光下被狠狠地驅散了,此時他的心頭除了一片明朗之外,整個人也好像因此得到了救贖。

「你就儘管嘲笑吧!」李臥炎的心瞬間悲淒得無法自持。

「為什麼?」

「我不知道......」李臥炎痛苦地沙啞著嗓音,無力地跌坐在椅上,單手撫額,拒絕再次去面對。

水無情放柔了眼神與聲音,說:「記得嗎!?我還是你的兄長......」

「你早就不是了。」

「我可是萬人之上的皇帝。」

「你剛才說要把王位還給我了。」

「但是我被你拒絕了不是嗎......?」

「你......」李臥炎心頭一震地猛然抬頭之時,恰好望見了水無情離開了牆邊,踱著緩慢的步伐走近不言不語的他的身畔。

水無情挺直了腰脊,張著一雙眼瞳打量著他,「那晚,在你抱了我之後,你一副羞辱的表情。」

李臥炎猛然瞪眸,瞅著水無情一臉委屈,像是在跟情人撒嬌的模樣,一時間愣了愣,忽然結巴道:「我、我......那是因為我......」哽在喉中的實話讓他忍不住咬咬牙,羞赧地撇過頭去之時,一邊莫可奈何地招認了:「那是因為我是你的禁軍統領,在那種叛軍可能直逼城下的情況,我竟然還想把你......把你......」話未完,李臥炎已經赧顏得說不出話來了。

「把我......什麼?」

「......把你、把你......」李臥炎怎麼都無法把話尾的說畢,頓時激起了水無情好奇的心,於是彎腰與他平視,發現李臥炎正窘得說不出話來的樣子,疑惑地歪首;而李臥炎見他那種表情,忍不住身開雙臂抱住他,在水無情來來不及驚愕之下,將他一把摟進了懷裡,接著再將唇挪近他的耳邊說著悄悄話。

然後,水無情的面色明顯地一怔,接著也無言地緋紅了兩頰,也才明白了為何李臥炎的一言一行的真正意思,因為他愛上他了。

「只是這樣?」

「唔......」窘得不想再答話的李臥炎像避蛇蠍似地快速點點頭,水無情直到這時也才明白了這一切。

這個傻木頭!

最後,水無情柔柔地扯唇笑了,「我還以為你也想學青青。他把我拉下王位是想要我用真心愛他;而你將我推上王位是因為你想要為國盡忠......」

「不是這樣的!」李臥炎忍不住出聲反駁,驚得水無情一愣。

之後,水無情有趣地瞧著他赧顏之後再迴避起他的視線,「那不然是......?」

「如果你不在那上頭,我也......我也沒必要存在了。」他不要除了水無情以外的人來當他的君王,只是如此而已。

水無情默不作聲地歎息,「因為你一直把話藏在心底,你不說出來的話,又有誰會曉得呢......」他果然是根傻木頭。

「你不也一樣嗎!?」他也總是把心底的真正想法隱藏起來,讓他猜不透又傷著腦筋。

「......」他們兩個還真是半斤八兩。

李臥炎聽見他的嘆氣聲,於是連忙轉回頭來瞅著水無情:「還有,你剛才說青青背叛你是因為他想要你愛他!?」瞇眼。

「的確是這樣......啊!」水無情的話還未說完,他的腰便遭人襲擊,那隻緊箍著他腰間的大掌立即有反應地輕輕勒緊,讓水無情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你做什麼?」

在冷哼了聲之後,李臥炎反倒沒話說地閉嘴,但是臉色很難看;然而,他不用想也曉得這根木頭在思考些什麼的水無情忍不住笑了,鳳眸微瞇。

「為什麼提這個?青青已經不在了,何況我愛的人是你又不是他......」

「......!」乍聽之下,驚詫的李臥炎足足瞪了水無情好一陣,末了才將他用力地攬回懷裡,教水無情忍不住一陣低聲呻吟。

「你抱太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