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三十四回  毀滅性的存在

沒有搭理黑鷹的埋怨,玄冬無言地轉向花白,「花白,你的身體狀況已經好多了嗎?」

被玄冬這麼突如其來地一問,花白只能點頭:「是有好一點了......」

聞言之後,玄冬的眼神更加堅定,他神情認真地瞅著花白好一會兒,在抿唇後開口:「那麼,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花白露出一頭霧水的表情:「什麼?」

「關於......我是毀滅世界的存在,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覷著玄冬打算問到底的模樣,花白的雙肩忍不住一僵,神態顯得不是很自然。

玄冬瞥了他一眼,接著再繼續問了下去:「還有,跟我在一起的你,又是什麼樣的身份。」

黑鷹望著兩人在話落之後皆默然無語的樣子,禁不住歎了一口氣,托著腮的他自唇邊逸出一句話還:「看樣子這一次是很難再給你幪混過去了唷......」

「......」

見花白沒有回答,玄冬只好將矛頭對準了黑鷹。

「黑鷹,你說你是我爸爸,想必你應該也很清楚這整件事情吧!?」

「這個嘛......」被點到名的黑鷹沒有直接拒絕回應玄冬的問題,反而是扯唇微笑著,打著擦邊球地猶豫著。

玄冬用認真的眼神瞅住黑鷹,那模樣似乎正在等待著黑鷹能夠好心地為他解答。

「哎,雖然說我是爸爸啦......」

沒想到花白瞬間打斷了黑鷹未竟的話,再度讓玄冬將審視的目光挪向他:「不是這樣的......」

「花白?」

「你怎麼可能會毀滅世界呢!?真是愚蠢......」花白堅持地反駁著,「你根本什麼都沒有做啊!」

「花白......」

對上玄冬不解的眼神,花白歎氣:「我不是說過了嗎?我們正在找東西,所以才出來旅行──」

「這些我都明白。但是,花白──」玄冬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雖然他的心底正在掙扎著是否要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讓他知道,但是一方面又怕自己傷了花白,於是猶疑起來;不過,末了他還是在花白的疑問目光下輕輕啟口了:「但是你除了這點以外,就什麼都沒有說明......我不是覺得你欺騙我,而是我有知道一切的權利。」

「玄冬......」

「告訴我好嗎!?」以祈求的神情望著花白,玄冬低喃地問。

花白立即抿起唇來看著玄冬皺攏的眉頭,這副的為難模樣又讓他頓時記起他們在逃離的時候,玄冬那張受到傷害卻又得自己力持振作的表情,讓他的心再次地裂了一道口子。

他發誓過他會保護玄冬的,可是他並沒有做到......

「這有什麼關係嗎!?」心痛讓花白言不由衷,他勉力地扯出笑容,「只要找到那樣東西,你也就沒必要知道那種事了。」

我要找到那個不用犧牲你也能夠解決的方法!就算世界會毀滅......

「所以,就算你記不起以前的事也沒關係......」

玄冬冷靜的眼神飄到花白的臉上。

「......」

低沉的嗓音輕輕地劃開了適才的沉默,玄冬登時面無表情:「花白,你覺得我什麼都想不起來比較好嗎!?」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