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安然地回到自家宅邸之後,安倍恭平被前來應門的式神-蜜露迎進了門裡。

待他從容地脫去了鞋子、邁開腳步踏上有著明亮燭火映照的窄廊廊板時候,蜜露忽然啟口出聲。

「主子。」

安倍恭平面無表情地回眸,眼底裡似乎掠過了一抹疑問與等待的光點;蜜露在好不容易察覺之後,輕輕地抿起唇來。

「主子,您為什麼老是有話不說出口呢!?」

在望著蜜露皺眉的疑惑表情之下,頓了有一會兒的安倍恭平緩慢地啟唇淡聲:「妳要說的就是這個?」

蜜露不答也不否認地定定望住他許久。

「我根本沒什麼可以說的。」語畢,安倍恭平彎低身子,已然坐上了窄廊。

蜜露不悅地低聲叫嚷了起來,她的主子擺明就是在裝傻:「主子。」

「如果沒事的話就下去吧!」

「您心情不好......」沒有依言走開的蜜露於是扁扁嘴,神色顯得很是哀怨地控訴著。

「......」安倍恭平沒有出言反駁,讓蜜露知道她猜對了。

「您有事也可以跟蜜露說呀!蜜露會仔細聽的......」

安倍恭平回眸瞥向她,讓蜜露以為她的話已經打動自家主子了,正挺直了腰桿,準備在原地坐好、專心聆聽主子的心事時候,卻遭主子出口的一句話給刺傷了純善心靈。

「我跟式神沒有什麼可以談的。」

原來主子只將她當成是普通的式神......

原來主子只將她當成是普通的式神......

原來主子只將她當成是普通的式神...... 

蜜露當下欲哭無淚,垂著失望的美麗臉龐,傷心地喃喃自語著。

安倍恭平瞬間皺攏了眉頭,見她開始逃避起自己的目光,忍不住思考著是否是因為自己那太過直接的說話方式而傷害到了這個總是一向很敏銳的式神大姐。

只不過她的身份也不過是他的使喚的式神而已,也或許她根本就不會在意,那麼他也不用解釋那麼多了......。

何況,官場那些複雜的事情,就算他同她說起了,她也不會懂。

就是這股子的猶疑讓安倍恭平到口的解釋又吞回了肚腹裡頭,他沉下臉色,頓時不知自己該做些什麼,最後只能硬逼著自己狠下心來,開口:「妳去拿酒吧!」

「主子?」蜜露訝然。

這麼早就要喝酒!?不要吧......這會傷身的......

雖然猶豫,但是她仍舊沒敢對著主子提出反對的意見,直到安倍恭平忍不住面色不善地開口催促她為止:「快去!」

「是......」蜜露眼眶含淚地頷首應和,隨即轉身飄入內室裡;安倍恭平則是陰鬱著一張清秀面龐,向來就不善與人溝通的他,只能很無奈地發出一陣歎息。

唉......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