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落梅風》

楔子

那年,他正值青春年少的十來歲,某日隨著娘親去拜訪城內的知交,鎮南王府的王妃娘娘,也是他自小最常親近的美人姨,而他也是在這一天識得他的。

鎮南王府的主人是當今王爺,名喚李遠,他的王妃倪靜兒是京內有名的美人,兩人可謂天作之合,並且育有一子,名喚李翔麟。

他一點都不覺得他家比不過這有著赫赫美名的鎮南王府。

在與美人姨打過招呼之後,看著自己的娘親與美人姨相談甚歡的模樣,他只覺得兩個女人的話題聽來很無聊,但他跟娘親說好,如果沒有她的允許是不准離開她半步的,因此他只能在他娘親的座邊鑽來鑽去的;而,深知他好動性子的美人姨見狀,便讓下人帶著他在府裡走一走、看一看,只是他又實在不愛被人領著到處逛,他也就隨便找了個機會,成功地甩開了下人的陪伴。 

最後,走累了的他於是乾脆在偌大的園中停步,望著人工小塘裡,那幾尾在水中悠遊自在的錦鯉,忍不住扯了扯唇。

輕風吹過他的衣角,飄然而直立的少年身姿有如剛成長的蓮,那樣清麗傲然。

說實在的,南天昭雖稱不上俊俏,但勉強也算是清麗有餘,尤其是他那雙眼睛仿若水潭般的深遂,是會讓人一不小心就跌進的深淵。

離開了小塘邊,南天昭知曉自己擅自離去一事,必定會讓娘親又氣得柳眉倒豎,於是這次他便乖乖地候在原地,準備等人前來尋他;但光是站著又覺得無聊極了,當他眼角驀然一轉,發覺了一旁有棵不高不矮的樹,於是靈機一動地來到樹下,跟著躍到了樹上坐著。

坐在樹椏間的他來回不停地晃著兩腳,面上帶著一縷輕鬆的從容,那副彷彿樂在其中的表情教人不忍打斷。

「這裡真是不錯......」吹著習習涼風,剛入初春的氣候還是有些冷意的,因此,坐上樹的半天之後,南天昭就開始打起噴涕,將少年的身軀縮起,結果就這麼不知不覺地睡著了,還做了一個夢。

夢裡的他又被爹爹罰禁足了,而娘親免不了又幫著他向爹說好話,爹爹沒轍之下,只好無奈地頷首,說下次再犯就不是這樣了;他好高興,馬上就窩回了娘親溫暖的懷中,開懷地笑鬧著。

「唔......娘......」

「......」少年皺起眉頭,對於這名主動窩進他懷裡取暖的小少年很是頭痛。

本是路經園裡要回書房的他,沒想到突然被一塊自上頭掉下來的玉珮給砸到,這才發現原來身邊的這棵樹上竟然有個外人正大剌剌地睡著了;而他怕他會因為這樣而著涼,本來想要出聲喚醒他的,但是這個少年卻緊緊地巴住自己不放。

「娘......妳最好了~」南天昭說著夢話,一邊將唇主動抵上少年的,此舉震得少年一臉驚愕地覷著他嘴邊揚著的那一抹甜笑,心音瞬間怦然作響。

「你......」少年瞪眸,回神過來之時已是滿面緋紅,忍不住伸手一擋,將南天昭欲撲上來的身體往前推,這力道使得猶在睡夢裡的南天昭的背部撞上了樹幹,讓他因而蹙緊了眉頭。

「唔......」因不悅而又想湊上前的南天昭,他那丹紅的唇僅離少年的唇幾寸,他面上的那抹迷茫讓少年忍不住心頭隨之一顫。

......他到底在幹什麼啊!?

少年掩著臉,赧顏地飛逃下樹,卻忘了要把自南天昭身上掉下的玉珮還給他。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