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突然間,安倍恭平面色嚴冷地撇過了頭,眉頭立即蹙起,抬手制止了藤原景繼續說話:「等等。」

「怎麼了?」瞧著安倍恭平那副如臨大敵的戒備模樣,藤原景也跟著轉頭,望向大路盡頭的深黑色,只是看了好一陣子,他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安倍恭平喃喃:「好像有什麼靠近了......」

「那要怎麼辦!?」

「不怎麼辦。」見藤原景忽然露出緊張的神情,安倍恭平瞟了他一眼,最後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狀況下,緩慢地伸手入懷裡,取出兩張符咒。

「那是什麼!?」

「符咒。」簡單地回答完畢之後,安倍恭平隨即捏著符紙驅咒,手腳俐落地向自己與對方施法。

「安倍大人?」藤原景發出不明白的疑問聲,但見安倍恭平沒有搭理他,只是繼續把咒語唸完,最後看著黃澄澄的符紙在虛空的黑色裡,被陰陽師舉起的兩指間,所喚出的火精在一瞬間燃燒殆盡,灰燼於是落了滿地。

安倍恭平收回了施法的手,這麼回頭對著藤原景解釋:「現在誰都看不到我們。」

藤原景訝然:「哦!?這樣就會令別人看不到我們嗎!?」

「也包括妖物。」

「好神奇......」藤原景忍不住低頭,發出一句不敢置信的讚嘆。

安倍恭平抿起唇來。

「話說回來,好像有誰過來了......」藤原景抬起頭來,於當下皺攏眉心,眼神定定地望著自不遠處的大路盡頭竄了出來、此刻正慢慢地靠近他們,真面目卻是隱藏在一片黑暗裡的東西。

也不知道會有什麼物事自那團濃郁的黑暗裡跑出來......

為此,藤原景不禁握緊了手裡的弓,並且上前擋在安倍恭平的身前。

「......來了。」而此刻也無暇糾正他的行為的安倍恭平,刻意壓低了嗓音,雙眼一瞬不瞬地喃喃。

藤原景神情冷肅地抿嘴,一邊專注地望著安倍恭平指示的方向;只見在轉瞬間,一道白色衝破了黑暗與濃濃的霧氣包圍,一道顯眼的白色立即穿出無盡的闃暗裡。

藤原景與安倍恭平文風不動地站在原處觀望著。

那是一個女人的身影,行動顯得飄忽而且緩慢......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在哪兒呀......』冒出煙霧的嘴吐出這串低喃的嗄聲,陰森的嗓音讓兩人不禁將肩膀一抖。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