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四十一回  主

趴在玄冬的身上一動也不動,花白的心仍然被撕扯揪痛著,他握著玄冬的手,低低地說:「不要死......不要離開......拜託......」

銀朱站在花白的背後,沉默地看著這一切,最後,終究忍不住地歎了一口氣。

「......喂,別哭了,來幫我吧!」

花白詫異地抬起頭來,覷著也跟著蹲下身來的銀朱伸手撕裂了自己的衣襬,暫時充當布條,好裹住冒著鮮血的傷口:「首先應該是要止血吧......」

「銀朱──」

沒讓花白再說下去,銀朱皺起眉頭來命令:「壓住那邊。」

「嗯......」抬手抹去了奪眶的眼淚,花白咬唇,直接按著銀朱的命令做動作。

黑鷹與白梟望著這樣的情況,一個無言、一個怔愣住了;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自一旁傳來了一道悠然清冷的年輕男子的嗓音,頓時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

「這還真是值得玩味的景象呢......我應該可以這麼說吧!?」

眼底映入一張讓自己感到再熟悉不過的男子臉龐,白梟忍不住地率先驚叫出聲:「啊!」

反觀黑鷹,他的態度就顯得比較冷靜淡然,在見到那個男人的時候,只輕喊了這麼一個字:「主......」

「什麼嘛,你好像不太驚訝呢,黑鷹......」擁有一張年輕的臉龐,額上還有個雪花印記的男子這麼訕訕說著,唇角微微揚起。

見黑鷹沉默以對,男子忍不住瞥了他一眼:「你老是這樣一副什麼都知道的表情,讓我看了就覺得很沒趣......」

「那也是你把我塑造成這個模樣的吧!?」黑鷹低聲反駁。

男子倒是笑了起來,終於肯拿正眼對上他:「自從來到了這個盆景之後,你變得幽默不少嘛......」

「那也是主的潛移默化。」黑鷹似真似假地喃著。

聞言,男子只是撇著嘴沒有回應,繼續踏著腳步來到了白梟面前。

白梟顯得手足無措,生平第一次在其他人面前失去了面上的冷靜,像個被驚嚇到的小女孩般地出口:「主,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男子只是微笑不語。

無法形容的震驚主宰了白梟的心頭,讓她的心底瞬間波濤洶湧而難以平抑:「你......你當初就已經捨棄了這個盆景不是嗎......」為什麼主還會出現在這裡!?

孰料,男子竟然對著她緩慢地勾起了唇角,最後繞過了她的身邊,接著走到花白與銀朱的腳邊。

望著面前的兩人帶著驚詫與震撼的表情,男子居高臨下地望著他們,不置一詞。

『花白,你總有一天會因為消滅了玄冬,而讓這個世界降下花朵。你跟我都一樣,是讓這個世界不斷輪迴的因子之一,照著過去創世主所制定的那樣。』男子靜靜地覷著兩人,眉眼間不帶任何情感,他的四周彷彿失去了聲音似的一派默然與清淨。

花白因為驚訝而瞠大著雙眸,「白梟,這個人難道就是──」

──主宰這個盆景的所有一切的神嗎!?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