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你到底是怎麼辦到的!?」明亮的窄廊上方,端坐了兩個人,而這兩個人便是藤原景和安倍恭平;藤原景在端起淺碟就口輕啜之後,突然朝著面前的安倍恭平出聲。

聞言的安倍恭平緩慢地抬起頭來,覷著藤原景那張疑惑的表情,沉吟了一下子。

瞧見安倍恭平一副猶疑的神色,藤原景撇撇唇,心底有著一抹不悅:「......怎麼,這個不能說嗎!?」嘖!難道他還怕他知道或是多嘴地說出去嗎!?他好歹也算是安倍恭平的共犯......呃,是幫手,況且他又沒有那麼笨地將事情給說出去,所以向他透露一下又不會少了什麼......

正當藤原景暗地裡在埋怨著他多此一舉的同時間,安倍恭平在考慮了一會兒之後,重新開口。

「其實這也沒什麼不能說的......」

藤原景馬上抬頭:「那你是怎麼做到的!?」他還是滿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這個......」猶豫了一下,似乎是在尋找要使用什麼樣的形容詞才能夠讓門外漢的藤原景能夠聽得懂,安倍恭平的語氣頓了一頓,最後說:「這不過是個引導的方式罷了。」

「引導?」藤原景訝異,仍然是一副有聽沒有懂的樣子:「那是什麼意思?」

「引導,是因為我詢問了殿下那些話,所以我能夠在他的印象裡製造出那些幻覺,然後讓他以為那些都是真實發生的。」

「你能夠做到這樣嗎!?」藤原景滿面詫異,那些什麼陰陽道法似乎是真的很高深莫測啊!沒想到竟然能夠做到那些連普通人都無法辦到的事情......

安倍恭平淡漠地點點頭,隨手捧起碟子,飲盡了碟子裡的酒液。

瞅著安倍恭平此時露出一派閑適的表情,藤原景反而是一臉的五味雜陳:「難道你一點都不擔心過了今晚之後,那個變態殿下會繼續努力地找你麻煩嗎!?」

安倍恭平瞟他一眼,最後決定繼續喝他的酒;藤原景便繼續坐在原地憂心忡忡,眼見對方一點幫忙排解的意思都沒有,這點讓藤原景突然替自己感到有些不值。

瞧!他坐在這裡替安倍那個男人憂慮,這樣也就算了,沒想到對方還不將自己的未雨綢繆放在心底,竟然一副沒事樣地盡興飲酒,這教他怎麼不會感到氣悶呢!?

「不用考慮那個。」

藤原景悶聲道:「我可不想到後來還得替某人收屍。」似乎沒有誰能在惹上皇族之後,還能夠平安無事的。

「......」

「要不,你乾脆同意進入藤原家好了!藤原家的勢力雖說大不大,但是在朝野中的影響力其實也不小,這樣或許那個變態殿下就不會再對你出手了......」

安倍恭平回眸看他一臉認真的建議模樣,忍不住在當下抿了抿唇,最後莫可奈何地出聲。

「這點請您不用擔憂,除非殿下覺得安倍送過去禮不夠大,不然他是絕對不會再來找我的。」

藤原景的表情一頓,仔細地思考了一下,的確!

如果不是嫌棄自己的命太長或是想要體驗一下什麼是『神魂顛倒』的感覺,依他想來,那個變態殿下應該不會再接近安倍恭平這個男人了吧!畢竟當時的震撼力過大,沒什麼人能夠受得了的......

「......好吧!」藤原景無奈頷首,「如果你再有麻煩出現的話,我不介意你抬出藤原家的名號。」他絕對不允許自己看中的獵物被哪個程咬金給半途殺出來再拐走吃掉。

「那麼,安倍就先行謝過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