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東宮故作詫異地瞪大雙眼,似笑非笑地撇唇:「咦,看來您還很清楚您自己的身分嘛......」

藤原景望著他沉默了,接著看見東宮馬上變了原本輕鬆的臉色。

「把人給本宮放下。」

藤原景也立即拒絕了,「恕臣無法照辦。」見死不救不是他的行事作風,何況安倍恭平還是他屬意要拉進藤原家的陰陽師。

因此,在這種時候他更加不能放手了,或許製造一個機會給安倍恭平,將來要拉他進入藤原家也比較方便。

「你!」見到藤原景那副毫不妥協的模樣,東宮於是隱怒於心;末了,見到藤原景那張對著他卻是毫無一絲畏懼的臉色,驀然扯唇笑了出來。

呵......真是好個藤原景,竟然敢無視於他的命令是吧......

「難道您不怕本宮嗎!?」東宮面帶威脅意味地笑著,神態自然到藤原忍不住又在暗地裡頭罵他是隻小狐狸。

「怕?」藤原景回以一抹挑釁的微笑,「要是怕了殿下的話,藤原要如何救朋友於水火之中呢!?」

他的寵幸如同水火侵身是嗎......哼!

東宮冷冷地哼笑一聲,「如果不怕本宮的報復,那麼您大可以把人帶走。」他算準了就算藤原景肯為那個陰陽師犧牲,那個陰陽師也不會坐視不管的。所以他還是有機會......

「那麼,藤原就謝過殿下了。」藤原景立即不肯屈服地昂起下頷,神色淡漠地說著,腳步也隨之挪移開來,似乎真的要越過東宮的身邊,走出大門離開的模樣。

頓時,耐住氣的東宮在當下不悅地抿抿唇。

「您的父親......本宮是指右大臣,他想必不知道您跟陰陽師有來往吧!?」

藤原景的身軀立即一僵,馬上回眸瞪視:「殿下是什麼意思!?」

東宮忍不住輕笑起來,「您該知道的,不是嗎!?右大臣向來不喜歡陰陽師......」

「你!」藤原景咬緊牙關,臉色當場看來有些發青。的確,父親大人確實是討厭陰陽師......

「藤原大人,請放我下來。」看著兩人一來一往地對立著,安倍恭平最後還是忍不住出了聲;一直揹著他藤原景一聽,卻是馬上皺起眉頭。

「安倍......」

「事出在我,如果我同意了的話,您跟右大臣就不需要受到威脅......」冷淡地瞟了東宮一眼,安倍恭平的嗓音有如冬季飛雪般的寒冷。

「不可能的。」然而,藤原景確是一口否定,並以敵視的目光瞅著東宮那張略帶邪氣的臉孔半晌:「您曾經聽說過妖狐的話是可以取信的嗎!?就算今天我將您放下了,他也不會就此善罷干休的。」這點心思想也知道好不好......難怪別人說陰陽師擅長的就只有解咒和詛咒!

一聽,東宮愉快地笑了。

「藤原大人的這番說詞還真的是挺透徹的,本宮真害怕哪天您將本宮全都看穿了呢......」

其實他早就看穿他的真面目了!

見到容貌俊美的東宮此時正一臉假笑地對著自己,藤原景不但沒有心花怒放,反而一副不敢消受地撇了撇唇,這個皇子殿下只不過是個變態!

「藤原沒有那麼閒想要窺知殿下的心思。」其實是他根本就不想知道他有哪些骯髒的想法。

「如果你自己自動離開,本宮倒是可以對藤原家網開一面......」

藤原景的回答是不屑地哼了聲,接著重新揹過渾身虛軟的安倍恭平,踩著大歩離開這間屋子,氣得東宮的臉色在一時間顯得難看不已。

「藤原景......本宮記住你了!」礙於面子,沒有轉身攔阻的東宮咬牙低喃,讓到手的鴨子就這麼飛走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