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傍晚,安倍恭平正要離開陰陽寮。

在著手收拾好了案上的東西,安倍恭平起身動了動因為久坐而有些僵硬的身軀,接著便確定了身邊再無雜事之後,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原地。

走在長長的渡廊上,安倍恭平在請假三天過後上寮裡出仕,今天是第四天。

踩著如同以往的沉穩步伐,正要走出宮門的時候,卻是意外地聽見了兩位大人的交談聲;只是路過的安倍恭平並無偷窺或是竊聽的意思,是那些說話內容很自動地就鑽入了他的耳朵裡。

「哎,藤原家的那位大人是不是曾經得罪了東宮殿下呢?不然為何殿下一直要找那位大人的麻煩啊......」

「誰知道呢!?那些在上位的貴族們最喜歡玩這種權力鬥爭了,咱們還是少管閒事為妙啊......」

「說得也是。我可不想殿下將矛頭對準咱們呢......」

「你想得美,咱們又不是那些出身好的大少爺。」

「哈哈哈哈,這倒是......」

「只是看藤原大人被殿下整得灰頭土臉的,我真的是很同情他......」

「你也只有同情心可以給了。」

「哈哈哈哈,說的是。」

兩人一邊交談一邊說笑,身影漸行漸遠;然而,將一切都聽在耳裡的安倍恭平,臉上仍舊是與平時一樣的面無表情。

在他順利地回到自家宅邸後不久,蜜露踩著愉快的歩子到廚房去準備下酒菜,而安倍恭平便待在窄廊上頭,繼續完成他之前未完成的星圖。

低頭許久的他,頓覺雙眼有些痠澀,於是將筆暫時擱下之後,卻聽見了從大門外頭傳來一道隱約的敲門聲響。

為此皺了皺眉頭,安倍恭平主動走下窄廊,來到大門前方,接著打開門板。

「今天怎麼換成你來開門了!?蜜露小姐不在嗎?」

安倍恭平無言地瞥著對方一臉泰若自然地走進門裡,並且朝著他家的窄廊邁進。

「藤原大人。」

「嗯?今天你沒有準備喝的嗎!?」疑惑地看著空無一物的廊板,藤原景好奇地問。

沒想到對方不顧宅邸主人的意願與心情,甫一進門來就開口詢問有沒有吃的這種問題,讓安倍恭平當下蹙了蹙眉。

「麻煩您尊重一下這座宅邸的主人。」

回過頭來的藤原景忍不住賞自己一記爆栗:「喔,瞧我都忘了。」頓了頓,便慎重地朝著一臉不情願的安倍恭平開口:「安倍大人,今晚打擾了。」語畢,便又轉身走上窄廊,接著坐了下來,完全無視於安倍恭平還站在庭院裡頭發悶。

「......」他有說過今晚要讓他打擾嗎!?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