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花歸葬》同人‧花落成雪

楔子

 

這個世界是個盆景。

屬於主所創造的,集各種美麗、悲哀的色彩於一身的一個小盆景。它十分微小卻也十分的巨大。

但是在主的面前,它不過是個小玩具;而,對於盆景裡頭的所有來說,這個盆景便是所謂的『世界』。

主,是一個相當冷情的年輕男人,他有一雙能夠看透一切的雙眼,擁有一雙能夠製造所有生命的萬能之手,還有一顆遊戲命運的心。

活在虛空中的他一直覺得很無趣,於是他造出了第一個盆景,並且還為它打造了一個既定且無法更改的命運;因為他是萬物之主,同時他也主宰著所有的生命。

幾乎沒有什麼可以違逆他。

就這樣,時光流轉於千百年之間,他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的第一個實驗在興盛之後衰竭,但又因為他對這個實驗品定下了未來的走向,所以他一點都沒有意外地在不久之後,望著實驗品又再度復活過來。

如此輾轉著。時間有如水面上的漣漪,一圈一圈地擴大、再消失。

看到後來,他對這個盆景失去了興趣,本想回頭再製造出另一個盆景的他,卻在虛空中閱讀到了盆景裡頭的某個人傳來的強烈意念。

年輕的聲音帶出了影像,他訝異地望著浮出虛空裡的影像畫面。那是一處冰冷而陰暗的牢房,幽暗的牢裡躺著一個身處血泊之中、已氣絕多時卻無法瞑目的男子。

『......這不過是變相的殺人罷了。』這是少年未說出口的心聲。

頰上與衣物上沾了點點鮮紅血漬,立於死者前方的少年低垂著頭,語氣裡帶著一絲顫抖,連帶的也使手中握著的染血長劍跟著輕輕地抖動起來,似乎再也抓不住沉重的劍身般。

少年的身邊伴著一個擁有清冷美貌的長髮女子,她無視這樣血腥的畫面,冷靜地開口:『......這是你的使命,花白。』

所以才讓他練習如何持劍殺人嗎......!?

『......我知道,這是我的使命。妳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少年的嗓音變得如霜冰冷。

女子淡漠的聲音瞬間像條滑溜的蛇一般,鑽進了花白的心底深處,讓他當下感到絕對的心寒無比:『是的。你會成為救世主,然後殺了讓這個世界傾頹的玄冬。』

『......殺了玄冬......』瞪著倒在他眼前的屍體許久,恍惚間,花白無意識地低聲喃喃。

『是,殺了玄冬,這個世界便能得救。』女子說。

一直在虛空中旁觀一切的他,覷著女子那雙露出堅定的眼神之後,忍不住揚起唇角,笑意冰涼且無聲。

或許,有趣的事情還在後頭......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