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李翔麟順利地進了宮門,接著便與飛鳳兩人被由太子殿下派來迎接他們的公公們給請入了東宮內裡。

「奴才們這就去請來太子殿下,請王爺先在殿內稍作等待。」

李翔麟無語地頷首,接著看見自殿外走進兩名宮女,她們的手上正端著茶盤,而後便給兩人斟茶。

「那麼,奴才們就先行告退了。」

「去吧!」

待公公們走遠之後,飛鳳立即挪過眼來,第一次進宮的他,在瞥見一旁穩坐在圈椅上方的李翔麟面色沉穩如常,卻還是沒讓他安下心來,反而使他不由得感到些許的忐忑不安。

「王爺......」

「沒事的。」李翔麟挪回視線,發現了飛鳳正露出一臉不安與侷促的表情,忍不住出口安撫。

飛鳳當下也只能無言地點點頭,連一口大氣都不敢喘地端坐著;直到殿門外頭魚貫地走進幾名宮女和公公們為止。

而,最後一個進殿的人便是太子殿下,他身著一襲紫輕紗衣,頭戴盤龍銀冠,面容俊美飄逸,而且身材頎長,行為舉止都透出一股尊貴皇族的味道。

只是他那張顯得似笑非笑的臉龐上,在入殿落坐之後,當下更換成一抹驚訝:「原來是王爺駕到啊......本宮還以為是哪位稀客呢!」

「臣等,見過太子殿下。」李翔麟與飛鳳馬上站起身來,一起對著東宮做揖。

東宮驀然地扯起唇角,說:「咱們都是一家人,你就別多禮了,堂兄。」

李翔麟於是挺直了腰,回到了座位上,「謝太子殿下。」

東宮回眸將帶著疑問的目光掃向了李翔麟身邊的飛鳳,問:「還有,你身邊的那位是......」

李翔麟想也不想地立即速答:「這是飛鳳。」不過,當這句話一出口的時候,他並沒有預料到飛鳳會露出一臉錯愕與受傷的表情。

而,將兩人的反應與態度皆一絲不漏地收進了眼底,東宮於是跟著打趣:「原來這位美人就是外頭謠傳你不惜重金為他贖身的那一位啊......」

「......」李翔麟沒有回答,因為這件事的確是事實。

「原來如此啊......」東宮在微微抿唇後微笑了,雙眸靈活地轉動著,忽然開口:「哎哎,堂兄應該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吧!?還是說......你碰上了什麼麻煩了才要來求本宮!?」

「稟太子殿下,都不是。」

坐在殿上的東宮百般無聊地托著腮,睜隻眼外加閉隻眼地瞅著堂下的李翔麟:「哦?」

「這件事其實與您有關,太子殿下。」

「與本宮有關!?」東宮在訝問之後,忽然覺得有趣地揚起唇來,那副吃驚的樣子仍然沒有削去李翔麟的防心,反而讓李翔麟更加戒慎恐懼起來。

「太子殿下可記得兵部尚書宴請眾官的那一回!?」李翔麟神態冷然地瞇著眼瞳反問。

東宮愣了一下子之後,笑問:「......那又怎麼了嗎!?」

「臣等,在那一晚遭到了刺客襲擊。」

「......」東宮沒有應答,只是面容沉靜地望住李翔麟那張似乎帶著一絲責難的眼光落在他的身上。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