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第一章

那是一塊雕著雛鳳的精緻玉珮,約莫掌心大小,當久握之後便會自然地產生一股溫熱,就好像是觸摸著這玉珮主人的體溫一般。

李翔麟的神志已然遠颺而去。

記起那抹在他記憶裡頭的淺淡身影,讓他忍不住抿起唇來,俊臉透出一抹淡淡的薄紅。

都過了這麼多年了,不知道這玉珮的主人現在究竟成了什麼模樣,但是只要讓他想起那日,他那張露出一抹迷茫且帶了點嬌憨的清麗臉龐與像信任般偎近他的纖細身軀,仍舊教他無法輕易地忘懷而銘記在心,甚至於讓他記住他這麼久的時間,那縈繞在他腦海裡的印象卻還是鮮明如昨日。

伸手撫上自己的薄唇,李翔麟記起少年的那枚青澀淺吻,那陣輕柔的接觸始終就像是微風吹撩起了他的心湖般地,在他的心上造成了圈圈漣漪。

臉色一沉,李翔麟歎了氣;他從來不曾為誰費過心思,而這名據說是娘親好友的兒子卻讓他一再破了例。

還記得那一日,他耐心地等待造訪王府的訪客離去之後,他找上了娘親詢問,這才得知了這塊玉珮主人的事情,他執意得到答案的堅持模樣還讓娘親當下覺得訝異地多瞧了他好幾眼。

不過,要是讓已不在世的娘親知曉他還念念不忘著當年的那個少年的話,她大概會大大地取笑他。

想至此,李翔麟不禁歎息,如果不是娘親走得早,爹爹在不久之後也隨著她離開了的話,他或許可以跟他們問一問,究竟他該拿自己的這種心情怎麼辦才好。

其實在爹娘走後,他曾經讓人探聽過南家的消息,不過據說南家在前幾年也跟著換了新主子,而南家的少主與千金不知去向;而,當他知曉這件事情之後,一時間心煩得連飯都吃不下,並且一心掛念起那個南家清麗少年的處境,一直想著不知道他現在過得好不好、是否是獨身一人之類的。

一直到現在,他仍舊沒有他的半點消息,但是他不願氣餒,始終抱持著一絲希望,希望自己可以再度見到那名深鏤在自己記憶裡的清麗少年一面。

思畢,李翔麟驀然低眉斂首,左手握緊了那塊充滿了回憶的舊人玉珮,右手提著畫筆在紙上幡然著色,不久之後,一副少年春睡圖立即在他手上完成。

望著那身著白衣、有如一朵清蓮般的身姿低伏在樹椏間的自在少年,李翔麟不禁閉起眼來,腦海中再度浮現出與畫中景物相同的回想畫面......

就是在那一天,他遺失了他一向的冷然。

「南天昭,你現在到底在哪裡......」他可知他找他找得好辛苦!?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