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安倍恭平的宅邸就在出事的那一條大路的附近,也因此,安倍恭平並沒有花太多的時間就回到了自宅。

這個時候,蜜露已經將宅邸的大門打了開來,並且機伶地在窄廊上備好了一瓶溫酒與下酒菜,就等著自家主子進門。

最後,安倍恭平與藤原景兩人一前一後地走入門裡。

蜜露見安倍恭平已經自動地走到窄廊邊脫去了鞋子,於是欣喜地開口:「主子,歡迎回來。」

「嗯。」安倍恭平還是這種不冷不熱的聲調,讓一直跟在他身後的藤原景不由得蹙起眉來。

這男人也實在是太寡情了吧!?

而,似乎已經習慣主子那冷淡到有些漠然的個性與回答,蜜露噘起潤紅的小嘴來:「主子,您今天也好晚......」她是知道主子最近很忙碌,但是今夜回到宅邸的時間好像要比上回更晚了些......

安倍恭平坐上廊板,一抬頭便見到藤原景對著他露出一張不太茍同的臉色。

「要上來或是離開,你自己決定。」

聽出自家主子話裡頭那絲明顯的趕人意味,蜜露立即皺眉地責備說:「主子,您怎能這樣失禮呢!?藤原大人遠來是客......」話未落盡,她便收到一枚由安倍恭平拋過來的冷淡眼神,只好在當下噤了聲。

眼見蜜露似乎因為替自己說情不成,卻是反而被主子的眼神輕責冷睞,藤原景馬上出聲護花:「安倍大人,我倒是不知道您在氣什麼,您要是不歡迎我,大可以趕我出門,何必為難其他人呢!?」

一聽,安倍恭平的眼神顯得更冷了;蜜露見狀,心底連連暗叫不好。

這可是主子發怒前的徵兆啊!我說藤原大人您就少說點話吧......

但是莫可奈何的,藤原景壓根聽不見蜜露心底的慘叫,見宅邸主人又冷著臉不說話了,於是又說:「如果我哪裡有惹您不高興的話,您直說便行。」

此時,安倍恭平終於正眼瞄他了,不過那張風雨欲來的神色倒是教一旁的蜜露看得心頭忍不住為此而戰戰兢兢的。

「那麼就恕我直言了,藤原大人。」安倍恭平先禮後兵地說:「我實在是無法茍同您的做法。」

「什麼!?」仍然站在廊下的藤原景,不快地皺攏眉頭。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