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與安倍恭平一同乘著自家牛車,藤原景在不久之後將人送回了安倍宅邸的大門口。

當牛車靜止不動之後,這時,原本還坐在車裡的安倍恭平忽然動了動身體,勉力掙扎的模樣讓一旁的藤原景看得不禁一陣搖頭。

這安倍恭平的性子真的是很倔呢!他似乎寧可自己在原地掙扎也不願意開口求助身邊的自己,真是讓他哭笑不得。

最後,看不下去的藤原景馬上歎息出聲:「還是我來幫你吧。」

聽見的安倍恭平在回過頭後,神色淡漠地說:「不用了。」

「......你這樣下車不方便。」藤原景抿唇,無奈道:「還是你想要就這樣在車上掙扎上一整夜!?」

安倍恭平馬上回眸瞪他一眼,卻見他一臉的誠懇,心防於是降低了些許,最後乾脆沉默不出聲了。

「還是我來幫你吧!」藤原景這麼說著,當下便伸出雙手將面露一絲訝色的安倍恭平給抱下了車,接著走到宅邸的大門前方;正在困擾著自己要怎麼樣抬手敲門之時,沒料到大門門板在此時從裡頭被人打了開來。

從門縫露出一張和煦笑臉的蜜露,一邊張著大大且靈活的雙瞳對住面色有些尷尬與不自然的兩人,說:「歡迎回來,主子與藤原大人。」

「蜜露小姐,妳家主子抱起來可真輕,我很好奇他平時都吃了些什麼。」藤原景馬上擠出一抹笑意。

被人抱在懷裡的安倍恭平當場漲紅了一張臉。

在蜜露將兩人迎進門裡之後,燈火明亮的窄廊上空無一人。

安倍恭平被安置進了內室,而藤原景就坐在榻邊守著;蜜露正好自廚房裡頭端出一盆溫水,步伐拖迤地走進房裡。

「主子,您感覺怎麼樣了?」一邊走近榻邊的蜜露,有些擔心地問著。

這時候的安倍恭平轉過頭來,淡道:「在離開那裡之後就好多了,妳不用擔心。」

「這樣蜜露就放心了......」她笑笑地轉過一雙似水眸子,面對藤原景:「感謝藤原大人您及時伸手搭救我家主子。」

「不用客氣,這是我應當做的。」藤原景沒擱在心上地擺擺手,故意瞥了眼面無表情的安倍恭平,又回頭道:「倒是咱們因此得罪了東宮殿下呢......這筆帳對方怕是要記在我頭上了。」

「我可沒要你這麼做。」安倍恭平哼了聲,轉過了身軀,讓藤原景忍不住露出一臉莫可奈何的笑。

「哎呀哎呀......我只是怕東宮會對你採取什麼行動......」

「得罪他的人好像是你。」安倍恭平的一句不冷不熱的提醒,頓時讓他皺起眉頭。

藤原景把握機會地勸道:「安倍,不如你到藤原家來吧!?這樣子這一件事大概也就能夠因此解決了。」

「很抱歉,我無意那樣做。另外,你還是先擔心你自己比較好。」

就這麼被拒絕的藤原景當場有些不自在地打起哈哈,「的確是......那我可就糟糕了,哈哈!搞不好隔天我馬上就會出個意外,然後就這麼含恨地離開了人世......」

安倍恭平的肩膀細微地一聳,藤原景也沒有發覺;只有蜜露挪眼瞧著藤原景,眼露擔憂。

藤原景察覺了,於是笑了笑:「蜜露小姐別擔心,如果真是那樣我也沒法子去改變什麼,誰讓我惹了東宮是個事實呢......」

「藤原大人......」蜜露啟唇輕喚,藤原景立即回以一抹微笑。

「好了,我也該走了。」藤原景說著,視線又挪回安倍恭平那刻意背過去的身影,瞧了一會兒才說:「妳家主子現在只需要適當的休息,那迷香除了讓人渾身癱軟之外便再無其他的效用了。估計妳家主子只要在家裡躺個兩天就又可以繼續對別人冷嘲熱諷了。」

安倍恭平聽了,馬上氣不過地轉身,冷冷地開口:「你說誰冷嘲熱諷了!?」

藤原景聳聳肩,無辜地說:「瞧,你現在這樣說話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安倍恭平的眼神遽冷,藤原景知曉自己再不趕緊離開的話,可能會被眼前的男人給從頭到尾都詛咒一百次。

「總之,你自己多保重了,安倍大人。」藤原景微笑地轉身離去。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