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李翔麟似乎很忙。

 

背脊倚著木柱、坐在橫欄木上方,神情似若有所思的南天昭忍不住淡淡地抿唇。

 

他來到王爺府邸也已經是第三日了,但是自那一日與李翔麟乘著馬車回府後,他卻再也沒見過他一面。

 

心情有說不出的失落,他略略垂著螓首,望著前方不遠處,那潭在月光照耀下顯得美麗縹緲無比的小池,偶爾瞥見水面上的錦鯉在水面下頭游來游去,美妙的身姿讓水面跟著起了圈圈的漣漪。

 

四周的風聲搖晃著府裡後園種植的大樹,沙沙的聲響融入了夜風之中,於此時聽來有些蕭瑟。

 

南天昭就這麼沉默地坐在後園裡頭發怔,直到僕役房裡的燈火也熄滅了為止。

 

在一片黑暗之中,只剩下天際邊掛著閃爍的星子,偷偷地照亮了他的臉龐,那微蹙的眉頭顯示出主人並不感到愉悅,反而有種濃厚且說不出的寂然情緒。

 

當初會想要出瓊玉樓,不過是為了讓自己不要被那種地方染灰了自己;而現在他已經如願地走出了那個地方,為何他還是會感到悶悶不樂呢!?

 

也許是他最後還是沒有找到一個能夠自己落腳的地方的關係吧!畢竟這座王爺府邸,不是他心底最想待的地方。

 

南天昭默默地想著,不由得又歎了一口氣。

 

隔日。

 

一大清早便給人叫醒,接著被府裡的僕役給領到管家面前。

 

管家是個有年紀的胖大叔,貌似和藹的面容底下,卻有著一張說話犀利拔尖的刻薄嘴。

 

「喂,王府可不能白白養你啊!快點跟我來幫忙幹活了!」語畢,管家大叔也沒管南天昭有沒有意見,便逕自走到前頭去,還不忘偶爾回頭叫南天昭要自己跟上前來。

 

南天昭沒有反駁也沒有回應,踏著步子便跟了上去;當初李翔麟在贖回他之前就說過了,要他給過府不久的飛鳳當個隨侍,好安慰離開瓊玉樓的飛鳳。

 

反正同樣是住在這座王府裡頭,他不管做什麼來抵那夜的贖身費,其實都是一樣的。

 

「快點過來,不要再給我偷懶了!」

 

結果,南天昭這一天被叫去打掃王府的庭院,一直到天黑用晚膳的時候,才被叫去吃東西。

 

然後,他到了睡前也還是沒有見到李翔麟出現。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